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October 2011

白蚁长出翅膀的时候


革命暴力推翻暴政   

政治革命永远循环在推翻一个政权之后,扛着正义崛起的政权也逐渐沉浸在旧政权的腐败之中最终被击垮,由新的势力取而代之。

中东"疯狗"、利比亚狂人卡达菲1969年以27岁之龄的上校身份发动政变,推翻了西方支持的伊德里斯王朝。铁腕统治42年的暴政终於在中东革命的火焰延烧下付出了死亡的代价。巴基斯坦谚语说:"白蚁长出翅膀飞扬跋扈的时候,它的死期也到了。"这翅膀,人民等得太久了。

从卡达菲父子横遭革命战士百般凌辱而枪毙看来,这种民主暴力已深植利比亚人内心深处。卡达菲被生擒时一脸徨恐,跟着被疯狂的战士们殴打得血溅满面,最终吃了子弹结束他狂莽的一生;而他的四子穆塔西姆被捕后喝最后一口水,抽完最后一根香烟,也同样就地处决。革命的暴力在这场摧毁暴政的战斗中分不出合法与非法。

战争中不杀降者和战俘向来是一项法则,但战争的残酷和动乱从来就不讲理性、文明;不讲民主、自由、道理;只讲杀敌的胜利和快感。

在暴力革命处在最高位置时,既使革命军屠杀亲卡达菲的战俘,也都变得正义凛然。虽然由美国主导的这场内战或许会与过渡政府走一道民主程序彻查卡达菲的死因,但是,以卡魔杀人如麻的罪行,利比亚人的狂欢正宣示着对卡达菲死有余辜的亢奋情绪,杀之以后快。

持续多月的内战的唯一的结论仅是善战胜恶,民主打倒暴政,大有墨子所言:"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的气慨。但是,奔上街头庆祝的民众也许过度陶醉在民主的梦幻中,近年来,由西方国家唆使和支配的革命,虽然壮烈,但开花未必结果。

2003年,伊拉克总统萨达姆的专制政权被推翻遭处决,伊拉克人民生活依然在水深火热之中。当年萨达姆遭吊死并没有换来民主和自由,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反叛和深痛恶绝使伊拉克民主进程裹足不前。

同样的,利比亚内战导致人民分裂,那些抛头颅洒热血战死的家属开始从激情中缓过神来,审度得失。国内多个部落的派系对如何瓜分政权虎视眈眈,可能激起另一连绵战斗,自相残杀一触即发。而卡达菲残余势力如果没有受到宽容和安抚,是否会在走投无路之下负隅顽抗,还是一条麻烦的手尾。

利比亚不会随着卡达菲之死而在短期内看见民主的曙光,前路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和障碍。毕竞,卡魔42年的霸权瓦解,要重新建构另一个政治体系使到人民去适应,短期内难以一蹴而就。反之,昏了头的革命战士如何收编还是一大问题,假如过渡政府委员会没有足够的威信让各个部落达致共识,携手共同组织新政府,那么,当前短暂的欢乐,又将被动乱四起所淹没,杀掉一头猛虎,引来狼群的争夺。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10-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