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December 2011

倪可敏不知夜里黑


人类各色人种相互交往和沟通中,总带有浓厚的选择倾向。人们总是物以类聚,与背景相似的人相处,谈话投机,容易产生共鸣。而这种长期积累的感情和观念,就会不由自主地对其他族群品头论足,说是道非,从偏见渐进而产生种族肤色歧视行为。这种行径表现在不同领域里,演变成不同程度的蔑视与仇恨。

许多心中有数、具有涵养的人都克制这种偏见的流露,毕竟,每个种族都有本身的习性,各有不同。如果针对个人喜恶细说事实,即使是一部份的事实,也是一种莫大伤害。

以黑色而论,神话和地狱把它界定为阴森、恶毒、恐怖、死亡等等色彩。人们生活中把黑暗的不见光,延伸诸多贬义词,如:黑市、黑心食品、黑货、黑车、黑钱。中国把没有户口的人称作黑人。

对黑色人种避免有伤害性的歧视,就是别在黑色上画龙点睛,哪壶不开提哪壶。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耍嘴皮,把霹雳州州务大臣赞比里形容为黑金属大臣(有网媒译成黑鬼大臣),这种以肤色作为人身攻击的言论,造成羞辱和歧视,引起非政府组织抗议,报警寻求查办。

政治人物对政敌的标签是经过斟酌和深思熟虑的。倪可敏对赞比里肤色的蔑视早有成见,他或许是针对赞比里说的,但这衰口就像散弹般击中印裔社群或皮肤深褐色者,就变成众怒难犯。

倪可敏率领卅余众同僚召开记者会,声称向认为被冒犯者,包括赞比里道歉。这种法律术语,或是政党式道歉,只是向那些对号入座的人道歉,等于说了没说,有道无歉。

与此同时,他提起20092月,民联出版一个黑色马来西亚图辑,合理化他的黑论早有事据。宣称在多个场合发表霹州现在有个黑金属非法大臣,乘坐纳吉的潜水艇从霹州政府大厦后门进入,两年来不曾被人大作文章,如今却遭断章取义,对他人格谋杀。

其实,倪可敏如果坚持黑金属是恰当的用语,就不必在乎舆论的诟议,应该继续斗争到底,以展现硬汉本色,人格既不会被谋杀,也不会自杀。他的言论到底有没有贬低其他种族,党外人士或会推波助澜,火上加油,但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断定这是非常草率、有失谨慎的言论。

行动党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甚至认为,倪可敏应就其发表破坏种族关系和谐的言论,接受纪律委员会处分。

巫统长期向马来人灌输行动党的种族主义有反马来人的倾向,这种政治策略导致行动党的巫裔党员未有长足的进驻。倪可敏的种族歧视正好给巫统有了口实,以证明他们的指责所言非虚,倪可敏算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霹雳州的政权在民联兜转之后由国阵夺回而变天,缘由是行动党和公正党三名议员的背叛,使国阵有机可乘。无论怎样评断国阵耍奸使诈,民联已用尽了法律手段,无法扳回颓势,赞比里已以胜者为王的姿态当了大臣。倪可敏仍然咬着非法大臣的尾巴不放,其实这已是明日黄花的滥调,是非黑白,选民心中有数。

倪可敏既然判定赞比里是非法大臣,那么,民联议员进入州议会也等同与一个非法的州政府共谋政务,本身也失去了应有的定位。倪可敏应放眼跫音渐近的来届大选,再来一战定高低,而不是鼓动种族情绪来憎恨什么黑金属,从谩骂中精神自慰,因为行动党也一样有各色金属,别再白天不知夜里黑。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5-12-2011

7 comments:

马戏团 said...

这是倒民联大将的另一卑鄙之剧。要丑化就先看看多次前言不对后语,丢人现眼的廖部长吧!

倪这么优秀的议员不是汉奸们可轻易抹黑的!

路人庚 said...

马戏团先生;

最好不要死心眼对倪可敏大赞优秀吧,请看以下youtube片段再发表伟论,免得让人笑话,我们即使支持民联,也要讲是非,说道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1QOVnekUtI&feature=player_embedded

张真人 said...

这倪可敏太嚣张了!!

那些民联枪手都变哑吧了。

亚伯 said...

倪可敏仍然咬着“非法大臣”的尾巴不放,其实这已是明日黄花的滥调,是非黑白,选民心中有数。这句话最精彩!大臣是否合法,选民心中有数!不要再提法庭的判决,要看来届选民的判决!!

姐姐说 said...

倪帅你真冤啊!人家拉了一大陀屎,你只放了真屁,就被里外不是人,要被拉入笼,天理啊天理!谁叫羊群容易被牵啊。

Jyuno_zen said...

认为被冒犯者,即是他自认为本身并没有说错,何必假惺惺道歉又烂尾叻?
为了煽动情绪无所不言,为了选票无所不为。

pq said...

请问林放,那污桶大会公开攻击他族,你有什么看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