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December 2011

从一双手臂看前路


一名16岁穆斯林咖啡店女工,因为露出手臂而触犯吉兰丹食物管制及监督条文,华裔店主因为没有确保穆斯林的穿著指南而必须缴交250令吉的传票罚款。
有关条例不准穆斯林露出头发、手部必须戴上手套捧餐侍客。这名女工卷起袖子清洗碗碟,但一时未把袖子拉回原位,就给哥打峇鲁市议会的便衣执法人员逮个正着。

按理,这是对穆斯林违反守则而发出传票,但中招的却是非穆斯林的女老板。情况就像你借车给朋友,他触犯交通法律诸如酒驾或超速,截查的交警把传票由车主负责买单。

这位华裔女店主,看来需要钻研条规,把自己修练为伊斯兰的学者,才能时时刻刻监督穆斯林员工,否则,其他宗教的禁忌就是本身的责任。

当伊斯兰党矢志在吉兰丹推行伊斯兰刑事法,政治浪潮声中音调杂陈。那些对国阵政府贪腐骂得咬牙切齿的人,宁可相信伊斯兰党倡导廉政而连带断肢法冷眼旁观,认为事不关已,这种心态等於相信喝海水可以止渴,因为他们以为创建伊斯兰国再怎样严苛也与穆斯林无关。但是,女工露出双手,非穆斯林就遭殃,根本无法置身度外。

一旦伊斯兰党执掌政权,就连多数是穆斯林组成的公正党也得屈就於这项上苍制定的律法,否则就是叛逆。问题是,除了断肢法之外,有关宗教的教义和精神也会逐渐延伸制定各种条规,非穆斯林在这法网无边之下,也得一步一惊心迁就、服从这些通过教义产生的制约。

国际倡导公义社会运动主席詹德拉指出,伊斯兰刑事法的思维将会为国家以及其他文化带来毁灭性后果,因为自行诠释的空间很大,也将会倾向独裁统治。他的结论是,一旦落实会对少数族群不利,文化也会受到影响。

其实,巫统、伊斯兰党和公正党以宗教为尊的前提下都不能反对伊教的刑事法。问题只在於以这课题展开拉锯战,而那个政治阵营极力推崇实施,那个阵营以中庸之道看待刑事法才是关键。

要落实伊教刑事法确实有难度,登嘉楼大臣宗教顾问说,"从伊斯兰党的角度,刑法必须公平对待所有人。例如一名女性穆斯林被非穆斯林强奸,如果非穆斯林不必面对伊斯兰刑事法的对付,这就变成了"不公平"。

伊教刑事法知易行难,譬如说,非穆斯林女性遭穆斯林奸污,需要四名穆斯林目击证人方可入罪。此外,证人也需符合先决条件,例如不能说谎、不能错过祈祷时间、没有犯罪记录才符合资格。

阿富汗一名叫古尔納茲的女子,在家中遭一名亲属強暴後,竟因通奸罪名被判入狱2年,因奸成孕的她在狱中生下一女,並在牢笼內独自抚养孩子。古尔納茲的悲慘遭遇曝光後,約5千人联署请愿书,要求將她释放。

其结果是,总统哈密卡赦免了通姦罪,却命令但她获释后必須下嫁施暴者!

这种严重侵犯女权的做法虽与当今国内热议的断肢法没有直接关系,但可以从中领会到,当宗教成为政治手段制敌以及极权统治时,人为的法律是不可理喻的。伊斯兰刑事法一旦开了路,并不是恶梦的开始,而是那些藉宗教名义的政客,随心所欲制定的更多法规,让人寸步难移。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8-12-2011

3 comments:

华人 said...

社会如此的乱,此法来得正是时后,可以好好管治无法进化的一群,严厉教规总比腐败堕落的好,对良号品德的华人有利无害。

Loo YK said...

越来越少上林放先生的博客看他的文章了,他的立场已经非常明显是国阵的忠贞份子,保重了。。。林先生。

老豆 said...

反对回教断肢法就是支持国阵?支持民联就一定要支持回教断肢法?Loo YK先生,你的观点果然很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