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November 2011

黑祸


非洲尼日利亚黑人俨然成为亚洲最活跃的跨国贩毒先锋。在大马,这些人分别以学生或游客身份入境,用种种新颖的手法夹带冰毒、可卡因、海洛英和大麻供应予本地贩毒集团;也从大马招揽毒驴贩运毒品到其他国家。

虽然这种日益猖獗的现象已导致大马成为恶名远播的贩运毒品的转站,但当局矢口否认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从近期不断在机场截获的毒品数量看来的上升趋势,黑祸逐渐形成。然而那只是冰山一角,许多逃过检查的毒品都顺利流传到市场中,除了满足固有毒市需求,也侵蚀新一代坠入毒海的荼害,特别是冰毒。

就像中国、越南、泰国、缅甸等国的捞女占据了大马情色市场一样,尼日利亚黑人也在贩运毒品领域占了一席重地。那些文化水平较高的,经过在尼日利亚骗术学院培训之后就利用网络展开爱情欺骗,用甜言蜜语掳获寂寞女性的芳心,以种种藉口敛财。至今有海内外七百余宗案例,共二千余万的款项落入他们袋中,而羞於报案难计其数。收手后,他们之中,有的返回尼国开设酒店或从事其他生意;有的不断"研发"新的技巧,继续向女性的钱包侵略。

非洲黑人一度在吉隆坡各个角落盘踞,自成党伙喝酒闹事而成为市民的忧患。这些体格普遍硕壮的黑人熟悉本地的环境后,自2007年便深入毒品市场,去年有50毒贩落网,单在今年截至10月就有127人运毒失手,主要是执法当局对尼日利亚来客另眼相看,加紧搜查而建下的功绩。

但是,漏网之鱼仍然在多数,使到他们有恃无恐。设若运毒闯关的成功率低微,他们早物色其他国家干案,可见得他们对社会治安的威胁潜伏着莫大危机。此外,伊朗人毒贩也於近期纷纷登陆大马。

自从我国对建立本区域教育中心兴致勃勃之后,犯罪份子利用前来求学的学生身份落脚。尼日利亚黑人以在藉学生身份进出我国,再与游客身份的同乡里应外合,建立毒品生意的关系网。

本地私人大专,有的不按照章规专门招揽外国学生,只要收足学费就不理会学生上不上课,这种做法无异提供了犯罪的温床。教育部也不怎么关心这种机制出现的漏洞,只求外籍学生人数的激增,以这个数据来炫耀本国教育发展的成就。

这种畸形发展应可以纠正,如果强制校方必须按时报备学生的缺席情况,也许警方能按图索骥、严加监控下摸清他们的底细,进一步把这些问题学生驱逐出境,防制他们从事犯罪活动。

在现有国际法下,我们当然无法强施严禁某些国家的人民入境,即使非洲黑人败坏社会治安有迹可寻,但也不能一竹竿打全船人对黑人有所禁制,以免构成人权歧视及外交关系的紧张,但是,我国的法律或招生的条规若严谨执行得当,就能合情合理合法箝制别有居心的外国学生以逗留我国的利便从事非法活动。遗憾的是,政府部门都各行其是,对治安威胁事不关己已不劳心,从而纵容了一部份不良外国人在大马肆无忌禅,为所欲为,黑祸横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11-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