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November 2011

公厕食肆的肮脏习性

隶属地方政府管理的全马859间公厕,51%的卫生整洁情况受到恶评,只有42间达到5星级的满意度,换句话说,只有7.5%的公厕让人舒坦。其实,公众要到此一游寻求方便,长期累积一种深刻的印象,此处必然龌龊不堪,异味四溢,都得调整呼吸来适应这个场所,免得给这股气味呛得晕眩。多数人都能忍则忍,另寻他处方便。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曹智雄自揭公厕丑态时,声称今年拨款250万令吉供各地维修公共厕所,这笔款项对贪官而言只塞在牙缝中不到胃,要使公厕因此改观根本只是例行公事,聊表关心民瘼而已。即使维修而没有在卫生条件上严格管理得当,这笔拨款也像注入马桶被冲掉。

公厕的肮脏起於骨牌效应,当一个人没有公德心乱撒乱射之后,接着下来的人都得为了本身不受拖累而采取应变措施。比如说,第一个人使用马桶盖没有置放原位,第二个人射不准污秽了马桶盖,第三个人就会蹲在马桶盖上,跟着下来,马桶并不是坐的而是蹲的。

多数外国游客对公厕的恶感多过对旅游景点的好感,但都入乡随俗忍了下来,旅游业有否受到影响很难评估,但是,大马的文明生活态度则会令外国人暗中耻笑。在一些先进国,人们培养的卫生观念和公德心,对厕所的乾净十分讲究,即使位处偏远的公厕也同样整洁,人民的素质就凭一个公厕展现优劣。

在许多小食中心和餐饮店,厕所也都不堪入目,虽然地方卫生官常有检查,但都把经年累月的污垢当作是一种正常生态,未予检举。其实,厕所肮脏和湿滑都可受到惩治,当卫生官不把它当作一回事时,也就纵容了业者忽视卫生责任。

曹智雄说,超过60%的饮食中心的厕所不符合卫生,这仅仅是泛泛之谈。在吉隆坡,许多食肆的厕所有90%都不及格,令使用者心惊胆颤。

除了厕所,餐馆业者从一开始对卫生观念的淡薄,周遭环境有蟑螂和老鼠的危害已形成特色。有些饿猫在这些地方寻找残余的食物,见到鼠群时都退避三舍,猫抓老鼠已不是铁定的规律。

吉隆坡市政局卫生组主任沙烈胡丁在临退休前的壮举就是着令36间餐馆因违卫生条规而停业,而即使过去发出2548张罚款传票也不能改变业者的恶习,老鼠屎及蟑螂排泄物依然如旧布满厨房。

市政局悬赏每捉一只老鼠奖金1令吉,过去的捉鼠战果共有47000只被处死。
今年捉到3万只,按理是要吁请业者把这糟糕的情况,灌输"零鼠为患"的激励意识,否则将加强力度取缔。但沙烈胡丁却"展望"要在今年内达到捕鼠5万只的"目标",既然要迈向这种惨不忍睹的目标,就得让老鼠好好繁殖了。

这种长老鼠志气,灭卫生威风的态度,就是我们的卫生官的高见,即令是匪夷所思也不奇怪,因为民众容忍厕所的肮脏和食肆欠缺卫生,已经当作一种逆来顺受的习惯。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0-11-2011

29 November 2011

天堂中的愚昧


公正党青团团长三苏依斯干达挑战巫统,修改联邦宪法只允许马来人当首相,以捍卫马来人的权益。

这种言行,反映出公正党声望飘摇 ,必须重新振顿目标锁定马来选民为支柱。而点缀公正党多元种族色彩的15%华裔党员(安华声称非巫裔党员已达50%)的政治权益诉求已被新的政战方向抛置不顾。

伊斯兰党的策略一路来以宗教拢络马来人穆斯林,与公正党殊途同归,分别结合捍卫种族和宗教凝聚力量以迈向布城。

夹在中间的民主行动党,原本营造林吉祥有望成为副首相也被三苏的立场所腰斩。在此之前,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斩钉截铁表明,华裔要成为副首相,前提是必须是虔诚的穆斯林。

