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October 2011

强制性感恩

槟城人务实,既不嫌钱腥,也不自鸣清高骂臭铜味。所以,对槟城民联政府发放以各种名目设立的100令吉分红都不亦乐乎。

308上台后,以行动党主导的州政府,首席部长林冠英就不断钻研这种恩泽以塑造明君形象;前后有乐龄人士回馈金、单亲妈妈、残疾人士援助金、宝贝计划、以及最新出炉的"真善美"预算案,计划再给一年级、四年级、中一及中四学生100令吉添购校服和文具。

这种营造爱心社会的善举,就不得不清算许子根掌权时期,不懂得收买人心来巩固政权。林冠英不假手於人,亲自到选区派发这100块钱,充份体现了"仁政",而林冠英似乎把派钱当作个人政治秀和政治筹码,派钱仪式都亲力亲为,不让党内其他人沾光。不过,很少人去追究如此大方撒钱的来处,槟州明年财政预算案高达7亿52528973令吉,预计赤字2亿1371万令吉。

如此衍算,林冠英的慷慨是用赤字堆砌的,虽然派发100令吉只是赤字的一部份,但是,除非还撑得住阔绰,否则最终还是要槟城人缴纳各类税务来买单。中国人对官场和社会百态达致这样的结论:别人请喝的酒最香醇,公家的钱最好花。林冠英深谙其中精髓,用公家的钱,智慧比许子根高。

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基於经济不景或财库盈余发过回馈金,让人民缓一缓生活压力。国阵政府在槟城州政府派钱之后,也许担心广东人所说的"执输惨过败家",首相纳吉在明年度预算案中,对收入少过三千令吉家庭发放500令吉援助金,给大专生派发200令吉购书券,也派钱给各源流学校的学生100令吉。

不过,同样是派钱拢络民心,民联共主安华就批评政府发放援助金不实际,不治本。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批评政府派糖果,还表示担 心糖派多了进而加重人民的负担。如果林冠英在槟城可以派钱造福民众,为何他们要以双重标准来阻截中央政府给予更大阶层的人民从中受惠?何况是,受益者也包括槟城人民。

派钱如果与选举有关,民联实在没有资格批评国阵有贿选之嫌,双方都存有这方面的隐议程,只是五十步笑百步。槟城人民在上述回馈金、援助金的名堂下领取100块钱是有条件的,他们必须向民联国州议员登记为选民才符合资格。

大选投票选出代议士是国民的义务,但却不是强制性。要领援助金必须注册为选民是间接性的强制,利用这道程序使受惠者感恩戴德,也就是铺陈选举的优势,让选民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左右他们的投票取向。过去,国阵一些领袖对华社选民不懂感恩啧有烦言,在野党狠批那些大选期间的拨款是纳税人的钱,何需感恩?如今乐龄人士或弱势群体拿100令吉却要登记为选民不可,这种小恩小惠就成为变相的强制性感恩。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10-2011

21 comments:

tanglk said...

我不知道你懂不懂的看賬目。
財务的管理除了看一年的盈亏,还要看債务的比率,这是每個財經評論人/會計師都懂的。

2010年檳城的預算案是亏的,但真正的成績却是賺的。如果在能力內拨款是好事,但不是靠借錢來充面子。

京城浪子 said...

"槟州明年财政预算案高达7亿5千252万8千973令吉,预计赤字2亿1千371万令吉。"

网主讲的是赤字,不是看賬目,你全都看了?不要硬硬扯到适合你口味的问题。就事论事吧。

tanglk said...

何謂赤色?这個字是从英文里借來的。
就是賬目里的亏。在預算案里,我們也用賬目的字眼。預算案和真正的結果是不一样的,很多經济學家怀疑納吉的預算案,因为到最后的亏可能更多,同样的事在2010发生了。

同样的,檳城的預算案是亏,但結果是賺,主要是在預算里做了最保守的估計,在执行时,謹慎處理開銷。这是稽查报告写的。

公共領域賬目Public Sector Accounting 里的亏与商业是不一样的。所以很多經济學家都不大在意一年的盈亏,更在意的是Debt/GDP 的比率。
檳城的債务比率和中央的債务比率差得远了!

