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October 2011

且让许子根为最后的尊严一拼死活


民政党穷途末路的窘境,要找翻身的机会困难重重。主要是民联行动党首长林冠英治理槟城取得民众的良好口碑,要夺回城池谈何容易。

民政党盘踞槟城,一直拥岛自重。一个政权在位太久,若不是腐败无能,就是与民情民愿脱节,渐行渐远。多数执掌政权者都不会自觉,总以为胜选是理所当然的事,直到选民作出审判,这时才悔恨莫及。

由於民政党把政治鸡旦放在槟城这个篮里,一破俱破,要在其他州属另起炉灶的机率几乎微乎其微,因为国阵其他成员党断不会仗义拱手让出一席之地让她安身立命,以免鸠占雀巢。即使来届大选交换安全选区,以民政党苟延残喘的威信,也会把白区变黑区。

许子根一味靠忍,像吃类固醇来延续政治生命。虽然受到国阵施舍,在中央当个首相署部长,但还是没有利用职权之便,带领整个党策划反攻,使党内士气日见萎靡不振。战败三年后,这位年少时天资聪颖的博士,却交不出政治智慧和策略扳回劣势。

近年来,许子根的生殖器成为嘲弄的目标,多数评论认为男人要硬起来,需要睾丸提供精子才能雄纠纠,而许子根缺乏的正是这两粒。槟城人甚至把他揶揄为最高档的榴连,因为没核的榴连好吃。

对许子根的酸淆不只在党外,就连妇女组主席陈莲花也发挥八婆本性,发飚力促他立即改变或在来届大选切莫参与竞选,以免他多年留给人的软弱印象,拖累整党的胜算。这种逼宫,等於把许子根视为负资产,要当垃圾扫掉。

不过,女人的善变,陈莲花发挥得淋漓尽致。不到24个小时,他又转了口风与许子根一笑泯恩仇似的握手言和,表示支持许子根的领导,否认她的逼宫言行。不过,陈莲花的拔根言举,在这次党大会再度挫折民政党奄奄一息的生命却是事实。

陈莲花尽可在言论上收拾许子根而赢得党员热烈掌声的高潮,但是,他对党主席缺乏信心,同样的,若她在大选上阵,选民对她有没有信心也是另一个问题,万一败选,就是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

许子根面对墙倒众人推的无情局面,看来只有首相纳吉才能勉强维护他的颜面。实际上,许子根政治生殖器被嘲笑缺陷无能,主要来自巫统某个区部的人马撕掉他的肖像,并且与他宣战。由於许子根没有为党和本身的尊严作出反击,反而忍辱偷生赴京当官,於此,他的形象就被定格。

纳吉信誓旦旦要重夺槟州政权,安抚华社的招数就是,巫统不会争着做这个传统上由华人出任首席部长的席位。但这项保证并不意味华社会雀跃,因为民联上台,由行动党林冠英当首长,同样是华人,对选民而言没有什么区别。

重点还是落在,纳吉促请民政党推出替代阵容来改变颓势,唯有注入新的元素活化生命力,民政党才能延续生命。国阵必须降低身段自认"低威",在这块政治领域推动槟城的两线制,使成员党有机会收复308的失地,以监督和制衡民联。

或许,这策略还能感召中间选民,因为上届大选,民联当选议员有的素质良莠不齐,国阵可凭此攻其软肋。执政三年余,民联州议员的底细,选民理应心中有数。

严以言之,许子根身为党魁,若不身先士卒参选,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反倒令民政党背着丧家之名顿失生气。许子根扬言准备为党"牺牲",这难得的哀兵悲壮之语除了可能自我阉割政途之余应让他出战,如果胜出,为党拿回那丁点尊严,败了,也死得明明白白,个人了无遗憾,也让国阵哀莫大於心死。


17 comments:

亚林 said...

唉,可怜的,
昨日黄花几许叹
飘零境界话子根

没法渡啦,既然大家都认为其人难望东山皆因软弱无能,又何必“硬”咬青山不放松呢?

Just call it a day when the general consensus deemed you as...A milksop will look the same by any other name!