在这种设限下,公正党非马来人不可,伊斯兰党非穆斯林不可,这就使到林吉祥的相位之路横遭堵死。行动党如何自处,自是苦不堪言。

美国总统奥巴马登上总统宝座时,一度激励不分肤色的政论者以为,在民主政治下能者上位的趋势已经到来。2008年,当民联三党挫败国阵的执政优势时,评论界爽不自禁喊话,大马正朝着多元种族的路向挺进,想像并描绘那令人振奋的荣景。

但是,这类凿凿之论只能抚慰华社的虚荣感,而它是否会美梦成真还是一个大问号,尤其这是白日梦。不论是巫统、公正党或伊斯兰党,"马来人的马来西亚"的种族观念所造就的主宰和特权一直挥之不去。华裔要当首相已被种族结构的多寡所决定,障碍重重。

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於去年7届公正党全国代表大会信誓旦旦将摈弃马来人主权Ketuanan Melayu,倡导人民至上观念。但这种政策,在以马来人占多数的公正党未必就能一呼百应,反之,马来人至上主义已根深蒂固。即使把马来人主权或特权置之高阁视而无睹,它随时会在煽情之下重新回到高昂的情绪当中,成为政客挥霍的筹码。

三苏依斯干达挑战巫统虽表明只是"试探"性质,但骨子里种族主义的倾向绝难自圆其说。他扬言,宪法保障只有马来人可以成为大马首相,不只对马来人,甚至对全马人民而言,都是一项公平的举动。此事在大马并不新鲜,因为几乎所有州属都设下条件,州政府首领一定要马来人。

当三苏以试探性质向巫统作出挑战时所补充的"内容",在在反映公正党的新生代并不以党主席旺阿兹莎的理念为马首是瞻。作为民联之首的安华为三苏的言论降温时,虽然表明这并非该党的立场,而是公青团制敌策略,但这项阴魂万不散的重大课题,却没有植入民联政纲橙皮书之中,以鲜明的立场向选民宣示。

伊斯兰党坚决要在吉兰丹州施行伊斯兰断肢刑法,民主行动党被指助长这种影响华社宗教文化生活的政策。林冠英声称它没有胪列在橙皮书之内,并不是三党的"共识",但是,发扬马来人至上主义如果也不是达致的共识,那么,阿兹沙的"人民至上"主张,为何不写入橙皮书中?

林冠英选择沉默,不向公正党呛声,也就等同哑忍,拿不出什么态度来。法国作家雨果说,"即使是一个智慧的地狱,也比一个愚昧的天堂好些。",民联雄心壮志要击垮国阵,期许多元种族圆融、中庸的政策如果没有大刀阔斧有所定断,看来也只是天堂中的愚昧。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11-2011 

28 November 2011

九州无处不焚香


祭祀焚香开始於中国汉代,距今已近2200历史。这种沟通阴阳两界的"媒介"最早由印度佛教的传入而开始,那时叫"西域香"。

秦汉以前,大型祭祀天地神灵活动多采用的是"燔柴"礼以点燃树枝柴草升起浓烟来祭告天神和祖先称为"柴望"或"烟 祀"。后来西域香就成了家家户户,善男信女的祷告工具。

人们的信仰中,神灵、先祖居于不可及,浩渺的太空。只有飘逸的袅袅升腾飘飘远上的烟云,可以直达天庭。因此,焚香的顶礼膜拜祝愿祈福表达自己对神灵敬畏、对祖先感恩及祈祷获得庇佑保护。

南北朝时期,佛教盛行,道教大有发展两教信众均崇尚焚香祭祀,焚香普及程度形成"九州无处不焚香"的风尚。

最近,有两家公司出其不意注册了棒香和塔香的专利版权,可真是独占鳌头"抢头香"。此举的结果就是,普遍用以祭拜的香在"知识产权"下,生产商必须受到斟酌缴交版权费,如不屈服,可能会面对侵权的起诉。如果要缴版权费,许多零零星星的香产商就会面对困境。

神佛之香已有二千年历史,这个时候突然杀出专利版权这档事,神佛也惊徨。因为特定的发明、创造商品在一定期限内依法享有专用专利权。但国贸消部的专利注册部门也许脑里缺根筋,才会发出专利权。不,也许官员对宗教的认识一片空白,他们还不知道有焚香,只知道有蚊香。