其他方面我可能比不上网主,但我的本科是金融/會計,在这行都十多年了。

林五都 said...

不必浪费口舌劝这‘老而不’了!它只见钱写狗主要看的东西。那怕是无中生有。
自称资深报人。老来竟落的如此无耻!贬为抢手!
这就是马华常提的以华制华!政敌不说,凡不爽老蔡的,那怕是同志,照样自剁。看看它写老翁,老廖就知晓!
哈哈哈哈!资深报人!

打抱不平 said...

林五都,
看你为了行动党人身攻讦网主,那就用邱光耀那句话由你独享:+家铲!
诅咒别人之后又给人诅咒,滋味如何?

张真人 said...

林前辈,

这些民联小卒尽是混淆是非之徒,
永是他们自吹自擂,不容他人拨乱反正。

这些魑魅魍魉,杀之为快。

陳不平 said...

雪州成功扭转赤字拥亿元盈余
槟城表现续亮眼逾5亿元盈余
25-10-2011 14:47
2010年国家稽查报告!2010年国家稽查报告指出,民联雪州政府在2010年的储备金达到15亿8688万令吉,较2009年增加了2亿6691万令吉,而雪州整体的财政情况也处于满意水平。

报告说,虽然雪州政府在去年的收入减少了1亿9236万令吉(10.0%),不过 ,拖欠收入也同样下降了9987万令吉(16.6%)。

雪州政府在2010也转亏为营,取得1亿2424万令吉的盈余,而2009年雪州的赤字则为6596万令吉。

不过,国家稽查报告也指出,雪州政府所做出的5年长期投资回酬率有欠理想,与高达3亿7655万令吉的总投资额相较,州政府在去年只取得589万令吉(1.6%)的股息。

截至2010年12月31日,雪州政府的债务增加了1838万令吉(2.9%),而未偿还贷款也增加了2068万令吉。

报告指出,雪州在公共债务的偿还方面表现卓越,因为雪州的拖欠的公共债务下降了5891万令吉,而债务欠款也下降了1亿7347万令吉。

国家稽查报告促请雪州政府继续奉行节俭的花费方式,同时更努力的收回被拖欠的贷款,而州政府也应该对州政府的子公司采取适当行动,确保投资可以取得更高的回酬。

林放先生,看清楚一点吧!是非颠倒,会贻笑大方的:

槟州财政表现较2009年更好
另一方面,同是民联州属的槟州也延续了去年的良好势头,该州无论在州储备金丶收入及债务管理方面,都取得比2009年更好的表现。

与2009年相较,槟州的储备金增加了2928万令吉,达到11亿3117万令吉,同时也取得5亿7249万令吉的盈余,较前年增加了3354万令吉。

此外,槟州政府在去年所收到税收增加了3419万令吉,从2009年的3亿7651万令吉,增至去年的4亿170万令吉。

陳不平 said...

在国阵冶理下的中央政权,国债节节上升:

1997年:负债900亿令吉。

2004年:负债2420亿令吉。

2009年:负债3630亿令吉。

2011年:负债4372亿令吉。

民联執政槟州的负债迅速减低:

2008年:负债6亿3013万令吉(刚接手槟州执政权。

2011年:负债2966万令吉。

数字会说话,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要改变就要像槟州人民一样的勇敢,換掉腐敗的濫政权,自然会有一番新气象。

王政 said...

永远不接受事实,只会不可理喻的胡说八道。

林冠英的徒子徒孙,可真是青出于蓝啊。

民联战士 said...