黄士春在找林放 said...

http://newkopitiam.com/forum/viewtopic.php?t=14137&start=50

回应林放在星洲日报的“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

大家心里早就有底

--回应林放的“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

黄士春

林放日前在他的中国报江湖专栏中撒了一泡题为“董总金字招牌自己泼漆”的屎後,今天又溜到星洲日报副刊,以红字标题“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不读犹可,一读之后,就一直想吐,原来又是另一堆新粪。

没有人叫华教先贤太沉重,只有临老还要靠卖文度日的林放,在他的专栏叫华教先贤太沉重;文末还押上“作者为资深报人”的注脚,证明星洲日报的副刊编辑可能是新扎师兄,否则,怎么连林放也还要介绍?

读者不会因为林放在他文章的入口处标明“纯属主观”,就可以拍拍屁股溜掉,又继续赶去别报向董教总开炮,继续替人消灾。

一个被马来西亚第一大报编辑介绍为“资深报人”的林放,到底有没有看懂我在网络媒体《新咖啡店》(www.newkopitiam.com) 和我的部落格(www.sinyatat.com) 对他在中国报专栏的回应(“英文的Lim Fang (林放)也等于中文的“林连玉基金”)一文?如果还看得懂,怎么他还会继续神化林连玉? 歌颂骑劫林连玉的LLG公司?坚持一定要由作为个人的林连玉凌驾华教的整体代表董教总?董(教)总创办“华教先贤日”纪念和表扬包括林连玉在内的更多华教先贤,何错之有?它会淹没林连玉的贡献吗?林连玉的贡献,早就无可置疑,难道其他先贤的贡献就可以长期埋没吗?过去没有人做的事,难道现在就不能做吗?难道“LLG文化发展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之后,就不能再纪念和表扬其他曾为华教作出同样甚至超越林连玉贡献的所有华教先贤吗?为什么这样的善举也足以使到处泼漆泼粪的林放感到“太沉重”?除了有难的LLG公司 和被它骑劫的非法组织“林连玉基金”,以及被人驳得体无完肤的林放之外,找遍大街小巷,都没有人有林放的那种“太沉重”感觉,更何况是华教先贤的在天之灵?

林放还突出比较由LLG公司主办的“华教节”和由董(教)总创办的“华教先贤日”,这有什么好比的?一个是有由一家没有代表性的私人公司LLG公司主办,另一个则由华教整体代表机构董教总主办,怎么来比?正如一个是以雄厚资金控制四家华文媒体的张晓卿,另一个是一把年纪还要到处找专栏来卖字过日的林放,怎么来比?

林放还说,“何时能化解恩怨回归从前,各有关方面,心里确实没有底。”林放以为这就是他那篇“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的经典结尾。可见他的视野连普通读者都不如,任何一个看过我那篇‘“林连玉基金”应回归董教总’(见10月6日中国报及10月14日南洋商报及网络《新咖啡店》) 文稿的人,早都“有底”,而且是明确的“有底”;那就是:回归董教总。在这个大原则下,问题只剩下技术和细节的探讨。

我个人的看法是,LLG是一家公司,它的公司资产,包括以非法的“林连玉基金”名义捐回来的四百多万令吉,肯定还是LLG公司的,或者是在回归后改名的新公司的,并在公司法令下继续运作,但这家公司必须在董教总的大伞下运作,告诉各有各方面,告诉我们的民选政府,告诉全世界,董教总就是马来西亚唯一的华教代表总机构。如果LLG公司这批人重回正路后,能够因此重新赢回华社华教的信心,他们也可以出任日后董教总的领导人。因为,这是众人的事,一切都有充分的法律保障。

在结束本文之前,我想再重复我在’英文的Lim Fang (林放)也等于中文的“林连玉基金”’ 一文中说的:“在这里,希望特别提醒林放的是,两百年来,华人虽然在很多事务上分歧,但在华教问题上从来没有分裂过;这次的裂痕,就在非法的“林连玉基金”出现之后出现,而且裂口已越来越大”。因此,如果林放担心华教会分裂的话,LLG公司就是唯一的分裂源头。林放的下一篇专栏,应该是告诉我们LLG公司和非法的“林连玉基金”还要不要继续分裂华社华教。就此诚意拜托,“别叫华教先贤太沉重”。(18.10.2011) (wsc@sinyatat.com)

林连玉基金的同情者 said...

黄士春是谁?
他拿什么身份替董总喊打喊杀?