设若人们可以占据古代的发明,使它变为现今的专利,那么,日常用品如牙刷、筷子、钥匙、碗碟、茶壶杯子、鞋、衣服、领带等等少说都有数千项,谁够狠够快,一经注册,就可以对专利权坐享其成。而如果这奇思妙想成真,广州话说,打断脚也无愁忧,吃几代也吃不完。

不久前,台湾就有"未经授权播放阿弥陀佛等佛经版权费的争执。殡葬业者常播放佛经音乐给往生者超渡。有关公司要收取约400令吉的版权费,业者无奈,一怒之下停播,不给死人听,除非家属另付费。如此没有佛心佛性证明一件事,金钱才是人们共同的信仰。

棒香、塔香被强行注册为专利,就是见钱眼开的痴迷信仰。此例一开,膜拜佛道的通灵媒介如金刚经、心经、大悲咒、金银纸烛、冥纸等等都可有专利可言。最近,甚至有人面不改容,声称拥有iphone在阴府的销售权。足见谁敢见神杀神、见鬼杀鬼,谁就可以从无本的文化遗产中捞得盘满钵满,好过去打劫。

在今时的环保意识下,都劝请信众少焚少烧,以免造成空气污染。古代兴盛"烧高香",认为焚香越粗越高,越能显示虔诚,而且神通的功能也越大,这种想法如今己被淘汰。不过,烧高香也许它的灵通不在道观神庙,而在国内贸消部,因为那里有专利灵符。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11-2011

27 November 2011

人和猪的区别就是----


  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

 
人生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

 
长寿秘诀——保持呼吸,不要断气。

 
因为以前太掏心掏肺了,所以搞得现在没心没肺。

 亲爱的,你可得一定要相信我啊,我连坐船都头晕,更何况是脚踏两只船呢?

 
距离产生的不是美,而是第三者。

 
请不要叫我宅男,请叫我闭家锁(毕卡索);请不要叫我宅女,请叫我居里夫人。

 
我喝水只喝纯净水,牛奶只喝纯牛奶,所以我很单纯......

 
男人的双手不是用来洗衣服的,而是用来拥抱女人的。

 
人人都说我很听话,其实我只听自己的话

 
人和猪的区别就是: 猪一直是猪,而人有时却不是人!

 
五毛和五毛是最幸福的,因为他们凑成了一块。

 
或许有一天,当你披上婚纱的时候,我已披上了袈裟。

 
刷牙是一件悲喜交加的事情,因为一手拿着杯具(悲剧),一手拿着洗具(喜剧)

 
原来,爱情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我记得,你忘了。

 
所谓情话,就是说了一些连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却希望对方相信。

(转贴共享)

26 November 2011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爱情?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爱情?

佛祖说:我请你穿越这片稻田,去摘一株最大最金黄的麦穗回来,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
于是悟空去做了。许久之后,他却空着手回 来了。
佛祖问他怎么空手回来了?
悟空说道:当我走在田间的时候,曾看到过几株特别大特别灿烂的麦穗,可是,我总想着前面也许会有更大更好的,于是没有摘;但是,我继续走的时候,看到的麦穗,总觉得还不如先前看到的好,所以我最后什么都没有摘到。
佛祖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爱情。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婚姻?

佛祖说:我请你穿越这片树林,去砍一棵最粗最结实的树回来放在屋子里做圣诞树,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砍一次。
于是悟空去做了,许久之后,他带了一棵并不算最高大粗壮却也不算赖的树回来了。
佛祖问他怎么只砍了这样一棵树回来?
悟空说道:当我穿越树林的时候,看到过几棵非常好的树,这次,我吸取了上次摘麦穗的教训,看到这棵树还不错,就选它了,我怕我不选它,就又会错过了砍树的机会而空手而归,尽管它并不算我碰见的最棒的一棵。
这时,佛祖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婚姻。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幸福?

佛祖说:我请你穿越这片田野,去摘一朵最美丽的花,但是有个规则:你不能走回头路,而且你只能摘一次。
于是悟空去做了。许久之后,他捧着一朵比较美丽的花回来了。
佛祖问他:这就是最美丽的花了?
悟空说道:当我穿越田野的时候,我看到了许多美丽的花,我就摘下了它,并认定了它是最美丽的,而且,当我后来又看见很多美丽的花的时候,我依然坚持着我这朵最美的信念而不动摇。所以我把最美丽的花摘回来 了。
这时,佛祖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幸福。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外遇?

