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November 2011

有胜算候选人

马华不久前决绝表明,来届大选的战绩如果比现有的议席更糟糕,将不进入政府行政体制。蔡细历使出此招被反对党恶评为威胁华社。事实上,经过308政治浩劫,马华若再从这个深渊往下坠落得面目全非,华社的抉择就是判定马华必须澈底苦尝"哀莫大於心死",这种尊严扫地的下场不得不识趣退场,连蔡细历也必须引咎辞职。

但是,马华的决绝实则另有议程。经过年余的党争缠斗,重选后的马华仍然残留派系色彩和山头主义作祟,规划在马华出战的国州议席,各地领袖仍有明争暗斗争。上届大选,由於抽后腿,导致有些议席在狗咬狗骨的情况下败给敌对党。因此,选绩若再因派系的倾轧而无法扳回劣势,马华可能走向穷途末路。

马华中委会议决,若少过15国席和31州席不入阁及参与各州政府,意味着将影响马华在内阁中的"二品大臣"及各州众品级造就的一万多个饭碗。这种捆绑将逼使党内各派系人人自危,不得不摈弃内斗而服从中央的指示一致枪口对外,为饭碗打拼。因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没有足以延续生存的选绩,彼此都在去"荷兰"的船上飘流。

马华制定区会推荐三名候选人,再由老总以及首相最后敲定。由於区会主权的的浓烈意识仍以地盘自重,一些人只顾着个人出线机会而罔顾胜算,蔡细历也许会引入天兵出战,消除区会内斗的不利因素。甚至也不会屈就於区会的索求无度。

过去,候选人以天兵姿态越界参选,如果缺乏圆融的沟通和交换条件,就会发生不助选及背后插刀。过去,区会领袖暗中开列交换条件,如果最高统领点头就一拍即合。如今是马华生死存亡之战,如果未达到胜利的指标,纵使高唱那首"我的未来不是梦"也枉然。因为马华面对行动党咄咄进击,"未来"不再是以前那个梦,以前胜券在握、赢得理所当然的自信已动摇得奄奄一息。

国阵主席及首相纳吉已吸取308的教训,言明来届候选人必须具有胜算条件才有资格上阵。而如何衡量候选人的胜算,见仁见智,看来很笼统和主观,根本无法拿捏。就以黑灰区而言,根本谈不上胜算。

按照过去的传统,是以政治部搜罗情资作出评估。有些志在一战的候选人,通过各种管道制造有胜望的假象争取出线机会,但纳吉早已察觉其中猫腻,谅必严格审度。

事实上,胜算候选人是从败选机率较高的一些人选中淘汰之后另寻新人作出谋略而产生,那些上届败得很不光彩的人,选民既已唾弃就得认命退隐。而当前有40%的年青人选民,那些即使略具声望的年迈领袖,也得由年轻一代出战,因为他们与社会开始脱节,旧有的思维赶不上民需民愿。

一般粗略估计,国阵与民联对垒,双方各有30%的基本盘支持度,余下的40%游离选票就是决定候选人的胜败关键。游离选民抱着观望态度,通常以近期的政治课题或候选人的素质和服务表现作为取向。

因此,朝野政党都挖空心思,逮住对方的痛脚狠狠打击,以掳取选民的好感。上届大选,国阵忽略了网络宣传而由民联占尽先机,即使过去三年来痛定思痛,试图在网络战与民联对着干,但还是不够民联的狠劲。

综观网络媒体的动态,双方都制造愤慨和仇恨情绪对群众潜移默化。在这多元种族社会,离不开族群权益的倾斜、宗教尊严等等的煽情,虽然政客摆出团结全民的姿态,但为了胜选,不惜挑起敏感课题来获取选区内多数种族选民的支持,而许多网络资讯未必正确。

纳吉什么时候决定大选,取决於国阵的优势时机以及民联的颓势。以当前国阵出现状况连连,最佳时机举行大选诸多波折,即使有胜算的候选人,也都可能遭受池鱼之殃。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1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