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November 2011

赵明福命案拉拉扯扯

让赵明福正义早日伸张      

赵明福坠死至今两年三个月,这桩命案在验尸庭悬而未决、到设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研判为被逼自杀,所耗费的社会资源并没有实质的行动使它完结。

2009716日,赵明福坠楼得扑朔迷离。当时负责的官员各有搪塞的说词,这种情势激荡起舆论审判的狂潮,认为草率列为突然死亡案件有掩盖事实及官官相护之嫌。公众的"合理怀疑"倾向於他杀,源自於警方虐死疑犯常有所闻,而赵明福作为证人录供,何以会无端端坠楼身亡,成了疑惑难解的火线。

回溯整个事件,当赵的噩耗传开后,反贪委高官一度撇清关系,声称已"释放"明福,他的死与人无尤。如今被自杀的审断,那些官员应该对谎言负责。但是,大马的官场传统文化总是纵容官吏的使性作为,如果民众提供不实的资讯就会受到检控。

同样的,当年警方迫不及待,主观列为猝死案有失专业操守,也没有受到严格检视。皇委会判定赵明福被逼自杀,如果当时查案思路不是从表面现象照章行事,而是封锁赵明福身处反贪会办事处现场以及扣留有关官员盘诘,那么,所谓的被逼自杀就立刻浮出水面,甚至达致其他令人始料莫及的结论。

不过,这种轻率的查案手法,不但使到证据流失,也可能使到犯错的官员有时间串联供词以及捏造、销毁、篡改各种证据,更替说法来逃避责任,迷糊赵明福的真正死因。

皇委会报告已经确认反贪委官员违反作业程序,他们的恶劣行径不但侵犯人权,也间接与赵明福的死亡有连锁性的牵连。但是,耗费巨大社会成本的调查至今只停留在书面上文件上,执法单位置若罔闻,没有采取跟进行动。

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对这种停滞不前的质询推诿,指因为没有人针对此案报警而无计可施。事实上,反贪委的内部调查数月,早该有结果以及采取行动来"大义灭亲",但是,却有下不了手的慢动作。

同样的,警方也责无旁贷应主动开档,以刑事法典彻查赵案的肇祸者,不应因为没有报案而袖手旁观。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曾发表赵明福被谋杀的评论,就遭警方自行报案,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调查。因此,这种厚此薄彼的双重标准,只会令人对警队执法严明的威信置疑。

赵明福的胞妹赵丽兰针对纳兹里的回应正式报警,援引4项刑事法典条文要求彻查皇委会报告提及的逾10名反贪官员必须面对刑责。其中,在皇委会报告点名3人,"欺凌者"的查案官安努亚、"滥权者"反贪助理阿斯拉夫及"傲慢的领袖"时任雪州反贪会副主席希山慕丁成为众矢之的

首相纳吉当初允诺查究反贪委官员是否违反标准作业程序,如今调查结论已有了眉目。对付触犯法纪的官员不应只设限在内部纪律,而应重视它的刑事成份,因为涉及人命。倘若政府拉拉扯扯乖离司法正义,可以预料这不但是赵家的抗争,也是社会舆论的怒怨,政府必须果断地让这块石头及早落地,正义得以伸张,否则迟早会砸到自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1-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