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1

天堂中的愚昧


公正党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达挑战巫统,修改联邦宪法只允许马来人当首相,以捍卫马来人的权益。

这种言行,反映出公正党声望飘摇 ,必须重新振顿目标锁定马来选民为支柱。而点缀公正党多元种族色彩的15%华裔党员(安华声称非巫裔党员已达50%)的政治权益诉求已被新的政战方向抛置不顾。

伊斯兰党的策略一路来以宗教拢络马来人穆斯林,与公正党殊途同归,分别结合捍卫种族和宗教凝聚力量以迈向布城。

夹在中间的民主行动党,原本营造林吉祥有望成为副首相也被三苏的立场所腰斩。在此之前,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斩钉截铁表明,华裔要成为副首相,前提是必须是虔诚的穆斯林。

在这种设限下,公正党非马来人不可,伊斯兰党非穆斯林不可,这就使到林吉祥的相位之路横遭堵死。行动党如何自处,自是苦不堪言。

美国总统奥巴马登上总统宝座时,一度激励不分肤色的政论者以为,在民主政治下能者上位的趋势已经到来。2008年,当民联三党挫败国阵的执政优势时,评论界爽不自禁喊话,大马正朝着多元种族的路向挺进,想像并描绘那令人振奋的荣景。

但是,这类凿凿之论只能抚慰华社的虚荣感,而它是否会美梦成真还是一个大问号,尤其这是白日梦。不论是巫统、公正党或伊斯兰党,"马来人的马来西亚"的种族观念所造就的主宰和特权一直挥之不去。华裔要当首相已被种族结构的多寡所决定,障碍重重。

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於去年7届公正党全国代表大会信誓旦旦将摈弃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倡导人民至上观念。但这种政策,在以马来人占多数的公正党未必就能一呼百应,反之,马来人至上主义已根深蒂固。即使把马来人主权或特权置之高阁视而无睹,它随时会在煽情之下重新回到高昂的情绪当中,成为政客挥霍的筹码。

三苏依斯干达挑战巫统虽表明只是"试探"性质,但骨子里种族主义的倾向绝难自圆其说。他扬言,宪法保障只有马来人可以成为大马首相,不只对马来人,甚至对全马人民而言,都是一项公平的举动。此事在大马并不新鲜,因为几乎所有州属都设下条件,州政府首领一定要马来人。

当三苏以试探性质向巫统作出挑战时所补充的"内容",在在反映公正党的新生代并不以党主席旺阿兹莎的理念为马首是瞻。作为民联之首的安华为三苏的言论降温时,虽然表明这并非该党的立场,而是公青团制敌策略,但这项阴魂万不散的重大课题,却没有植入民联政纲橙皮书之中,以鲜明的立场向选民宣示。

伊斯兰党坚决要在吉兰丹州施行伊斯兰断肢刑法,民主行动党被指助长这种影响华社宗教文化生活的政策。林冠英声称它没有胪列在橙皮书之内,并不是三党的"共识",但是,发扬马来人至上主义如果也不是达致的共识,那么,阿兹沙的"人民至上"主张,为何不写入橙皮书中?

林冠英选择沉默,不向公正党呛声,也就等同哑忍,拿不出什么态度来。法国作家雨果说,"即使是一个智慧的地狱,也比一个愚昧的天堂好些。",民联雄心壮志要击垮国阵,期许多元种族圆融、中庸的政策如果没有大刀阔斧有所定断,看来也只是天堂中的愚昧。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11-2011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亚伯 said...

即使是一个智慧的地狱,也比一个愚昧的天堂好些。"这句话很对。但就是有一些人太过执着。糖王说他喜欢酒店,不喜欢大王,说那是虚名。真正有智慧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捉,什么时候该放。放眼世界有哪一个国家由“国王的衣裳”执政会有成绩的?自以为是,自欺欺人!毕竟种族的智慧是有高低的。现代的大企业富可过三代,那是他们唯才是用。我们的国家说要两线制,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那一线执政,国家也是糟糕。只是换一换政府,换一换希望,这样罢了!

天堂鸟 said...

不用转移不用模糊化,谁腐败贪污谁狙杀民权,就要打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