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October 2011

林冠英唱衰柔佛

向来斗嘴没输过的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不幸被他标签的国阵控制的媒体前攻后击,整得疲於应对,辩到嘴酸。

《马新社》923日的报导,指林冠英在澳洲的一个广播电台上,点名柔佛不是一个安全的州属,遭绑架的机率较槟城高。林冠英喊冤叫屈咬着马新社凭空捏造,若不道歉就吃官司。
马新社沉默以对,显露有心虚理亏之嫌,而林冠英胜利在握的时候,半途又杀出第三电视于926日晚间新闻,同样指责他唱衰柔佛。这一次,有录音为证。

根据报导,他在新加坡一项闭门午宴向20多名外国记者演讲。其中引起抵触情绪的录音内容是:"所以,当你来到槟城,你不需要担心自身安全的问题。在柔佛,若你是一名新加坡人,你很可能会遭到绑架。你可以询问任何的新加坡人,他们会知道,但你若来到槟城,你不会有那样的问题。"

柔佛的治安不靖,历来恶名远播,无需赘述。民众有权力批评和督促警方改善,而这种泛泛之谈没有杀伤力。不过,作为一州之长的林冠英就不具备像普罗大众的责怨资格,因为内容抬举槟城而贬损柔佛,而且所强调的绑架如同威胁外资让他们裹足不前,在新加坡对着20多名外国记者散播这种讯息,用意可以放大来诠释他的居心。

在中国古代,甚至到了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共产党的统治,罪状就是通敌卖国。即使到了今天,有爱国意识者断不会到国外唱衰自己的国家,政治领袖应谨言慎行就是本份。所以,林冠英不敢自辩拥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来表述事实。

林冠英是柔佛州人,统治者有权对付这种叛逆的子民。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表明本身被林冠英的言论所冒犯。林冠英即时郑重向殿下及柔佛州人民道歉。不过,他坚持国阵所控制的媒体错误呈现其言论。假如是这样,那又何必道歉?

林冠英顾左右而言他,对上述言论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还是钻空子,找藉口说他的正式演讲稿没有提到柔佛,是否属於题外话,要看回纪录及检视当时的脉络,毕竟那是一个私人对话环节。

这种解释只能使林冠英自慰地以为可以减轻他的过失,假如对着外国新闻媒体说是道非踩柔佛,这还存在着私人环节的题外话吗?即使那是闭门午宴,如今有人把录音散播流传,他也只能对这种暗算自认倒楣,检讨本身一时口舌逞强,自找麻烦。

事态发展到这个地步,林冠英竭尽所能转移焦点,要追究马新社的报导而不愿与第三电视"闻歌起舞",纠缠不清。如果确实失言,林冠英应有担当的勇气向国人道歉以赢取人们的尊重,而不仅仅对着柔佛。当然,他有权利移交法庭审理这种指控,毕竟,录音谈话难以构成确凿证据,只要敢讲"声音似我,却不是我",就能讨回清白了。

如今聚焦的问题是,一码归一码,东拉西址的废话少说,林冠英大可起诉马新社造谣毁谤,但第三电视台对他猛踩柔佛的录音报导,至今欲言又止语焉未详,他到底有没有如此衰多口,才是他必须交代的关键。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10-2011

5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可是真的有着一回事!jb=我的新加坡朋友也曾经jb的厕所被打枪过!!!jb白粉仔太多了!!!

戆居居看天下 said...

我本身就在jb工作, 这里的治安是好是坏大家心里有数, 被别人说中了, 不好好自己检讨, 反而是去怪罪他人, 一个可爱的马来西亚。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槟城人 said...

当林冠英把马新社告上法庭时,马新社的辩护律师问道:“如果你没唱衰柔佛,为何你道歉?”
林冠英说:“我道歉,不表示我犯错。”
律师再问:“没犯错也道歉,道什么歉?”
林冠英说:“因为国阵控制的媒体,错误呈现我的言论。”
律师问:“媒体犯错误,由你来道歉?”
林冠英说:“是的,他们误导我的言论。”
律师问:“他们误导你的言论,所以你道歉?请问你跟谁道歉?”
林冠英说:“我向柔佛苏丹道歉。”
律师问:“你为何跟柔佛苏丹道歉?”
林冠英说:“因为国阵控制的媒体,错误呈现我的言论,所以我道歉。”
律师大声喝斥:“胡言乱语,你的意思是不是苏丹逼你道歉?还是你害怕苏丹生气,被逼道歉?”
林冠英说:“哦!不是的,我尊敬苏丹陛下。”
律师问:“你尊敬苏丹,所以被逼道歉?”
林冠英忍不住了说:“我看你应该也是国阵控制的律师吧?”
律师说:“我是马新社的代表律师,你不知道马新社是谁控制的吗?”

越扯越远,你们说,林冠英这场官司会打得赢吗?

陳不平 said...

如果不衰,唱了也不会衰!
如果真衰,不唱也一样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