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September 2011

人权诉求高调与低音


政治人物和非政府组织耗费心血谋求废止内安法令,因为这条法令在政府与马共缔结和平协议之后,就废了功力。它逐渐把枪口对准与政府抬杠的激进异议人士。其巅峰之作首推敦马哈迪於1988年的茅草行动扣留106人;其荒唐至极则是以保护之名扣留记者陈云清和国会议员郭素沁。

政党、社团都是以人权至上为出发点,控诉"未经审讯扣留嫌犯"违反法治精神。他们集中火力抨击内安法的诉求固然值得推崇,但或多或少也希望本身的政治理念不受到内安法令的箝制,存有个人免受内安法令扣留的防范心理,也可以说是为整顿法治精神满足个人的意愿。

其实,"未经审讯囚禁嫌犯"的法令不仅仅内安法令,还有一项对付涉嫌刑事暴力活动的紧急法令(Emergency Ordinance/简称EO),它同样是"未经审讯囚禁嫌犯"。假如说内安法令在缺乏证据检控下"未经审讯囚禁嫌犯",那些被押往新邦令金扣留营的的 EO嫌犯, 也如出一辙未经审讯而遭扣留。

但是,多年来的废除恶法的运动中,除了律师公会非议EO侵犯人权之外,政党和非政府组织噤若寒蝉。如此一来,声色俱厉反对"未经审讯囚禁嫌犯"便出现双重标准,追求法治精神也因此错乱。

EO遭扣留的人士, 一般上是涉及暴力犯罪,诸如殴斗、大耳窿武力讨债、抢劫、谋杀、绑架等等。由於受害者惧於受到报复而不敢举报,或缺乏确凿证据,警方若接获或收集45份秘密口供书,即使在缺乏具体证据的情况下,可以援引防范罪案的EO将他们扣留。上个世纪,槟城的木蔻山岛,不知多少黑道的江湖好汉被押禁此地受到惩治和改造,他们多数涉及私会党格斗和其他暴力行为。

不过,那些涉及非暴力的非法活动,诸如经营非法赌博及组织卖淫活动,将在限制居留法令(Restricted Residence/简称RR)下受到对付,道上俗称"Buang埠"或自我调侃为"吃风"。也就是把有关人士强制押遣到其他州属偏僻的乡镇让他孤立,切断他的偏门行业。

警方在搜罗口供证据之后,可扣留疑犯30天,并由内政部决定将他限制居留的地点。这条例,也同样是未经审讯而受到惩治。

首相纳吉宣布废除内安法令的同时,提到检讨限制居留法令,正是因应时局的变迁重新审视它的作用。以前,限制居留确实让人身处异乡动弹不得,不过,如今通讯发达,不论是利用手机或电脑,都缩短了沟通距离,偏门行业在弹指之间还是可以掌控自如。这就是为什么受限居留者自我解嘲为"吃风"那么潇洒自如。而不少EO扣留犯千方百计通过上诉改判RR,正因为更自由舒坦。因此,限制居留已不像上个世纪5080年代让人饮啜着寂寞和孤苦。

政府检讨限制居留法令,将如何改弦易辙谅不会像内安法令广泛受到舆论热议。目前,约有2530人在内安法令被扣留,而EO犯则高达776人,RR数目不详。这三项法令的共同点就是未经审讯遭到扣留,但是,由於涉及的活动性质有差别,甚至有轻重、褒贬不一之分,即使同样是侵犯人权有违法治,看待它们的际遇却大小眼,正义和人权的诉求之声,有选择性地高调和低音。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9-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