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October 2011

从坚决否认到低调承认

否认是官场、政客难舍难弃的独享文化,因为否认不是罪过,反而能消化掉罪过。

政府部门犯有过失面对公众苛责时,就会不假思索否认或顾左右而言他;如果错误缺乏确凿证据,高官就会声色俱厉地否认,一味否认到底就可以撇开责任。否认的声势又得看什么部门,拥有执法权力的警察部队在否认的同时还悻悻发飚,警告提出指控的人若是子虚乌有,还得吃官司,藉此镇摄舆论发酵。

否认是一种官场习性,不是万灵丹,神差鬼使时往往会撞壁。以前口说无凭难以举证,使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当今摄像、录音的科技发达,有很多景象一旦进入这照妖镜,都成不容置疑的证据。如果一个人举证时人微言轻,大可通过网络媒体传播,藉助群体力量的舆论审判逼使有关方面不得不屈服於事实。所以,执法者若逾越法律的权限,网络媒体就可让他们无所遁形。

净选盟号召的709集会,警方防制、驱散或逮捕的过火行动事后遭到清算。其中最引人愤慨的就是指警方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对付参与的群众。因为根据网络流传的照片显示,水炮对准同善医院,医院又出现烟雾弥漫。卫生部长廖中莱把这烟雾解释为风向导致烟雾吹进了医院,结果引起网民的毒舌谩骂。

卫生部抵受不住这股骂声而成立队伍重新调查,终於在拖延两个月后查出真相,确定警方人员执行任务时,违反操守及不符合标准作业程而对医院"施暴"。廖中莱以解读这场风暴引起公众的"困扰"不得不公开道歉。否认变成了承认。

不过,早前指发射催泪弹,则在报告中被否认,变成烟雾弹。催泪弹是一种可以由喷射或手榴弹形式发射放出催泪气体。催泪气体在低浓度下,可使人眼睛受刺激、不断流泪、难以张开眼睛。亦可引致呕吐的副作用。受害群众通常会四处逃避,队型因此被拆散。

烟雾弹最基本的功能就是给人造成视觉上的障碍,从而给人带来心理上的恐惧以及视线上的障碍。因此,如果警方若要驱赶躲入医院的人群,烟雾弹造成这些人摸不着路离开,应用烟雾弹在说法上是不符合逻辑的。不过,时过境迁,也已无从考究哪一弹。

卫生部秘书长拿督卡马鲁查曼在报告中说,烟雾弹射向华人接生院,这医院已在20069月暂停操作,并计划在今年12月装修。强调这点似乎试图转移在同善医院范围内犯下的"罪责"。任何人都相信,当警方发射时,并无法事先知道这两间医院各自有不同的董事部管理行政。

而最可笑的是,警方一度指停车场或遭射发的地点尚不知是否属於同善医院的范围。这种都出於否认的心态,试图把责任淡化。

这一次,多亏群众拍摄了照片公诸於网,以事实摆在眼前来理论,使政府有关部门的狼牙铁嘴无用武之地,两个月前坚决否认转弯了,摆向轻声承认。但这次公民社会的胜利并不保证政府部门从此会老实做人,下一次,否认的症状还会病发。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0-10-2011

15 comments:

疯一样的男孩 said...

性格使然,马华命运如果由此君代表,大家可提早去荷兰了。

阿炳 said...

我聽很多人說林放先生是拿蔡細歷薪水,為他“粉飾櫥窗”,果然不假。

在廖仲萊發表這番歪論前,是受到老大的鼓勵而發出此風向謬論的。

還記得蔡細歷說什麼嗎?
“馬華總會長拿督斯里蔡細歷今日指出,照片和錄影短片顯示鎮暴隊確實有向同善醫院發射催淚彈和水炮,惟照片不能涵蓋全部事實,而且也胥視拍攝的不同角度。”

你寫這段歷史時,居然可以略過蔡細歷來寫,唉,不想對你無理,可是看你讀了那麼多的書,卻還折腰的為這位淫賊來鞠躬,活到這般歲數了,你還不羞嗎?

火丙 said...

我聽很多人說阿炳先生是拿民联的薪水,他到处拉屎,果然不假。

阿炳,你到之处都是指导人家怎样写才符合你的意思,配合你的主子的需要。以后,人家怎样写,写什么内容要问过你吗?