佛祖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可以来回走,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
悟空又充满信心地出去。
两个小时之后,他精神抖擞地带回了一支颜色艳丽但稍稍萎掉的花。
佛祖问他:这就是最好的花吗?
悟空回答道:我找了两个小时,发觉这是最盛开最美丽的花,但我采下带回来的路上,它就逐渐枯萎下来。
这时,佛祖告诉他:那就是外遇。

悟空问佛祖:什么是生活?

佛祖还是叫他到树林走一次。可以来回走,在途中要取一支最好看的花。
悟空有了以前的教训,又充满信心地出去。
过了三天三夜,他也没有回来。
佛祖只好走进树林里找他,最后发现悟空已在树林里安营扎寨。
佛祖问他:你找着最好看的花了吗?
悟空指着边上的一朵花说:这就是最好看的花。
佛祖问:为什么不把它带出去呢?
悟空回答道:我如果把它摘下来,它马上就枯萎。 使我不摘它,它也迟早会枯。所以我就在它还盛开的时候,住在它旁边上。等它凋 谢的时候,再找下一朵。这已经是我找着的第二朵最好看的花了。
这时,佛祖告诉他:你已经懂得生活的真谛了。




(转贴共享)

25 November 2011

牛养人60年计划


说得贴近事实而又容易理解一点,国家养牛中心离轨脱序的营运方式,也可以解释为"牛养人"中心,因为人靠牛过着好日子。

国家养牛中心的经营存在匪夷所思的弊端,是由稽查司揭露的。由於报告中评为"乱七八糟",公正党打蛇随棍上,对这家公司抽丝剥茧,之后就让人当作香肠一截一截地切,细细嚼味。

养牛还没成功,这家公司就动用政府贷款购置两个豪华公寓单位,1380万令吉。公司的营业范围、性质和章程,左看右看都说不上理由为什么要搞房产,假如购买农地或是与牛的业务有关连,那还说得过去。这样的内情抖出来之后,就注定要受到挞伐。

从一开始,妇女、家庭及社区发展部长莎丽扎的丈夫沙列获得颁赠这份2亿5000低息贷款的计划就是朋党的利益输送的开始,以牛之名照顾人的需索。
合约的"精彩"令人惊讶,政府提供养牛中心1300万令吉的奖掖,同时也以2%低息贷款2亿5000万令吉予中心。1300万令吉的奖掖已经有50%到位,而2亿5000万令吉低息贷款则还有6900万令吉还未到手。

根据贷款协议,养牛中心须以17年时间摊还本金只有在政府完全发完2亿5000万令吉的低息贷款后,养牛中心才需要开始摊还款项。换句话说,政府若还有1令吉的贷款没有发放,也就不必摊还。

原本,2007年养牛之后,设定2010年达到牛肉产品40%自供量的目标,但还是原地摸索门路,没什么进展。养牛其实也是买牛,从婆罗门买进肉牛每头价值4500令吉,因为这种牛的重量是吉打与吉兰丹肉牛的两倍。而本地肉牛价值2500令吉却没有经济效益。

养牛中心虽然财雄势大,但养6个月大的牛,不过像吉打与吉兰丹4岁肉牛般大,只会吃,不会增肥。因此,养牛中心在开始阶段,从澳洲进口肉牛;未来计划与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及联邦土地统一及復兴局(FELCRA)合作,在本地繁殖这种高素质的婆罗门牛(Brahman)。

养牛中心的高层,耗费827579令吉到澳洲取经,但养牛技术则一无所有。当前,也看不到澳洲和纽西兰专家进入这中心给予必要的传授和管理。

莎丽扎的丈夫沙列披露,这项养牛中心计划的合约长达30年,一旦到期后可再更新30年。这种世袭的家族事业,当然可以高枕无忧,所以,沙列慢条斯理说:"我想,我们在60年内就能成功(在本地繁殖高素质的肉牛)。",养牛要放眼60年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也只有沙列才说得出口。

虽然四面楚歌,但莎丽扎还是有人试图替她尴尬的处境解围,包括副首相慕尤汀力挺她无需引咎辞职;农业部长奥马大言不惭,认为她的丈夫凭实力获得合约,有何不可?巫青团长凯里对这个备受争议的计划,准备与公正党策略局主任拉菲兹展开一场辩论。

国阵政府从不忌讳利益冲突、假公济私。一旦遭揭发,总是堂而皇之认为政府高官的皇亲国戚都是靠自己的生意本领商业致富。似乎在说,只要与高官有亲属关系,个个都浑然天成长袖善舞,不靠政府不靠党。

这类例子从前首相敦马、前马华总会长林良实等人的儿女在商场叱咤风云看出端倪。人们总是疑惑,如果没有官场环环相扣的庇佑,这些人能单枪匹马创业吗?

