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November 2011

人为的疑罪从无喂养贪官

抱持光明正大、循规蹈矩方式想要投标政府工程或取得供应合约的人,注定徒劳无功。与官府打交道,昂首阔步朝前门进,结局多数是垂头丧气。只有搭通暗线走后门,那才是官商勾结的王道。

饱经世故的厂商心如明镜,如果没有朝中的权势罩住,事先打通各种脉络,想要成为政府的"生意伙伴"简直是椽木求鱼。要越过这道门槛,掌握政府部门相关决策者就是一门学问,这种繁密的手段都是大学没有授教的,只能通过经验的累积和不断摸索才能逐渐打开这扇门。

所以,海洋公园两支市值1万令吉的双筒夜视望远镜,花10万令吉购入就不奇怪了。反贪委从表面上来观察,当然不属於滥权贪污,因为相关的文件和单据都没有破绽。法律上,官员的低能判断,没有货比三家而买贵货,基本上很难挑出"罪意"的,何况是,有的愚蠢行为的背后经过扮猪吃老虎的勾结桥段一气呵成,那就无懈可击了。

对於购买贵得离谱的货品,总稽查司每年都有类似的惊人报告,但是,虽然每年都引起社会舆论哗然质询,它总会逐渐在记忆中冷却,新的官员又会里应外合重复昨天的故事,因为这种喂养供应商的行为不是滥权贪污,仅仅犯下"未遵守财政指示"买了贵货,没什么大不了的罪过,只面对纪律问题的处理。而存心买贵货出於怎样的居心,反贪委既查无实据,就留待纳税人去口诛笔伐。

反过来说,公众买到便宜货,比如以低过市价买一部汽车就必须多一份忧虑。假如它被证实是经过做手脚的失窃汽车,即使购买者没有察觉,也可能面对收买贼赃,坐牢三年的检控。

买到便宜货和贵货的后果,它的分别在於民众和公务员的身份。民众触犯法纪,可以由执法单位个别击破,搜证的方法可以大撒法网将他治罪。但是,公务员有125万大军势力,是巩固执政者的票源,抓他们开刀就会使公务员人心涣散而心存叛逆,加上官官相护,执起法规就会手软。如果要提控,许许多多的政府与私人界的合约隐情、官商勾结的阴暗面就会抖出来。所以,必须在"疑罪从无"上调适运作。

"疑罪从无"向来是司法公义的金科玉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在法庭未作审判之前的任何被告是清白的。"疑罪从无"原则是现代司法把疑点利益归於被告的思想体现,也就是无罪推定在先,对人权的保障和尊重、文明与进步的重要标志。

但一宗案件带到法庭之前,处心积虑的人为手段也可在"疑罪从无"的基础上,把某些特定人士的"疑罪"蒸发掉,撇除抽丝剥茧的查究,使他避开审讯而"无从疑罪"。即使无可避免上庭聆审,有些重要罪证如果人为缺失,也可以逃过制裁。

在我国,严打贪污的重点往往只是声色俱厉的口号,偶尔提控失势的高官,常是满足民众仇贪情绪中的一道程序。尽管三权分立各司其责,但总会有幕后黑手操纵和干预,或是左右与主宰某些案件的检控。

总稽查司的报告,多年来"阅官"无数中的滥权以及违法利益输送,只引起社会喧哗一段时日,却没有严厉惩处的结果,无形中纵容掌权官员抱着从轻发落的侥悻心理重蹈覆辙。当政府张大法律的缝隙,等同摆明给官员可以藉助"疑罪从无"去营钻和游走,总稽查司的年度报告总会存在着这腐败的一章。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0-11-2011

7 comments:

工程博士 said...

请问你林放和马华蔡总对这宗"非贪污案"的立场是什么。你写太长都是花花草草,不如爽快给一个直接的答案。

路人 said...

Taken from malaysiakini

SusahKes: I also work hard, Shahrizat. I work hard, then the Internal Revenue Board (LHDN) comes and takes part of my income as taxes. If I delay even one day, I get penalised. If I make a mistake on my tax return form or calculations, I get penalised as well.

The LHDN takes my taxes, earned from my sweat and tears, and then hands it over to the Umno-run government, which in turn dishes out RM250 million loans to people such as yourself.

If your definition of ‘work hard' gives us a return of only 3,289 ‘kerbaus' (cows) instead of the 8,000 projected, I then wonder how many ‘kerbaus' would have been produced if you didn't work hard.

阿病 said...

工程博士:写文章有时候是反映现实情况,不直接道出立场而立场自见。要人直接说出yes 或no 不是每个人的陈述方式。作者的立场已在文中看出。
你怎么会把蔡某跟作者连在一起???我不明白。

安东尼老爷 said...

想要成为政府的"生意伙伴"简直是直是椽木求鱼.

给你们上一节中文课

椽(缘)木求鱼的意思是指在树上找鱼,结果徒劳。
神经病!那里可能的事?要找鱼应该去河里海里找才有。所以这里比喻说不得其法的意思。
大家明白了吗?
不明白的请举手。

sohai said...

这些都是我们选民的血汗钱啊!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或许,这就是马华所谓的,人在朝中好办事!!!我命休也!!!

工程博士 said...

那位病先生,伟大的蔡总是我们华人的代表,当然想听的对贪污罪的看法。

马华真伟大,蔡总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