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December 2011

救世主自身难保


伊斯兰党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一得一失,刚荣获雪州苏丹封赐拿督勋衔,与家人沉浸在喜乐当中,却面对"极大可能"被党中央割爱,无缘在大选上阵。如果正如他淡然接受,他的政治生涯也就此划上休止符。

哈山阿里对种族和宗教的狂热不止体现在他三不五时的唠唠叨叨,他一度主张禁酒,不但引起非穆斯林社会对雪州民联政府责怨四起,也令成员党对他逆行倒施的言行咬牙切齿,暗中评断他倒米搅局。

哈山阿里就像伊斯兰党长老聂阿兹和党主席哈迪阿旺一样,一根筋要实施伊斯兰教义,而要其他族群屈从。他从政的3捍卫原则就是捍卫伊斯兰、马来人和马来统治者制度,几乎忘了大马这个多元社会的结构,不断自弹自唱,无病呻吟。

不过,《马来西亚前锋报》不知凭什么标准,封他是雪州马来人"救世主",哈山阿里心存实至名归的自豪感,欣然笑纳。不过,此时的救世主看来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任何人捍卫权益无可厚非,但态度上强硬而声浪大,就好像宗教和族群的权益和尊严已经饱受摧残那样箭拔弩张,而事实是,伊斯兰是国家宗教、马来人处於政治主导地位及统治者制度安稳如山,哈山阿里无病呻呤其实是趋向於种族主义,利用宗教的悲鸣增加政治筹码。

这种行为也许在吉兰丹和登嘉楼有市场,但在雪兰莪这先进州就格格不入。也许,在雪州民联和国阵政治势力旗鼓相当的形势下,哈山阿里必须被铲除,以便民联能够以中庸的姿态赢取选民的欢心。

但是,撤掉哈山阿里并不能改变伊斯兰党坚持的原则,只能使这个党稍微调适声音以应付大选。伊斯兰党扬言执政后,将落实伊斯兰国的终极目标,但目前转一个名目叫做福利国,但却没有放弃神权治国,包括施行断肢刑事法的决心。换句话说,伊斯兰党一朝得志,许许多多类如哈山阿里的人将登上舞台表演戏码。

尽管行动党信誓旦旦声称伊斯兰没有写入橙皮书政纲,但哈迪阿旺已公布伊斯兰化已是民联三党的共识。伊斯兰党最终可以说服公政党站在同一阵线并不稀奇,因为公正党由马来人穆斯林领军,在宗教信仰的号召下,他们必须以族群的意愿为依归而不需实践没有法律基础的政治承诺,包括不堪一击的橙皮书。

假如伊斯兰党扩张势力,即使是巫统也得与伊斯兰党合作,以便组建一个以团结马来人和巩固宗教口号的联盟,过去,两党密谋结合的举措众人皆知,只是缺乏时机。那时候,占人口23%的华裔如何自处,将成为行动党和马华之间互相责难的问题,但再多的理论也许为时已晚。

撇开断肢法不说,因为它需要三分之二国会议员支持修宪才能成其大业,这也是行动党抚慰华社的论据。但是,民联三党的伊斯兰国的共识却不能让非穆斯林社群坐视不顾,因为把宗教教义融入行政体系再延伸到起居作息当中,就好像一场骤然而至的倾盆大雨,尽管人们飞步闪躲还是会溅湿满身,无人可以置身度外。

哈山阿里如果旁落君莫笑,也不要以为天下太平,像他这类志士在伊斯兰党中还会前仆后继成为一股强烈的激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12-2011

3 comments:

换干净 said...

身为非回教徒华人,我更关注的是国家的经济和腐败,一些人这些年一直妖魔化回教党令我非常的厌恶。

事实是我所看到的回教党员是群勇敢不畏强权,有信仰守纪律有道德的马来西亚人。

而攻击回教党的人大多是些生活习惯不良好,腐败社会的导因份子,例如闹了不少丑闻的马华。

Anonymous said...

沙地阿拉伯的宗教理事会 ( The Shura Council )为了重新评估严禁该国女性驾车的法律,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该事件进行研究和探讨。
该委员会的报告认为,如果女性被允许在沙地阿拉伯驾车的话,将会引发以下社会问题;
。处女的数量将日愈减少!
。娼妓问题将因而泛滥!
。色情活动将增长!
。同性恋活动将增长!
。离婚事件将会增加!

Fair仔 said...

伊斯兰党扩张势力意味着什么? ---同在竞选马来腹地的污桶议席受到蚕食!巫裔议员的总人数是不会有大变化,只是议席流向敌对党。

伊斯兰党为什么现在不和巫统合作? ---因为两个意识形态的不同,伊斯兰党进了腐败的污桶,还会有多少支持者会投伊斯兰党?

哈山阿里被砍,说明雪州伊斯兰党是容不下这种极端份子,杀鸡儆猴。就算是回教徒也未必认同哈山阿里的作法。

伊斯兰党如果能得势,也不需要巫统了。贪被利用不够? 贪被蚕食不够?

未来如果能政权轮替,在撕裂的社会形态下。
几乎不可能有执政联盟会得到2/3多数席位。

三分之二又何止是行动党的说词?说三分之二不够不能修宪,也是回教党面对保守势力和安抚非回教徒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