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November 2011

1000令吉党格

华小和独中向来有不明文规则,谢拒朝野政党的渗透,利用这个平台作政治议程诉求和宣传,这个原则不论是校长或是董事部都把关甚紧。因为华教一旦沾染政治色彩,就会被标签靠拢政党,筹款时就会受到华社各界意识形态的作祟而排斥。
毕竟,超过半世纪的华教自力更生的筹募基金活动,都是地方上人士出钱出力,政党只是靠边站,伺机谋求宣传利益。所以,华校选择超越政治,以免顺得歌情失嫂意。
不过,如果政党介入筹款或协助发展,华小或独中掌门人则不会拒之门外。因为有了传统规范的制约,政党只能对有关贡献向华社领功邀赞,不可趁机登堂入室在校园内搞政治宣传,以免污染环境。
太平华联独中董事长黄章星心有愤慨辞职,因为当地行动党并没有遵循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以1000令吉买礼券参与园游义卖会,那批有备而来的党员穿着黄衣T, 拉起横幅得意洋详作政治宣传,使校园顿时沦为政治战场。
这种突如其来的举动,校方措手莫及。如果容许政党无礼侵犯主权,此例一开那就没完没了。因此,黄章星壮士断臂、辞职谢罪是要明确告诫朝野政党,不要藉着两线制的发烧而对独中予取予夺。他说,华联独中筹款时,政党人物甚至开出条件,要校方给某某政客演讲才肯出钱。
黄章星不点名揭示,该校去年的办义卖会,某贵宾在演讲时臭骂敌对政治人物,导致校方十分的尴尬。去年没有追究,也就养成了今年变本加厉。黄章星若继续憋下这口气,就愧为董总"超越政治"最高指导,他个人没有政治背景也会给这污水溅湿。
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此地无银三百两,连忙促请黄章星勿受政党利用,勿将罪名加在行动党身上。"受政党利用",似乎暗示其他政党从中煽风点火,鼓动黄章星辞职以打击行动党,对黄章星的智慧又是一种轻蔑。在这个事件上,是行动党利用义卖会之便为所欲为,所谓的"罪名"则有目共睹,无可逃避。文教界把他们的行为说没礼貌,实则没教养。
果断明确的做法应该是,倪可敏不必推诿责任,对有关行动党员的入侵校园宣传的事实表示歉意并声明不会重演,那就表现了泱泱君子风度,如此一来就可扑灭这场战火延烧。不过,倪可敏选择狡辩,只会让马华利用这种不良示范挖苦行动党,使丑态恶化。

倪可敏自称行动党响应认购礼券,带孤老参见盛会,若因此受指责,处理有欠公允与成熟。
行动党强调自掏腰包花了1000令吉购券入场,显得大恩大德,这与吡雳州未变天之前拨地养校的气派有很大的落差,反映出动用公家的资源,政党都很慷慨。一旦自掏腰包,就得像吃自由餐那样狼吞虎咽吃个够本。
所以,1000令吉的牛车轮那么大,就带着孤老展现爱心,实则拿老人家来消费,同时又拉布条作政治宣传,也许行动党沾沾自喜以最少的付出获取最高的效益,但也彰显出1000令吉的党格。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1-11-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