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September 2011

子文易名各怀鬼胎

在社会舆论面前, 子文华小更改校名引起众怒难犯的围剿焦点, 表面上是应追荐先辈兴学的苦心,不可动它一根寒毛, 保持其原汁原味。但是, 人们也可以从事件的起因和过程中, 一窥直接或间接卷涉易名的各造各怀鬼胎

子文华小董事会顾问李华民是把子文华小改名为"拿督谢华华小"的始作俑者,其动机显然是要换取子文华小董事长谢富年更大手笔资援以其父亲命名的华小。不过,这种宛如替谢家立祠堂之举却冒犯了子文华小的创办人及赞助人。李华民的馊主意获得董事会认同,过后长驱直入上书到教育部获得批准,这个过程有其奥妙之处。

谢富年在纷扰中撇清关系,表示不允许先严之名替代子文,其实交代得含糊不清。作为一校董事长,易名牵涉到其家族,他岂有不知之理?董事会即使是在他缺席的情况下决定易名,谢富年若没有受到照会,就愧为一个不懂事的董事长了。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越俎代疱,争先公布子文易名,授人以柄。以魏家祥表扬殷商出钱办学的精神,其实是缺乏敏感而认同子文改名,但他耍弄语言技巧表述,易名出於"尊重董事部的主权",颇有揶喻董总的味道。但此语一出驷马难追,也会让他吃不完兜着走。董教总和林连玉基金会正为林连玉公民权遭褫夺而展开平反运动,设若董总把某间华小更名为林连玉华小以表扬林连玉为华教奋斗的血泪史,到时,魏家祥的"尊重董事部主权"就不那么云淡风轻,可以朗朗上口了。

首邦市发展华小工委会发动反对易名的浪潮,这原本是件好事,不过,其行其迹却依循着政治伎俩前呼后拥。在明知是董事会主动申办易名手续的情况下,主席魏良钰却剑指魏家祥必须为易名负责,就是刻意混淆视听的抹黑行为,一个工委会不懂得冤有头债有主,不找子文董事会理论却偏偏要向魏家祥找茬,令人匪夷所思。

不过,随着子文董事会悬崖勒马,议决撤回改名保持原状之后,魏良钰还是发动签名,这种死咬不放的战斗态势,足见其哗众取宠、沽名钓誉的心态已不言而谕。尤有进者,他抓着魏家祥对改名"不关我的事"这句话,将把签名请愿书呈交给首相纳吉以奚落魏家祥,为什么不提呈给魏家祥的上司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呢?其中是否另有个人议程颇值得玩味。

从子文易名的风波看来,华社中人内斗内行的功力淋漓尽致,尤其是阿谀献媚、颠三倒四的技巧更是五花八门。上述各造,都应各打五十大板。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8-9-2011

3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上述各造,不止应各打五十大板,还要监禁两年面壁思过。
这是给那些喜欢阿谀献媚的败类一个警惕以儆效尤。
看你以后敢在有钱人面前拍马屁否。

yeo said...

未知魏良钰图的是什么?

james said...

华社中人内斗内行的功力淋漓尽致,尤其是阿谀献媚、颠三倒四的技巧更是五花八门。上述各造,都应各打五十大板。

同意! 难得博主这次能看透各造都犯了错误 , 说了公道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