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November 2011

最后一滴血


流尽"最后一滴血"是对视死如归、壮烈牺牲的战士记载评语。它也是处於战乱时期,领袖用以鼓动军民群起抗争和反击的激励语言。美国电影"第一滴血"卖座之后,催生了"最后一滴血"电影分一杯羹。

世界上最后听到这句雄壮激昂的声调,是不久前被革命军凌虐丧命,铁腕统治利比亚的领导人卡达菲所嘶喊的。

当国民革命军节节挺进首都的黎波里附近,卡达菲公在兵营里,用喇叭向支持者誓言继续抗击反政府武装力量以及北约的空袭。

他自我膨胀喊话:"数百万人都站在我这一边","我们正在自己的家园里,我们将为保护我们的荣誉、石油和财富战斗。"

他号召利比亚人民无论男女老少都奋起反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当时,有些人不知底细,迷糊地相信他的号召力,但也怀疑这是强驽之末,虚张声势。
上个月,当叱咤风云41年的老卡被革命军逮捕、遭到私刑枪毙时,他血溅满睑的"最后一滴血"充满着羞惭,所谓的"数百万人都站在我这一边"变成自我催眠。激昂的呼声来自杀声震天的民军。所以,喊出"最后一滴血"并不代表正义,只是煽情策略。
中国战争历史虽然没有将领喊出"最后一滴血"的名言,但许多可歌可泣的爱国事迹都包含着为国捐躯、令人动容的最后一滴血。

随着国运昌隆,经济起飞,最后一滴血的较劲都在商业的尔虞我诈中各显神通,而不是杀戳战场。最近,就有钻研颇有心得的博客,基於汽车保险的索赔,消费人被保险公司的一言堂条约所剥削,写了一篇"榨干保险公司最后一滴血",指导民众如何避开赔偿的制约,成功让保险公司呕出血。

在我国,口中挂着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是土著权威组织。其主席依不拉欣摆出热血奔驣的态势,喜欢跟影子打架,动辙就要掀起圣战,誓言流尽最后一滴血来捍卫种族和宗教的尊严。

不过,少水的桶声音比较响,曾经恫言将号召十万成员与净选盟2.0游行对峙的依不拉欣,在最后关头收回空头支票打退堂鼓,据说遵照夫人之命留待家中,虎头蛇尾的作风一时成为民众的笑话。

如今,依不拉欣的"血性"传给了土权青年团长依瓦法米(Irwan Fahmi Ideris),他率领约30名土权成员在清真寺外拉布条抗议性向自主活动主办单位,要求当局以内安法令逮捕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而安美嘉实际上只是受邀出席的主讲人。

依瓦法米发誓,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来制止同性恋和双性恋文化。在民主社会,任何人都有表述意愿的自由,即使未必受到认可,根本无需用血来威胁。

土权老少领袖对流血这口头禅不知是上了瘾还是重视血的价值,如果对国家社会真有关爱的情怀,倒不如到医院定期捐血补充血库的不足,如此救苦救难,反而显得有意义和赢得尊敬,胜过口沫横飞,不必徒摆架势等着最后一滴血。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9-11-2011

5 comments:

草泥马政棍 said...

那肥仔议员平时口水多多,有大事时就躲在家搬老婆出来挡,还在严肃的国会里睡觉。马来西亚出产如此国家领导,真是人祸啊!

安东尼老爷 said...

“土权老少领袖对流血这口头禅不知是上了瘾还是重视血的价值,如果对国家社会真有关爱的情怀,倒不如到医院定期捐血补充血库的不足,如此救苦救难,反而显得有意义和赢得尊敬,胜过口沫横飞,不必徒摆架势等着最后一滴血。”

以上这段文字显出林放先生也是一位富有幽默感的写作人。本老爷读了也会心一笑。嘻嘻。

安东尼老爷 said...

民联为了下届大选再执政槟城,依本老爷看,他们一定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做出最大的努力,争取民心。嘻嘻。。。。。。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我还是认为他卡达菲是英雄。

王政 said...

我想你应该知道 ,土权和卖华有一个共同主人。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