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November 2011

再踩许子根又能如何?

许子根早该在多年前,当巫统党员踩踏他的肖象时就愤然壮烈辞职,以逼使巫统重视看待这桩羞辱成员党党魁的严肃事件,整治败类。当时如果他辞职抗议和施压,巫统或许会因308大选的受挫,考虑国阵的团结而让许子根有尊严傲然而立,回归原位,整个党会因为他的阳刚勇猛令人刮目相看。

但他选择韩信胯下之辱,却没有韩信发奋图强的本领而接受官职的安抚。如此忍辱负重也好、苟且偷生也好,这就让人对他的优柔寡断有了塑型,甚至认为只有生殖器缺失睾丸的男人才如此欲振乏力。

在党内外备受嘲讽后,不论是出於选战缺乏信心或整顿民政党的威望不足,许子根终於决定不再来届大选参与国州议席出征,把时间和精力专注在布署和指挥选战工作上。

这种迟来的无奈和痛苦决定,原本就是个人耻辱。但是,主流舆论仍然落井下石,对许子根围剿,总以为对他口诛笔伐能展显个人的智慧和情操。而对一个即将寻找下台阶隐退的人穷追猛打,也不见得有什么道德光彩。死猪不怕烫,再煮滚热的水也枉然。

前首相敦马哈迪狠批许子根必须也辞掉党主席一职由新人上位。严以言之,民政党"堕落"到这个地步,巫统的霸权是令民政党失去民心的重要因素。马哈迪促请许子根全盘退位,俨然以老大的姿态干预民政党的主权,要不要倒掉许子根这是民政党的家务,如果民政党人与敦马的入侵言论呼应,等同吴三桂引兵入关,典当整个党的尊严。

许子根表明,他准备顶下猫政府(民联)的所有子弹,也吞下猫政府的死猫,不能在第13届大选即将来临的节骨眼上,不负责任地辞去党主席职。这下子老许就硬了起来,有点雄风。

实际上,即使许子根全身告退,也未必因为有新的领袖整个党就咸鱼翻生,如果拂袖离去,反而会引爆党内的权势争斗,再把民政党推向绝境。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他的手下败将猛踩且讲风凉话,假情假意认为许子根应该卷土重来。过去,他对许子根的前朝政府批评得一文不值,何以会主张不值一文的人再战政湖,颇令人纳闷。这种轻蔑的抚慰只是嘴皮上的爽快,但也显示他缺乏对政敌的尊重和风度。

反观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胸襟坦然,劝诫行动党领袖停止攻击许子根,并肯定他执掌槟城近二十年的贡献,弦外之音就是要头脑膨胀的林冠英管住嘴吧,不要得势不饶人。毕竟,槟城在民政党管理下并非民不聊生,如今,民联靠的是挑前朝政府的弊端来过政治生活,踩着别人来提高政治高度,显示本身的真知灼见。

 林冠英执掌槟城首长三年口碑颇佳不容否认,但是,单靠言论炫耀本身的政绩并非长久之计,讲来讲去就是那一套就会变为陈腔烂调。他动辙清算前朝政府,就是自我束缚在过去的斗争而忽略槟州发展的前路仍有障碍重重有待民联的表现。也许,做惯了反对党还不适应当执政党,林冠英需要调整心态。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3-1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