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November 2011

民联性向自主三不政策

民联对性向自主运动,安华强调三不政策,即:不支持、不参与以及不批判。换个角度推测分析,就是基於伊斯兰教教义的训导的排斥,没有支持的基础;不参与是深恐受到穆斯林的挞伐唾弃,动摇了民联的根基,因此不便搅和;不批判乃基於社会有一股沉默的力量支撑同性恋、双性恋及各种恋恋,一旦出言失慎就会面对反弹,所以置身度外,明哲保身。因此,这三不立场就是没有立场的立场,在政治上,没有立场也是权衡利害关系的立场。

民联的三不政策,基本上是三没有政策。即没有立足点、没有作为和没有胆识。如此一来,约20个非政府组织以人权之名捍卫弱势群体的性向自主运动就顿时失去政治势力的依傍.人权在这项课题上也说不清楚是被政治风向吹得烟云四散还是被践踏,明白的人自然会撕心裂肺地明白。

一心为"性向自主"献力的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尽管她的声望如日中天,但在民联的三不政策切割下,也成了弱势团体一份子,因为没有民联撑腰和更多非政府组织的声援力挺,性向自主就会六神无主,欲振乏力,回归到苟且偷生的日子。
2008年启动的性向自主,今年突然遭受查禁,多少与大张旗鼓的宣传活动有关,加上力邀安美嘉助阵,当局也许担忧野火燎原就下了杀手锏。警方的手法粗糙,两年前被政府许可的活动,刹那间说斩就斩,未免把性向自主的"危害性"过度高估而成为惊弓之鸟。

性向自主主办单位先前指责:"大马政府应该谴责所有形式的歧视、侮辱和任何以宗教或信仰的名义中的暴力和死亡的威胁,并且保护男女同志、双性恋者、跨性者、雌雄同体与酷儿群体性自主的权利。保障每个人的基本权利,社会权利得到维护,这原来就是民主社会。"随着三不政策,民联也在这个范畴内受到挞伐。性向自主单位也许没有意料到民联虽非倒戈相向,却全军撤退,使他们顿失所依,硬着头皮面对国阵政府的施压。

放眼西方国家争取同性恋的权益,同志都亲自走上街头抗争。但是,性向自主显然缺乏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人群聚,以勇敢的姿态与群众交集,表述心声。反而是,那些非同性恋者皇帝不急太监急,扛起人权的旗帜越俎代疱呐喊。

性向自主主办单位在一份近1100字的文告"停止煽动对我们的仇恨"中,用了18个"我们"反客为主。其中,"我们是一群被剥夺身份认同的权利和自决权利的大马公民。"的哀伤陈述让人产生错觉,以为参与的非政府组织的成员个个都是同性恋、双性恋的断背山同志,这18个"我们",显然是要以非政府组织的名份自壮声色,却不料同时剥夺非政府组织的真正身份。

反观新纪元前进阵线与T-pray社团的文告中的"我们"就宾主分明:《我们呼吁民众不要对与自身不同性取向的人产生不必要的恐惧,即使不认同他们的性取向,也不能以本身的认知去判断对与错的定义,不支持也不代表能不尊重别人的选择!我们也在此呼吁停止一切打压基本人权的行动与言论,尊重他人选择。》,这种声援才算是层次有序,替性向自主谋求理性的出路。

性向自主运动必须改变当前使用耻辱、歧视、仇恨、死亡、剥夺、恐吓、和迫害等等煽情造悲的字眼提出权利诉求,过份夸大来博取同情会因此失去尊严,没有尊严的权利,那才是耻辱和自招歧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4-11-2011

3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我的一个球友对我说他和他的老婆离婚了。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回答我说他的老婆原来是一个lesbian.
结婚才一年,他也有觉得怪怪的。后来才发现到她的老婆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女朋友。
他也向我透露说他的老婆的姐妹们也好像有女性同性恋的倾向。
不过没有想到他的老婆会这样。他伤感的对我说。
我听了安慰他再找一个不是同性恋的女子做朋友。

James said...

就好像卖华和屁政一起搞一样,没什么大不了。

James said...

特此澄清,楼上的james是另一人, 与我无关.
在这留言我是用google acccount 的j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