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December 2011

总在责怨之后回到原点


执政的优势常使当权者立法和修订法令时过于任性,以种种压制的条文对民间管制,以使统治意愿得心应手。这种顽固的心态体现在最近修订法令和行政措施经常走调,不符合民情以及妨碍民主的进程。

几经周折的和平集会法令,在反对党和非政府组织抽丝剥茧的责难后,当局悻悻然把举行集会的通知时限从30天减到7天,以及在其他条文作出调整。虽然通过了,反对人士仍然怨声难息,认为还达不到人权和自由的基本意识。

从这项法令的拉锯战中,草拟法案的官员确实没有审时度势,仍然停留在敦马哈迪强权统治时代,理所当然地预设着法令是控制人民的必要手段,为政权护航,为执法者添翼。

这种抱残守缺的思维,反映在高官的心态。内政部长一度认为和平集会法必须考虑警方的"感受"。这种观念,为警方树立权威多过期望治安的和谐。在警察法令下削减他们的执法权限,只是要从过去的滥权和过度使用暴力执法纠正过来。法令若是为某个执法单位而设,等同镇压人民为目的,这种恶法只将激化群众的反弹。类如内安法令和大专法令等等牵制人民的过时法律都应一并废止。

科学、工艺与革新部有意推行《2011年电脑专才法案》,未见其利先见其弊。其中最可笑的是,从事电脑行业者登记为会员,必需拥有大学学位资格以取得认证书。显而易见,草拟法案的官员缺乏考量科技日新月异,每个人的资格都会因个人不求上进的停滞不前而荒废,一纸认证书并不能具体反映和确保业者的素质,反而会因管制不当,限制业者发挥创新空间。

这种闭门造车的法案,就象非洲小国马拉威立法放屁有罪一样。马拉威司法部長乔治沙蓬达说,禁止在公共场所放屁和禁止在公共场所大小便是同样的性质。

但是,老百姓疑惑不解,肚子涨气如何释放才不违法,而怎样执法对付放屁的人才是笑话。2011电脑专才法案的条款没有审视客观环境以及征求公众意见而自成一言堂。它虽不能与放屁法案相提并论,但法案形同虚设的同时却对业者的发展诸多限制,实是有法无力,有力无计。

面对众口一词的讨伐,科艺部長麦西慕对筹备2年半的法案有撤销之意以平息怨声。这也说明这项法案虽筹措多时却十分草率,不堪一击。

公共服务局把马来西亚薪金制(SSM)改为新的公务员薪金制度,受到职总怒斥,恫言如果政府不聆听民意,将发动1万人街头和平纠察。有关薪金制从未照会民事职总,邀请参与制度修改,职总对新的公务员薪金制度一无所知。

同样的,纷纷扰扰的临教雇佣合约突然转为服务合约,其中剥削福利的条款使临教心力交瘁,教育部对社会的不满反应缓慢,将深重影响新学年的师资安排。7000多位临教的困境,却是数以百万计家长的忧虑。

不论是修订法令或推出新措施,政府习惯上都以独断专行的姿态运作,在引起民愤和压力下才俯顺民意,但从不歉疚。人们总是难以理解,吸取同样的尴尬经验,政府及有关部门为何不断重复错误的步伐而不知审度,为什么一定要经过民情责怨和舆论炮轰之后才愿意回到谈判砌磋的原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0-12-2011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nk along the line that the annual fees that can be collected.

亚伯 said...

因为我们容得下九流的“人才”!他们根本就不够格,来届大选让他们面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