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tember 2011

哪一道伤口最痛

从政治信仰而言,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坚毅精神是值得敬佩的。他主张在他治下的吉兰丹实施伊斯兰断肢法向来从未动摇,以便民联最终创建神权回教国。虽受到华社舆论惊涛拍岸,他仍然秉持着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回教党最近选出的领导层自诩为开明派,闪越过回教国的束缚改以福利国的名堂来抚慰人们的恐惧,但聂阿兹毫不含糊要实施断肢法绝非非穆斯林的"福利",令回教党领导层不敢吭声。

与民联结盟的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是党内极力反伊斯兰刑事法的急先锋,深受国阵领袖的敬重。不过,这位从司法角度阐释法庭的判例,坚认大马是世俗国,回教刑事法违反宪法的律师有人微言轻之虞,因为党秘书长林冠英以各党有各自的立场应受到尊重为由,语焉未详地没有鲜明的反对态度。他把民联的<橙皮书>政纲作为挡箭牌以淡化争议。然而,政治上的妥协可能暂时维系利益关系,但妥协也像喂养鳄鱼,稍有错误估计会被它吃掉。

聂阿兹的回教刑事法并非痴心妄想,公正党精神领袖安华表示了尊重和认同,增加了这股气势。在大马2830万人口种族比率当, 土著高达67.4%,华人24.6%以及印度人7.3%。假如民联执掌中央政权,无论是回教党和公正党的结合,或是人口结构的强势,回教国的形成就一蹴而就。

安华强调非穆斯林不会受到伊斯兰刑事法的影响以消解华社的忧虑。民联当今的共识令各族感觉美好,一旦掌权之后,胥视谁的权势压过谁就掌握决策的话语权,即使行动党表明若民联实施伊斯兰法将集体辞职谢罪,也无法力挽狂澜。

上世纪70年代推行的新经济政策至今近四十年,由巫统主导的国阵政府就不断变戏法,指土著30%的经济权未达到指标,而且也不放松在行政权上加码,甚至注入马来人特权等等因素使政策膨胀。同样的,当今伊斯兰刑事法若成功实施,其他回教化的措施的扩张将侵犯其他族群的文化习俗生活。

远的不说,在民联回教党执政下,马来人人口占多数的吉打州夜市摊主在祈祷时间熄灯,非穆斯林必须遵从、跨年倒数活动要男女分开来坐、屠猪场遭铲平至今还没觅地重建、斋戒月期间不准娱乐场所营业一度闹得沸沸扬扬,在抗议声中才鸣金收兵等等问题已在在显示,回教化政策已经侵蚀了非穆斯林的利益,而"不影响非穆斯林"的种种承诺,历史告诉我们,如果这缺口一开,我们就无从想像政客将耍什么把戏。

中国有句俗语,好了伤疤忘了痛。对华社来说,国阵在政经文教政策令华社的伤口还没彻底治愈,而许多有待解决的课题还在隐隐作痛,忘了痛还是一种奢望。如今,民联气势凌厉,倾全力欲入主布城的雄心固然使民众多一种选择,但其貌合神离、各党各自盘算的政纲将使华社面对恐慌和感受潜在的伤口,两线制使华社左右为难,非穆斯林社会确实应权衡轻重得失,看哪一道伤口最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9-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