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November 2011

公厕食肆的肮脏习性

隶属地方政府管理的全马859间公厕,51%的卫生整洁情况受到恶评,只有42间达到5星级的满意度,换句话说,只有7.5%的公厕让人舒坦。其实,公众要到此一游寻求方便,长期累积一种深刻的印象,此处必然龌龊不堪,异味四溢,都得调整呼吸来适应这个场所,免得给这股气味呛得晕眩。多数人都能忍则忍,另寻他处方便。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曹智雄自揭公厕丑态时,声称今年拨款250万令吉供各地维修公共厕所,这笔款项对贪官而言只塞在牙缝中不到胃,要使公厕因此改观根本只是例行公事,聊表关心民瘼而已。即使维修而没有在卫生条件上严格管理得当,这笔拨款也像注入马桶被冲掉。

公厕的肮脏起於骨牌效应,当一个人没有公德心乱撒乱射之后,接着下来的人都得为了本身不受拖累而采取应变措施。比如说,第一个人使用马桶盖没有置放原位,第二个人射不准污秽了马桶盖,第三个人就会蹲在马桶盖上,跟着下来,马桶并不是坐的而是蹲的。

多数外国游客对公厕的恶感多过对旅游景点的好感,但都入乡随俗忍了下来,旅游业有否受到影响很难评估,但是,大马的文明生活态度则会令外国人暗中耻笑。在一些先进国,人们培养的卫生观念和公德心,对厕所的乾净十分讲究,即使位处偏远的公厕也同样整洁,人民的素质就凭一个公厕展现优劣。

在许多小食中心和餐饮店,厕所也都不堪入目,虽然地方卫生官常有检查,但都把经年累月的污垢当作是一种正常生态,未予检举。其实,厕所肮脏和湿滑都可受到惩治,当卫生官不把它当作一回事时,也就纵容了业者忽视卫生责任。

曹智雄说,超过60%的饮食中心的厕所不符合卫生,这仅仅是泛泛之谈。在吉隆坡,许多食肆的厕所有90%都不及格,令使用者心惊胆颤。

除了厕所,餐馆业者从一开始对卫生观念的淡薄,周遭环境有蟑螂和老鼠的危害已形成特色。有些饿猫在这些地方寻找残余的食物,见到鼠群时都退避三舍,猫抓老鼠已不是铁定的规律。

吉隆坡市政局卫生组主任沙烈胡丁在临退休前的壮举就是着令36间餐馆因违卫生条规而停业,而即使过去发出2548张罚款传票也不能改变业者的恶习,老鼠屎及蟑螂排泄物依然如旧布满厨房。

市政局悬赏每捉一只老鼠奖金1令吉,过去的捉鼠战果共有47000只被处死。
今年捉到3万只,按理是要吁请业者把这糟糕的情况,灌输"零鼠为患"的激励意识,否则将加强力度取缔。但沙烈胡丁却"展望"要在今年内达到捕鼠5万只的"目标",既然要迈向这种惨不忍睹的目标,就得让老鼠好好繁殖了。

这种长老鼠志气,灭卫生威风的态度,就是我们的卫生官的高见,即令是匪夷所思也不奇怪,因为民众容忍厕所的肮脏和食肆欠缺卫生,已经当作一种逆来顺受的习惯。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11-2011

1 comment:

阿辉 said...

我们迟些还可以有判百万贪官死刑的目标呢!现在先多养养贪官,到时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