养牛中心把牛送给同僚搞政治活动、拿钱到麦加朝圣、卖牛给本身的餐馆有折扣、利用贷款在新加坡开设公司等等,这些猫腻手段,都是用牛这一个字去喂养利益相关的人士。到底要养多久,就看国阵政权能撑多久。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5-11-2011

24 November 2011

黑祸


非洲尼日利亚黑人俨然成为亚洲最活跃的跨国贩毒先锋。在大马,这些人分别以学生或游客身份入境,用种种新颖的手法夹带冰毒、可卡因、海洛英和大麻供应予本地贩毒集团;也从大马招揽毒驴贩运毒品到其他国家。

虽然这种日益猖獗的现象已导致大马成为恶名远播的贩运毒品的转站,但当局矢口否认还没严重到那个地步。从近期不断在机场截获的毒品数量看来的上升趋势,黑祸逐渐形成。然而那只是冰山一角,许多逃过检查的毒品都顺利流传到市场中,除了满足固有毒市需求,也侵蚀新一代坠入毒海的荼害,特别是冰毒。

就像中国、越南、泰国、缅甸等国的捞女占据了大马情色市场一样,尼日利亚黑人也在贩运毒品领域占了一席重地。那些文化水平较高的,经过在尼日利亚骗术学院培训之后就利用网络展开爱情欺骗,用甜言蜜语掳获寂寞女性的芳心,以种种藉口敛财。至今有海内外七百余宗案例,共二千余万的款项落入他们袋中,而羞於报案难计其数。收手后,他们之中,有的返回尼国开设酒店或从事其他生意;有的不断"研发"新的技巧,继续向女性的钱包侵略。

非洲黑人一度在吉隆坡各个角落盘踞,自成党伙喝酒闹事而成为市民的忧患。这些体格普遍硕壮的黑人熟悉本地的环境后,自2007年便深入毒品市场,去年有50毒贩落网,单在今年截至10月就有127人运毒失手,主要是执法当局对尼日利亚来客另眼相看,加紧搜查而建下的功绩。

但是,漏网之鱼仍然在多数,使到他们有恃无恐。设若运毒闯关的成功率低微,他们早物色其他国家干案,可见得他们对社会治安的威胁潜伏着莫大危机。此外,伊朗人毒贩也於近期纷纷登陆大马。

自从我国对建立本区域教育中心兴致勃勃之后,犯罪份子利用前来求学的学生身份落脚。尼日利亚黑人以在藉学生身份进出我国,再与游客身份的同乡里应外合,建立毒品生意的关系网。

本地私人大专,有的不按照章规专门招揽外国学生,只要收足学费就不理会学生上不上课,这种做法无异提供了犯罪的温床。教育部也不怎么关心这种机制出现的漏洞,只求外籍学生人数的激增,以这个数据来炫耀本国教育发展的成就。

这种畸形发展应可以纠正,如果强制校方必须按时报备学生的缺席情况,也许警方能按图索骥、严加监控下摸清他们的底细,进一步把这些问题学生驱逐出境,防制他们从事犯罪活动。

在现有国际法下,我们当然无法强施严禁某些国家的人民入境,即使非洲黑人败坏社会治安有迹可寻,但也不能一竹竿打全船人对黑人有所禁制,以免构成人权歧视及外交关系的紧张,但是,我国的法律或招生的条规若严谨执行得当,就能合情合理合法箝制别有居心的外国学生以逗留我国的利便从事非法活动。遗憾的是,政府部门都各行其是,对治安威胁事不关己已不劳心,从而纵容了一部份不良外国人在大马肆无忌禅,为所欲为,黑祸横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1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