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December 2011

和平集会法案藏着掖着


政府致力的转型计划,兜兜转转还是以保障统治优势为依归。虽然首相纳吉对"阿拉伯之春",那排山倒海,由下而上的群众力量推翻了四个政府的铁腕统治引为警诫,试图由下而上自我变革来换取民众不会仿效外国人民的起义,但是,转型计划藏着掖着不够爽快利索,反而使国阵政府的真心实意备受诟议。
当前的和平集会法案的修正就充份显示,不论是负责司法修订的官员或是检察总长等相关单位,还是抱残守旧,以过去的思维为执政者量身订造法规,进一步巩固箝制和镇压的优势。

和平集会法提交国会时,看问题看得宏观准确的,还是律师公会和净选盟。他们对准和平集会需30天前通知警方的措施猛打紧咬,攻讦政府的要害。其中,举例缅甸的集会只需5天的通知,一比就把大马的民主比得又烂又糟。

相反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相形见绌,最初只环绕在限令集会必须离开医院、学校、宗教场所、水坝、添油站等等地点50公尺以外大作文章,叫嚣几乎没有集会的地点而大喊不公平。

严以言之,一些足以导致扰民、一发难以收拾的地点是应有所限制的,以和平集会之名的活动并不代表结局绝对相安无事,一旦有捣乱份子寻衅滋事,那就没人可以保证毫发无损。因此,那些敏感或应考虑受到防护的地点,限制距离有其合理性。林冠英仅仅为了高姿态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语无伦次地反对,看来还很稚嫩。

其实,从大格局而论,和平集会法案的内容,还是应该研究是否符合法治、尊重基本人权和人民权利的法则作为审视的标准,以彰显我国的司法文明和进步。

政府提出的法案,并没有审时度势,因应民间对民主、人权和自由的渴望,征求政党和非政府组织提供意见,通过各阶层的参与和砌商达到共识。政府只是一厢情愿单方面拟定利己的规则,而那些欲纵还擒的法律作态已不符合民主的尺度,更未曾考虑民众的意愿和感受。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把这法案的制肘力度注解,认为必须考虑警方的感受和舒坦。这种思路无异的说明,法案是为这个部队的权力而加紧限制,而法律如果只为某个社群或单位的权力服务时,它只是强权而不是公正持平的法律。

律师公会发动"占领国会"运动,千人游行表达不满并提交替代法案作为222名国会议员参考和审议,但已棋差一着,改变不了已通过的法案,只能监督日后法律运作的瘕疵再作计议。

"占领国会"的口气虽大,也不过是那几小时喊喊口号宣泄而已,借助美国"占领华尔街"那种怒涛汹涌的气势而却虎头蛇尾,草草了之。律师公会若没有这么大的头就别戴这顶大帽,行动和事实落差太大,滥用占领一词而无占领之实,未免有点夸浮。

和平集会法案在激怒声中作出调整,并在国会三读通过成为正式的法律,整个历程使国阵政府处在挨打的窘境。设若对民权深思熟虑,集思广益而拟定,原本就可避过舆论的挞伐。如今仓徨中强行通过的和平集会法案,将使国阵留下诟病并会不断延烧,成为第13届大选议题。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12-2012

3 comments:

民生是一却 said...

绝望保权的下下策。

当人民已受不了要上街时,谁还在乎什么?

yeo said...

那马华又做了什么?

Caroll said...

博主只负责找机会奚落林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