你说:在廖仲萊發表這番歪論前,是受到老大的鼓勵而發出此風向謬論的。你从那里证明你的消息?

阿炳 said...

廖發言在蔡之後,這個是事實。

如果蔡當時說“哦,是警察不對!”,你說過後廖還敢提出他的“風向論”嗎?

記住,這個政黨是出了名的看風轉舵。

哈哈,我倒是很希望有人給我薪水,可惜民聯很窮,有時候出席他們的餐會我還要掏腰包買票贊助;雖然如此,我還是不會支持有免費餐吃的國陣。

亚林 said...

啊,阿炳。。。

博主林放即使全职为老蔡写博也并不为过。人各有志,何必强人所难呢!是左是右并非是固定的关键或“天理”嘛!

你既也有自己的立场而况乎林放呢?既然各自为主,阳关道又何关独木桥之故呢!不如客观点来论断,可别动辄就剑指“敌方”嘛!

就譬如西方政治人物时常喜用之: ——
I disapprove of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defend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Right?

火丙 said...

认同亚林所说.
阿炳你尽可支持民联,没人说你不应该.
林放若全心替马华护航,就不会拿廖中莱说话,至於蔡细历,他不是这事件的主角,博主不点他的名也不该是如阿炳所抹黑的拿了薪水.
如果这逻辑可以接受,只要你不批评的人个个都给你好处了.
慎言,才能得到尊重.虽我们不相识,但还是就事论事为原则.不要像亚林所说动辄就剑指“敌方”.谨此共勉.

阿炳 said...

我從來沒有說林放是馬華的護航者,

我是說"傳說林放是拿蔡細歷薪水的”,看他的博久了,情況真的就是如此。

樓上的,蔡細歷身為總會長,原來他和廖,同善醫院事前完全無關?

馬華還是一大堆派系的,基本上林放是支持蔡派,不支持廖派翁派黃派的,這個太明顯了。

當然,如果樓上認同我的言論自由,為何卻不高興我提出我的看法呢? 那不是自打嘴巴嗎?

我從來沒有阻止林放提出反駁對嗎?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每个人都有个人的意见,各有不同!彼此的各退一步,凤平浪静,有何不可!自由言论!!!

火丙 said...

阿炳兄,

你现在说:,第一次你说:,你到底是听传说还是听很多人说?

如果你道听途说也当作事实不断推敲以迎合你预先的心理判断,我也可以你是民联的文宣人员,那对你会公平吗?

如果你觉得不公平,那么,可以作为你对别人的审判,自然也可以这样审判你了.

阿病 said...

我听说阿炳是民联的走狗;
我听说阿炳是绝对反国阵的;
我听说阿炳为民联粉饰橱窗的;
听说。。。
听说。。。
我不认识他,
我听说而已。。。

想好好才射 said...

关键不是马华的问题,是卫生部管辖的医院出了大件事,自然就由卫生部长老廖应对。

蔡没必要也不会沾这锅浑水。把事件赖到蔡头上还扯上林老是过份了。

心怀着偏见来评论是会被人看穿的。

安东尼老爷 said...

哎。。。
本事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你们互相指责,博主都懒得回应你们。我看大家还是和气收场吧!
你们都是读书人,然道没有听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成语吗?
马华总会长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大家心里有数就是。
何必讲出来得罪人家呢。

傻炳 said...

倘若帶著成見,那還有什麼必要看人文章?

刘玉祥 said...

阿炳在2011年8月才注册为博客,一篇文章都没有发表过,专门在别人的部落留言。

传说、也听说政党雇用这种伪博客到处留言。有的长篇大论,可以自己写一篇来陈述自己的政见,但他们偏偏喜欢利用别人的留言版来给别人指点。

林放大叔的博,常有这类人,骂反对党时就上来抹黑作者,骂在野党时他们就沉默。

作为长期读者,这是我的观察,各位不妨看看阿炳之流的,常有这种动作。

james said...

阿炳, 我个人认为丙火说得有点道理, 林放老前辈要略过老蔡不写, 这是他的自由, 我们何必跟他斤斤计较 ?
难得林放要 shoot 那个莱啊赖, 我们在旁边看戏就行, 何必要教导别人如何演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