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December 2011

清廉良政下的敲诈


一个"清廉良政,迈向布城"的筹募大选基金晚宴,向商家指定捐款数额5000令吉,令发展商忐忑不安,猛吃惊风散。因为打着"清廉良政"的口号,偏偏又耍弄类似政治勒索手段割人钱包,听起来不禁令人胃酸倒流。

这项晚宴由行动党大山脚国会选区联委会操办,将于本月17日晚上730分举行。晚宴主讲人有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行动党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章瑛、槟州行政议员王国慧、行动党巴东拉浪州议员陈宗兴及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

过去,行动党举办讲晚宴,自诩由民众自动自发购券;讲座会也由民众自掏腰包捐助行动党,有意发出一项讯息,民心所向,贴近火箭。但这次晚宴出席的人马位高名重,筹款的形式变得够狠够辣。

行动党在大山脚为大选造势,致函指定商家捐款5千,这与私会党过年过节,要店铺老板缴付旗头红包一百零八、三千六没有两样,不同的只是合法政党和非法私会党的分别。

不久前,行动党捐助太平华联中学一千元,就大事张扬,到校内拉布条作政治宣传,导致该校董事长愤然辞职。但行动党一封信开口要钱,就是五千大元,出钱少少声大大,要钱多多心狂狂。

通过各种方式向社会募集政治献金是民主政治常态。但是,政治献金也铺陈着,让经济雄厚的个人或集团以金钱影响政治,谋求可乘之机,衍生了金权挂钩政治。

行动党此次募款有投石问路的心态,试探商家对行动党执掌槟城政权的友善和诚意。因此,有发展商收到募款请求不期然担忧,如果不屈就於这种需索而得罪了州政府,这种"不良纪录"可能影响他们日后的生意运作,在申办执照和手续时受到刁难。

一名发展商心存疑虑投诉,他不久前提呈发展计划平面图给威省市政局,如果不答应捐款,有关发展计划会否受到阻挠?他怀疑是威省市政局泄漏其资料给行动党,才能按址寄出函件去他在槟岛的住家,置疑这种做法是不是有滥权之嫌。

严格而言,政治献金是不能强制实施和附带条件的,不论是捐赠者或受惠政党,有附加条件且不合理的授受被视为贿赂

行动党在槟城如此斗胆,靠的是行动党执政的威权才有发号施令的底气,假如行动党没有这种自恃了得的心态,那么,在民联执政的州属吉打、雪兰莪和吉兰丹,为何不敢举办筹募大选基金的活动呢?一句话讲完,他们在槟州抓的是刀柄。

林冠英出任首长以来,夫子自道总是洋详自得推动透明化的廉政,但这次由大山脚区会章瑛推动的"清廉良政",明码实价要商家朝贡,即使是卖餐券,5000令吉这个价钱也逃脱不了敲诈。

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已承认硬性规定捐款数额是不应该的事,而是应列明所有餐票价格或随缘性赞助。当然,若没有商家埋怨投诉,清廉良政的名义下实则在暗流汹涌中搜刮民脂民膏。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9-12-2011

8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Loo YK said...

可以放上光明日报的link 吗?很想了解实情,谢谢。

安东尼老爷 said...

行动党这样向商家指定捐款数额5000令吉,这样做等于是威胁商家。太不像话了,太嚣张了。
以为执政槟州政绩亮丽就可以强逼商人捐款,难人所难,太没有人性了。所以这次大选,给她输,这样她就不会那么嚣张了。这样才会变乖。

Thiam Teck (1983 - ?) said...

稍微可取的地方,是他們沒有很牛地說“和我無關”。

老豆 said...

这个就是行动党在槟城一党独大的后果。我们就在这里恭候火箭忠实粉丝的大驾光临和大力炮轰,看看他们这次是用“卖华走狗”、“蔡总文胆”的标签,还是用“又不见你批评国阵”的转移视线论调。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这证明行动党真的很穷,敢明目张胆的要五千个大洋,林放大叔别专挑软的吃,比起巫统的滥权,贪污,这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先声明我不是民联支持者,选民联也不过是制衡巫统的霸道,人和狗的分别是人是有思想的,狗只会一味的附和主人,我只看到两线制的好处,若民联不行人民也一样会把他们干掉,五十多年了还受不够吗?

小气鬼 said...

发展商5千帮人民换都牙痛还学人发展?

Anonymous said...

清廉的典范!人民的保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