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December 2011

牛案到此为止?


巫统大会,人们要看莎丽扎如何解释2亿5千万贷款的错综复杂时,卷起衣袖的她狠狠反击,但不是把养牛变成养人养房产养名车的疑窦给予厘清,只把枪口瞄准揭弊的人,并没有就事论事给出明确答案。

倒是全国副警察总长卡立阿布巴卡英明神武宣称,警方从录取七十余人的口供书达致结论,国家养牛中心的营运不存在任何失信或不法行为。似乎配合着莎丽扎身在巫统大会为她的清白无辜,注入了抗生素,以免这课题像未医治的烂脚逐渐溃烂。

以遵循调查的程序而论,副警察总长没有合理的地位,一方面扮演侦查的角色,转个身就做了判官。一般程序,调查报告的的档案必须交由副检察司审阅定夺,如果调查的证据不满意,将交还警方进一步搜证。

过去,警方查案不力或有疏漏,检察司都会弹回,下令再查。因此,卡立实际上已越位,抢夺检察署最后的决策和话语权。

这种案例有迹可寻,当貌似安华的嫖妓性短片爆发后,警方就谨慎发言,不透露查案进程,把事态最终将有怎样的结果推给检察署,由他们决定是否提控。
但是,事隔多月后,安华当时矢口否认是性片男主角的副作用,又得面对报假案的调查,何以警方不一鼓作气,却断断续续办案,颇令人纳闷。

不久前,一名少年因无驾驶执照,慌忙逃避警方的截查而遭警员不分青红皂白击毙,即时就被警方发布消息,指他车内藏有刀器。这多少是想影射他的品行合该被枪杀的理由。但这种补充并不能合理化开枪的动机。

涉及与警方有关连的,最普遍的案件是,若有嫌犯在扣留所猝死,标准的死因是肺积水。但是,家属领尸时才发现死者满身伤痕,与肺无关。

过去,警方围剿盗匪,总是如有神助把伙党一举歼灭。那些警官开记者会,展示匪徒留下的枪弹、利刀等武器,以合理化这种格杀勿论。律师公会不止一次谴责这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死者不会申辩,就由警方的判决结了案。

因此,卡立的言论并不奇怪,官字两个口不但有我说没你说,而且可以选择时机和什么对象说。而莎丽扎的丈夫牵涉养牛可能触犯法纪的案件,内政部长希沙慕丁说,养牛案还没有结案,与卡立的言论相左。

如果警方秉公处理要对牛案查个水落石出,不妨吁请公众或知情者提供情报,只有调查程序和专业手法使尽之后,才能作出初步研判。但研判的结论不应由警方越俎代疱,而应由检察署负责对外说明。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卡立的养牛弊案的私自评断和澄清,吁请内政部长下令卡立封口,否则就辞职从政。

在养牛案还闹得沸沸扬扬时,卡立的言行若被解读为替莎丽扎降温并不为过。假如他办案心无旁鹜,神速灵通,那么,当年他还是雪州总警长时,赵明福坠死反贪委大厦,就不致於要通过验尸庭、皇委会的研审,也不致於浪费社会资源还查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7-12-2011

1 comment:

陈治平 said...

如果让如斯人物有朝一日当上警队一哥,将是大马人民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