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December 2011

弱势团体的援助金在哪里?


向每个家庭月入少於3000令吉发放500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已如火如荼启动申请手续。我国600万户的家庭中有520万户将从中受惠。

低入息的华裔对这红包视如及时雨,因为华社再穷也不想穷过年,有这笔钱帮补,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滋润了欢颜,讨个吉利展望龙年的运势,有更好的期盼。

以政府过去的规划和效率,在一个月的申办手续完成后派发援助金,不得不担忧在执行过程中会否有阻隔,不致於招惹民怨,因为政府行政脱节或是没有明确的指标是一种"传统",好事也会变成坏事。

像内政部的外劳6P漂白计划就因策划有欠周到、朝令夕改而展延,即使最终登记了外劳,至今还没敲定政策的走向。

最近,国内7000余名临教在没有预警之下,从雇佣合约急转为服务合约,新的合同之下将丧失公积金等福利,并随时有解约的危机。经过舆论声讨之后,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吁请临教切勿签署这份合约,当局正准备一份新的合约由教长公布,促请临教耐心等待。

然而,教育局官员因沟通问题仍威迫利诱,继续催促临教接受那份剥削合约,再度引起混乱而产生信心危机,而公务员被看作是以下犯上,阴奉阳违也没有受到对付。其实,只要教育部一声号令废除这不合理条约,就可以一举消解各方的责难,但他们缺少大刀阔斧的承担勇气。

政府发放援助金,第二财政部长发出警告,申请者若虚报资料骗领,将面对可被监禁三年的检控。隐隐约约说明当局储存的信息缺乏周全,要不然,只要比对申请者资料就真假立见,谁符合资格领钱,一清二楚。

因为有这种忧虑,数百万的申请书可能出现延误的审批,即使有资格受惠者也可能受到质疑和刁难而被拒之门外,如此一来,政府的办事效率必然又将是另一个受到挞伐的话题。

当然,以过去众多舞弊的经验,派钱也不排除有非法集团与官员互相勾结,从中牟利。老千集团之所以能趁虚而入,往往是行政上的漏洞百出,缺乏监管机制所造成。因此,政府有必要深思熟虑其中的漏洞。

援助金的最大缺憾就是对国内弱势群体置之不顾。每年,都有慈善机构把存仓多时的日用品如牙刷转赠残障组织,让他们变卖以换取回乡的盘资与家人团聚。也许,政府偏向於考虑选票,对国内的孤儿、孤苦伶仃的老人、残障者、拾荒者和流落街头没有居所的人完全没有恻隐之心。

政府的一个大马理念,应涵盖缔造社会关怀和爱心,而不是从政治需求和授受派发援助金。类如上述的弱势群体,当局应从他们隶属的收容所或关怀组织,按照人头派发援助金,让这笔钱归为慈善机构改善生活环境、增添设备。当然,个别人士也可以利用援助金作为私人用途,以免权益受到阻截。

首相纳吉实施这项计划,也许对弱势团体有欠考量。同样的,反对党只着重批评援助金的动机博取宣传,对实际上亟需援助的弱势团体也没有体现关怀之心,终究一句,就是选票埋没了政客的良知。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3-12-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