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October 2011

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


林连玉魂飞魄散       

历史往往是由斗争的血泪写下来。华文教育排除歧视挤兑,挣扎求存而能发展到今日的规模,都是由祖辈先贤凭藉坚毅的意志,使华教得以延续传承,造福华裔子弟。

在历史长河中,许多无名英雄在每个时代的激情岁月,用本身的能力为母语教育做出贡献都已淹没在新一代的记忆中。董总最近发思古之幽情,首度举办华教先贤节,计划搜集这些草根英雄的足迹编成史册,并建纪念碑表彰这人数难以估计的先贤,其用意可褒可贬。

董总对华教先贤份迟来的"恩典",强调华教的成就绝对不是一两个人的功劳,因此把名望惠泽更多人。而所谓的"一两个人",显然是指不应过度表彰林连玉,而应重塑历史观,追溯更多的华教斗士的功绩。如此衍算,近几十年来董教总作古的领导人或现时健在的,百年之后都能进入"先贤祠"。

一个国家、社会团体要立碑造铜像纪念有才德的先贤,主要是他的斗争和牺牲对群众的感召力量发挥了影响力,生前是精神领袖,死后就奉为灵魂人物。林连玉於1961年因极力反对《达立报告书》强迫华文中学改制而与政府对着干,遭政府褫夺公民权并吊销教师注册证,华社对华教的危亡意识因林连玉的悲情而生抗争的激情。

这道伤痛的烙印,在林连玉逝世之后,由教总联合15个华团於1985年成立林连玉基金会,继续推广华教的事业和精神,当年,董总也积极参与其盛。

为了使华教斗争突出代表性人物,林连玉毫无疑义被供奉为"族魂",墓碑的题字由已故教总主席沈慕羽挥毫。每年举行1218日公祭列为华教节,以示敬仰,这是当年华教组织达致的共识。自1988年至今,基金会设立的林连玉精神奖分别颁发给63个别人和团体,除表彰他们的贡献,也期冀这种活动能激励华社的热诚和醒觉,使华教的传承才不会断层。

不过,近年来,董总主席叶新田和林连玉基金会主席杜乾焕貌合神离,不甚咬弦,导致华教在一样的天空下,因为领袖和派系的分野使天空变得阴沉。

假使没有暗中倾轧、离心离德的现象,类如董总的"华教先贤节"就不会另起炉灶与华教节有分庭抗礼的势头。华社中人都可合理地怀疑,董总没有主动建议先贤节融入华教节这个活动,似乎想在领导华教的运动中,以这旗帜与林连玉基金的华教节比试高强低弱。因为号称"华教先贤节"比起华教节多了"先贤"两个字,无形中就扩张了更大层面,吸引华团的关注和参与。

因此,拔起萝卜带出泥,双方拥"节"自重,这对峙的情势也显露彼此时时在"过节"。值得疑虑的是,这类运动的力量此消彼长,一旦华教节逐渐被边缘化,族魂林连玉就会在当下人事纠纷中"魂飞魄散"。

假如这种缠斗再发扬光大,日后还可巧立名目,弄个"华教功德节"、"华教贡献节"、"华教英烈节"、"华教斗士节"或"华教捐献节"之类的,更能体现当今领导层的英明神武,不遗余力贴近群众,赢得欢心。

花城客在星洲日报言路版发表《华教伟人与草根英雄》一文中说:"我们宁愿相信,董总不是因为组织人事上的问题和领袖之间的磨擦,才衍生筹办先贤节的概念,也不是因为山头主义作祟,多办一项性质上接近的活动----"。花城客也因此点出:"至于华教节,还是先贤节,到底哪个更具代表性?华社当然不希望看到,事态的最终演变,是一个闹分裂的局面;那时是先贤难堪,华教界的不幸。"

回归现实,董总与林连玉基金会的主要领导人虽然硬撑着文化素养不出恶言,对彼此意识形态的矛盾和积怨极尽掩饰,但这种场景看在热心华教者眼里,却有碍观瞻,十分无奈。何时能化解恩怨回到从前,各有关方面,心里确实没有底。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0-2011

3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华人看不懂中文才叫人沉重。其他的事我们别管太多就是。

Sky Leong said...

華夏民族從五千年前的自我殘殺到現代社會的自我紛爭,在意識或形態上進化了不少,唯一不缺地是鬥爭精神。不管是華教,社團或是政黨...內鬥實屬正常現象。要摒除民族劣根性,從我們的小孩開始吧!

wesan michael said...

jordan retro
nike roshe run
yeezy
nike huarache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michael kors factory outlet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nike zoom
yeezy boost 350
jordan sh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