21 December 2011

鸡粪阴谋


柔佛州昔加末有57间养鸡农场遭兽医局降级到必须关闭的地步,因为被评断未达到卫生水平,但背后却隐藏着官商勾结意图抢鸡粪的阴谋。

这事也怪责不了鸡农的合理怀疑,因为兽医局曾与业者汇报管理农场的必备条件,并推荐一家私人公司以10年合约,提供免费药物处理农场的苍蝇,交换的条件是,农场的鸡粪归这家公司所有。

鸡粪作为有市场价值的肥料,小农可从中变卖获利数千,大农则可粪中得财逾万。享有长期"粪利"的鸡农怎会白米换番薯?因此,上述合约就僵住。
由於卫生条件的问题,这些鸡农饲养环境过后被降至E级,兽医局勒令不符规格而必须关闭。

柔佛是我国的养鸡州,900个农场每月生产的1300万只肉鸡,占供应量40%。如果农场接二连三被封杀,势必造成市场混乱,长期下去,肉鸡售价必会水涨船高。

兽医局如果在往日经常监督卫生水平而给予劝导,若鸡农顽固不冥不作出改善,如今面对关闭的指令,那就罪有应得。但是,兽医局突然对养鸡二三十年的鸡农集体施杀手锏,他们不得怀疑与鸡粪有关。

农业与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蔡智勇向柔州兽医局长查询,获得的回应与鸡粪合约无关,而是纯粹基於环境污染及不符合卫生情况而采取关闭行动。

但是,麻昔禽畜农友公会蔡树民认为,4天之内迅雷不及掩耳关闭农场之举,是一早策划的阴谋。因此,他劝请蔡智勇且莫听片面之词,应与鸡农研讨事情的经过,了解其中蹊跷。

虽然受到制肘的鸡农可以提出上诉以挽救鸡业,但是,这种上诉还是回归到卫生条件的责任问题,尤其是如何驱赶与抑制苍蝇的滋生才能免於环境受到污染,这时就触及驱蝇的药物。

既然兽医局对供应药物的私人公司撇请关系,那么,兽医局则有必要提供如何改善卫生的计策让鸡农能适从该局的要求以免受挑剔。更重要的是,驱蝇药物的供应可以在公开市场买到,而不是指定朋党垄断供源。因为假公济私向来是官商的牟利手段,人们若有怀疑也在情理之内。尤有进者,为了防止兽医局的刁难,怎样处理鸡粪也该一次说个清楚,让鸡农有遵循的指南。因此,兽医局与鸡农对话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根据蔡树民所说,兽医局过去数月从未发函点出鸡农的毛病,有的话也仅仅是口头指示。看来,鸡农与兽医局杠上了,今后的矛盾可能更多,而目前处於危险级别的农场也有必要藉此提升本身的环境与卫生条件,以免受到周遭住民的埋怨和投诉。毕竟,禽畜业衍生环境污染的问题层出不穷,如果按照章规行事,也就不致於受到三不五时的检举和威逼,鸡粪就不会给人打主意。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1-12-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