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October 2011

政治网络战不择手段

朝野政党为了随时到来的大选展开的网络战争日渐炽热。从网媒、部落格到面子书,政客及其宣传帮手从没休止地对政敌见缝插针,置对方於死地而后快。

多数的朝野政党的"代办"选择在面子书开辟战场,因为写博客耗费心机,浏览人数并不热闹。截至10月份,所知的共有至少8个政论群组在呼风唤雨。这8个群组的"会员"从1400人至13000人不等。许多面子书注册户会无端端被征召入会,那些深感本身的网页受到骚扰和污染的人大可按一个键离队,耳眼清静。要不然,几乎分分秒秒都有人上载音信,让你眼花缭乱,细读之下,朝野两方支持者相互驳斥,大多数时候离题胡扯,内容缺乏营养。

据观察,8个政论群组的面书写手,重复在8个群组上载图文. 之后,针对多个课题与人喋喋不休的专业论战者约5060人之众,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针锋相对。

有的人转载平面媒体的新闻与书友分享,有的摘录媒体的新闻要点单单打打,一方面推广本身的政见,同时也等着别人来争论,彼此吃饱等着消化,有的留言可多达三五百条之多,但都是那十来个人鸟来鸟去,有时候问候你的家族,不惜人身攻讦。

在群组中,批斗得比红卫兵更狠更烂的都有一个共同点,这些人若不是以猫狗鸟兽的照片代表自己,就是拿古代伟人的画像、卡通、漫画人物、以及其他东西等等代替本尊。基本上,在虚拟世界,你是跟动物和死人沟通。当然,朝野"代办"也会冒用美女相片与人交结后参与网战。但也有一些人用真实身份和照片与人过招,这类人通常都不敢那么嚣张。

308政治海啸,民联的崛起被视为当年善用了网络宣传,争取到年青选民的欢心。自此,被美国界定为除了海、陆、空战场之外,网络是第四战场便成为政党的战场。我们的面书网友个个都是言论斗士,为自由、民主叫战视死如归,不过,不少人言论上擦枪走火,踏入法律地雷还在自鸣得意。

最近,有人仿冒马华的信笺,用马青策略研究主任符策勤的名义签署一封《备战第13届全国大选指南》公函上载到面子书,信中指示马青部落客、社交网站等宣传的人员攻击民主行动党,无论如使用假名、假户口都要批评、针对、抹黑或辱骂,作为优先准则。当然,还有其他苦肉计的议题让马华面目可憎。

其中,行动党文宣组主任丘光耀受到点名,信函指"此人极可能在来届大选对我党选情造成极大冲击,党同志务必把丘氏列为重点讨伐的对象",横计竖算,如果要"重点讨伐"行动党,很多领袖都可成为目标,邱光耀在这封黑函中"红"了,因为这造假的信对邱光耀可真是情有独钟,极尽吹捧。

这封信在面子书上,两天之内至少由三十户口转载流传。很多人都骂马华使用肮脏手段卑鄙下流,但他们欠缺考量这封信的真伪,而内容传播可能涉及煽动、污蔑、诽谤、破坏名誉等罪必须负上刑事责任。

25岁巫裔男学院生因开玩笑,宣称可制造及抛掷汽油弹炸教堂,他在面子书留言构成煽动罪而遭提控,罪成可被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或入狱不超过1年,或两者兼施

时下,不少人肆无忌禅,对人左骂右咒得意忘形,即使可在多媒体法令下受到检举,但都因长期安然无事,继续口不择言成了他们自以为是的习惯。

对付网络诽谤事件,警方的体验常是无从下手。尽管网络诽谤案造成的伤害往往比现实诽谤案更加严重,然而,受害者提诉的程序却困难重重。如果多媒体委员会不插手侦查,受害者根本无法揪出匿名诽谤者,也无法取得有效的指控证据。多年来,多媒体委员会显然无法证明他们的调查及检控手段可以保障人们的权益。这就使到受害人继续含冤受屈,诽谤的言论仍然毒草遍野。

以符策勤面对黑函的栽赃而论,报了案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而不了了之。朝着两线制的政治博奕的路途上,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制造族群仇恨和猜忌仍然是网络战的主轴戏码。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2-10-2011

3 comments:

阿炳 said...

马青公函之真与假
http://politicalpoems.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0.html

公函是假的,内容是真的

美女是真的,党员是假的

团长的眼泪是真的,哭泣是假的

墨镜是假的,贱格是真的

春天是假的,冬寒是真的

麦克风是真的,演词是假的

争取是假的,卖华求荣是真的

不入阁是真的,不反悔是假的

枪手是真的,网络是假的

会员大会是假的,吃喝玩乐是真的

火丙 said...

阿炳:

林冠英说的:好心你啦.

到人家部落是参与讨论,发表个人意见的.你擅自转载别人的文章在此,就好像在别人的地方大便一样,是不道德的行为.

你本身有部落格,就自己用本身的地盘大便吧.

阿病 said...

转载是真的,塞人是真的。
-----致阿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