如果他与董总有关系,以他这篇牛lan这样长的留言,物以类聚,董总中人的品格和素质也给他拖累了。

黄士春做为文化人,有理讲理,不需人身攻击,不需在这里推销自已,也不需要当董总的太监,皇帝不急太监急。

如果有人同意你的意见而又改变主意,主要还是你这样泼妇,令人更肚懒董总而同情林连玉基金会给你们这批恶霸欺压。

文学青年 said...

黄士春曾是南洋商报的采访主任,也是法律文件翻译员,但语文能力有必要商榷。最近他针对林连玉基金会的课题,莫名奇妙用了"回应林放-------"的标题,而查阅林放的文章,却没有提到黄士春,如果他是董总或林连玉基金会的领导层的代表,那么,"回应"就有身份和针对对象。如果胡乱回应,就不符合用语。

不才在网站词语查阅回应的意思,纯粹好奇,并希望跟网友分享。

回应huíyìng
(1).回话,回答。《水浒传》第一回:“道童笑了一声,也不回应,又吹著铁笛。” 魏巍 《东方》第二部第十一章:“小鬼们喊了几句‘阿妈尼’,没有回应。”

(2).响应;应和。 邹韬奋 《大众生活社致北平全体学生一封信》:“我们正站在民族解放的文化战线上回应全国青年们的救亡斗争。” 萧红 《手》:“上早操的时候,那指挥的口笛振鸣得也远了,和窗外树丛中的人家起着回应。”
http://cidian.xpcha.com/d116f8xzun1.html

响应:回声相应,比喻用言语行动表示赞同、支持某种号召或倡议。http://cidian.eduu.com/detail/35648.html
http://www.input8.com/hycd/?id=12229

因此, 黄士春有必要研究中文的博大精深, 特别是他是翻译员出版不少书, 最基本的用词也弄不清楚,, 就会误导读者。谢谢分享。

陈启明 said...

黄士春果然就是屎蠢,连林放驾好车住洋楼都不懂还敢来这里撒野,说人家骗字为生,还真的马不知脸长。自己明明就是在做枪手工作,就说别人是枪手。

法律丛书卖不到,就来乱鸟人。只要有人答应买屎蠢的书,你要他写什么就什么。

整天在网上说到自己那么可怜,要卖书来养老。结果整天走去加影找董总主席希望把他的书拿来当课本或参考书,让他晚年有保障。

但是做前报人也要点骨气,不要为了自己晚年不保就说别人也跟你一样啦。
屎蠢!!!!

李荣得 said...

黄士春没钱用了啦,你不知道?何必跟破产人士计较,可怜一些人需要出卖良知来卖字为生。

林先生,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管他咯。这种小人!

当天他本来义务帮人家写稿,结果没钱时就逐字跟人家算钱,以为自己真的是寸字如金么?结果还敢上报纸说某某欠他稿费。其实是自己敲诈。

这种人连廉耻之心都没有的人,还有什么做不出啦!

真的是HKC CJB

安东尼老爷 said...

你们大家不要吵了,大家都是老人,这样争论不休是没有结果的。林放先生也懒得理你们。我们老人应该和气收场才对。毕竟时日无多了。
这里介绍各位浏览以下出众的部落客。
http://reject-bn.blogspot.com/
还有 http://reject-bn.blogspot.com/
没有了。

阿病 said...

各抒己见,有何不可?
黄士春也太霸道了!
林放何须计较?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对事不对人!!!!却记!却记!却记!

Sky Leong said...

槍手求的是一擊即中,這黃獵夫卻對錯文章射錯人。
上篇啦,唔該~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6700]buy accutane online[/url] - cheap accutane , 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2026 accutane online without prescription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055]accutane without prescription[/url] - accutane without prescription , 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4400 buy accutane online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1877]cheap generic accutane[/url] - buy cheap accutane , 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15430 buy accutane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4759]buy accutane[/url] - buy accutane , http://buyaccutaneorderpillsonline.com/#6925 generic accutane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onlinelasixone.com/#5348]generic lasix[/url] - cheap lasix , http://buyonlinelasixone.com/#6138 generic lasix

Anonymous said...

[url=http://buyonlinelasixone.com/#7444]cheap generic lasix[/url] - lasix no prescription , http://buyonlinelasixone.com/#16448 cheap lasix

Anonymous said...

[url=http://onlinecialisbest.com/#39112]cheap cialis[/url] | buy cialis online | http://onlinecialisbest.com/#20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