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September 2011

内安法令投胎转世

首相纳吉废除恶名昭彰50年的内安法令,即时博得喝采,各界欢呼。以前为内安法令护驾,认为有必要存留的国阵领袖改了口风,变脸欢颂。民联则以发动民间力量逼使纳吉屈从而沾沾自喜。

不过,这项被废除的法令并非寿终正寝,它是借尸还魂融入另两项法令之中,即反恐法令和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法令。它到底会不会像食品禁止使用危害身体健康的防腐剂,却又容许超标的亚硝酸盐来增加色泽和卖相,现在难以断定也不需过度乐观。至今人们的喜悦也许因为久旱逢甘露,听风便是雨的雀跃。

内安法令最初是用以对付搞颠覆活动的共产党,那个时代,没有几个人站出来痛斥未经审讯扣留囚犯严重侵犯人权。但是,时迁势转,当法令由政府当作武器对付政治异议人士时,这项法令才让更多人有切肤之痛。

前首相敦马哈迪於1988年援引法令,在茅草行动的名义下扣留党团领袖106人之后,法令的狞狰面目才显露无遗,因为内安法令已变了样。而它令人撕心裂肺到沸点,则是当局以"保护"之名扣留记者陈云清和行动党国会议员郭素沁。人民深刻体会到内安法令可以荒唐到随心所欲逼害任何人。自此,原本为国家安全而制定的法令却成为人民的公敌。

国阵的掌权者,每每碰到敏感的课题闹得沸沸扬扬时,就恫言祭出内安法对付一些人,足见当权者已把内安法当作犀利的恐吓武器镇压敌对人士。

近十多年来,律师公会和非政府组织努力不懈要求废止,加上在野党推波助阑,已势不可挡。在308政治海啸后的两线制逐渐成形时,纳吉显然体认到,与其让它成为大选的课题,倒不如自斩祸根以堵住悠悠之口。

内安法令只是除其恶名,投胎到另两项法令。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毫不讳言,修订后的法令仍然允许政府未经审讯扣留嫌犯,不过却缩短现有60天的期限。一言以概之,就是换汤不换药,改了名堂而未改变本质。因此,预料将於明年三月提呈国会的法案,势必掀起争拗。

在恐怖份子神出鬼没,在世界各个角落施暴的今天,英国和澳洲因应美国911恐怖袭击而制定反恐厉法。英国对任何"被怀疑准备进行恐怖活动"的人,即使尚未行动,这些人也可能因触犯反恐法案而入狱。在澳洲,2005年的新反恐法,赋予执法部门更大的权力逮捕嫌犯,假如认为某人有恐怖行为意向,即使没有决定在何时何地展开恐怖行为,执法机关仍然可能检控嫌疑人。

大马行将参考英澳法律,但会依据国情草拟法案。参考的结果,也可能以英澳的逮捕权力作为新法令中的垫背。按照纳吉的承诺,废除内安法之后,政府将不会对付不同政见的异议者,也就是不再有政治犯,而是专注对恐怖份子。而为了保障国家安宁,以严刑峻法防堵杀人不眨眼的恐怖份子,已成为必要的终极手段。

可以预料,即使政府处心积虑为国家的安全草拟新法,但基於过去内安法令被毫无羞耻地滥用,人们还是存有疑虑,特别是那些曾在此法令下渡过黑暗日子的党团志士。由於历来内政部长、警察总长及警官动用内安法令逮捕疑犯,即使犯下最低级的错误也没有人因此扛上责任,因此,政府有必要为了挽回人民有信心,今后对执法错误、滥权和循私的官员采取检控,以监督执法单位免於离轨脱序。也许,这可以弥补内安法笼罩在人们心中的顾虑和缺憾,也让执法单位好自为之。

内安法令令人咬牙切齿之处,在於"未经审讯扣留嫌犯",不过,法令投胎转世之后,它仍然会继续"未经审讯扣留嫌犯",除非最后一个囚犯从甘文丁扣留营走出来之后,政府宣布这个扣留营将是历史遗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0-9-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