我支持民联,但是,看到民联的水枪在这里乱射,就对素质问题有凝心。博主讲的是强制性感恩,为什么没有人敢挑战他的论点?因为他说出理由,结果颠倒这种理由的方式就是抹黑。
如果行动党有这种品种,民联会被人卑视的。同志们,自我检点吧。

安东尼老爷 said...

不要乱说话。
本老爷拿了两次民联政府发放的回馈金合共200大元 ,他们根本都没有叫老爷去登记选民的。

我们老百姓性不管政府派钱是有什么隐议程或是有目的,只要政府有给我们钱,我们人民就认为它是一个好政府就是。其他政治上的黑暗和斗争,就有他们处理吧!

卖华仔 said...

这些魑魅魍魉,杀之为快。

~~~~~~
别和影子打架,马华最大的敌人是巫统,马华敢向贪污腐败的巫统说一句pkhkc,下届大选如果不能赢超过40国议席,我切掉。

槟城老乡 said...

安东尼先生:

"此計劃只公開給其中一名家長登記為檳州選民的學生申請。"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24475?tid=1
谁乱说,还是看各报林冠英开出的条件。也许你已一早就登记,所以回馈金合共200大元袋袋平安,恭喜。我的父亲就必须登记,为了100元,不拿白不拿。

林小弟, said...

槟城老乡:

登记成为选民,是我们的责任,投不投民联是你家的权力,难道敬公民的权力也这么为难吗?

安东尼老爷 said...

林冠英是不是一个很有心机的政治人物,槟城人民自有判断,他是不是把派钱当作个人政治秀和政治筹码,我们槟城人民也会看的。
林放每次数落冠英,你和他的恩怨,这我们就不知道了。
总而言之,在槟城,林冠英广受多数人民的爱戴和信任是铁一般的事实。不信的话,在街上,随便找一个路人问问看。
不过林放先生是有权对林冠英投不信任票的。

安东尼老爷 said...

要是你还不相信林冠英真的是受广大市民拥护和爱戴的花,有一个槟城闻人叫陈国平的,你可以试试问他看。
林冠英治理的槟州政府不贪污,所以有余钱派给乐龄人士回馈金、单亲妈妈、残疾人士援助金、宝贝计划、以及"真善美"预算案。我们应该支持他才对。

安东尼老爷 said...

槟城老乡,
你好。登记名字是手续,不然政府怎样寄通知信给你领钱呢。本老爷当然有去登记名字的。但是民联的州议员都没有叫我去选他们呀 !
要是大选来了,我的心情好,我的一票会投给国阵的。林冠英也不会在乎我这一票的。你说是吗?

Ace said...

对人民好不是当政者的“根”“本”工作吗?只要做得得当,就无任欢迎. 就拿“津贴”来讲好了,如果说减少津贴是为了减少国家赤字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如果减少津贴是为了填补贪官贪婪结果的补贴的话,那我宁愿支持增加津贴,起码钱可以用在人民身上,你看年年稽查报告就好笑了。试问天下,那有人会连续被同一块石头绊倒过?而且还是屡试不爽的.

聪明的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智慧的人知道什么事该说,什么事不该说,这篇文章写得比较幼稚,就好像小朋友争吵说“你又说不要吃糖果的,吃了会烂牙,你现在不是自己也买来吃吗?”

我最记得当年308过后的豆蔻村事件,林冠英不是有要求当政者大人物出手帮忙印裔同胞吗?那知那个大人物回应一句话,到现在我还历历在目,“这是你家的事情,关我什么事?”我虽然不是槟城人,但是我还是看不过眼.

所以这篇文章,纯粹为来临大选而“作"的,可惜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也,太过明显了.

Caroll said...

林放算是相当有见地的一个报人,可惜最近攻击林冠英的文章也未免太过司马昭之心了吧?

老报人最怕不珍惜羽毛。

亚伯 said...

人最可怜的是什么事都不懂,却在胡言乱语。而可悲的是懂装不懂,却又在搬弄是非。而您林老前辈却是属于后者啊。。无语。。可悲。。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资深报人变成了资深鞋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