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September 2011

发财立品最怕没品

中国有句老话"发财立品",这种思维对华人传承颇为根深蒂固,它敦促富人深自思量,培养品德。为了摆脱为富不仁或视为守财奴的形象,立品就是催化一个人的思想境界,藉此提升个人的社会地位,把品位置於更高位阶。

一门心思想立品,最能反映这个"品"的高度,当然是慷慨撒钱投入公益活动和慈善事业,以淡化当今普遍的仇富心理。一个富者若不用钱来立个"品"点缀慈悲为怀,舆论的炮火就会朝向他,或遭人背后评头论足。

发财立品已从原本的自动自发行为,现今逐渐转兑变为"回馈社会",它具有无形的强制性压力要富人斟酌如何"回馈",以封住别人悠悠之口。立品,个人的善行多寡往往受到监督、牵制和相互影响。有钱人也可通过捐献证明品位的高低。

不过,并不是所有所谓的殷商都奉行发财立品这门道,他们之中不乏"阴商"本色。有的人精打细算,以最低的回馈社会成本在社团谋求个职位,彰显社会地位,当作立品。如果受封个拿督头衔,就配得更加完美。这类"阴商"立的品,经常在新闻媒体拍照时站在前面,万一点名要捐款,他踪影不见。

发财立品最直接的,应该是中了最高博彩奖金的幸运儿,身份曝光之后不得不立品。因为记者询问他如何善用这笔横财造福社会时,就替他预设了立品的方向,多数中奖者都会把一部份钱作为慈善用途,他们对老天爷的眷顾怀着感恩的心,还愿多过想立个品。

十多位企业家最近集资收购一家博彩公司,言明把盈利拨捐给华小,以协助在凄风苦雨中成长的华文教育。企业家们的发财立品令人激赏之余,也让人深思这种立品纯属投资性立品,因为公众参与的赌博,十之八九输钱,实质上是公众不约而同发放财源给博彩公司,让他们享有立品的荣誉,也就是发公众的财,立本身的品。有些人对以赌养校用道德来审视和批判,却想不出有更好的途径为华教开路。

发财立品也不意味着头头是道,如果刻意立品以追求名份而获取表扬,往往会弄巧成拙。子文华小更改校名,以董事长谢富年已故父亲"拿督谢华华小"之名取而代之,掀起犯众憎的声浪。董事部见势不妙,连忙撤回易名的动作以免责骂之火延烧。

谢富年要解决子文华小积欠百万令吉的工程费,以他的财力和热心教育精神当然轻而易举。董事部顾问李华民是改校名的始作俑者,藉着替谢家立品、立名换取对该校的经济支援而受到各方讨伐,这种看在钱份上的主意,立刻面对口诛笔伐,使拍马屁的立品功败垂成,自己反而没了品。

华小和独中,向来是发财立品的磁场,但是,没有发财的一样可以在华教发展上立品,每所华校创办之初,都是结集社会各阶层的财力兴学的,市井小民在那段激情岁月的历史里,贡献了血汗钱,在寂寂无名中立了品。因此,没有一个人可以独揽功绩,把立品占为己有,越追逐身后虚名越是无品。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6-9-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