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October 2011

郭素沁VS魏家祥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最近犯了低级的辨识错误 ,利用卡斯特菲尔淡小和竞智华小在蒲种申请同一块校地上挑拨离间,由於最终淡小校地没着落而想替淡小强出头,在未查明底细下,郭素沁剑指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偏帮竞智,结果自已却连连中招。

在最初阶段,郭素沁还认为竞智华小横刀夺爱,道义上应归还曾申请同一地段在先的卡斯特菲尔淡小,一时之间,让人以为竞智华小不仁不义,而魏家祥必须负起"罪责"。

由於郭素沁高姿态鞑伐分配校地有蹊跷之嫌,魏家祥直指这种缺乏事据的草率结论,将错误引导印裔社会对华社的憎恨情绪,以为华小欺压淡小。

在政治圈内,魏家祥强闻博记向来令人不敢小觑,他对郭素沁的言论咄咄进逼,立即回应得清清楚楚。原来,原本在彭亨文冬的竞智华小因学生来源短缺,早在2006年决定迁校。在2008年物色到蒲种校地,同年也获得当时的教长希山慕丁批准申请迁校,以及在201174日获得副首相兼教长慕尤丁批准迁至这块校地。

卡斯特菲尔淡小却是在迟至2009年才提出申请。该校向县属土地官申请上述校地其实是误入官府找错对象,因为有关校地归属中央土地与矿务局,早在1999年已办妥手续,拥有权属于联邦政府。

卡斯特菲尔淡小校方向雪州地方政府申请校地,自然搞错了申请对象。即使延至2009才向教育局申请也已经棋差一着,因为竞智已按照手续把校地拿到手。因此,郭素沁最早讲"抢校地"的对立性课题并不存在,但她燃烧这把火,显然是为争取印裔选票着想。而她处於舆论劣势后的一周,才否认讲过两校抢地的话题。

郭素心自知理亏后,转了口风,大仁大义说,竞智得地而建后,应站在"维护各族母语教育的立场上,为卡斯菲淡小迁校问题向教育部请命,让有关淡小能获得校地而顺利迁校。",在凄苦的同一屋檐下,郭素沁竟然要求竞智帮助淡小迁校,等於向和尚借梳子。而郭素沁忘了雪州是民联执政,她身为高级行政议员大可要求州政府拨地。也许她讲这话的时候以为是在国会扮演反对党角色,思绪混乱了。

竞智华小董事长吳瑞彪说,该校学生人数仅剩下3名,其中一名巫裔学生在今年11月毕业,明年就只剩下2名目前就读四年級的印裔学生。一旦這兩名学生於2013年毕业後,在沒有学生就读的情況下自动关閉。因此,建校委员会正筹策明年1月後進行招标和动土,明年八、九月就可以開始招生。

从这个事件上,人们可以领会到,当朝野议员为民生请命时,心里总是寻索着政敌的软肋下手,根本没有兴趣对各方求助者的问题真正关怀查明真相,对症下药。只要能见缝插针,先下手为强,取得宣传效果正是政客的本色,至於事态的是非对错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过后再找藉口自圆其说,反正讲话不必本钱。

郭素沁对垒魏家祥的口水战,就是当前朝野政党经常闹得没完没了的典型例子。不幸的是,郭素沁高估本身的判断,低估了魏家祥这强劲的对手,栽了筋斗。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5-10-2011

5 comments:

司空不见惯 said...

呵呵,老姨也学了nene的机灵诈见风转舵打悲情牌咧!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Mark said...

Looks like Teresa Kok and Lim Guan Eng have the similar character.

DAP will do anything to gain Indian vote in Puchong coz they know Chinese vote will stay on and won't run away no matter what mistake done by DAP.

Teresa Kok never think about those Puchong child wake up at 5am and travel 20km to Serdang to get Chinese education ???? She still want to create problems to Chinese school.

Puchong People - lets get Teresa Kok out of Puchong in coming general election.

yeo said...

Dear Mark,

I had been cheated by BN for more than 30 years,
You want me to go back to BN? Wait for another 20 years!

oic said...

Mark,use ur brain to think why children in Puchong have to travel all the way to Serdang early in the morn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