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September 2011

苏丹街重在舆情轻在人心

危难常使人突然变得高瞻远瞩,变得感情充沛,变得正义凛然,而且怀旧情怀特别浓烈。这可从吉隆坡苏丹街31间百年老店因为兴建巴生谷捷运计划,可能面对被征用拆除的命运,看到众生相。

武吉敏登国会议员方贵伦为业主请命保留祖业后,文化气质就格外亮眼,活跃起来。他连忙吁请政府将把茨厂街及苏丹街申办为文化遗产,让这处拥有150年历史的老街老态生辉

方贵伦已盘踞此选区十余载,游走这唐人街脚毛不知掉落几许。过去,从没有申遗的声音和壮志,如今为了政治需要,就带着业主合唱吴奇隆那首红极一时的《烟火》,其中感人肺腑的一段歌词是:总是在失去以后,才想再拥有。

苏丹街和茨厂街一时之间让人爱得死去活来,就像对即将分手的情人那份难舍难分的情愫。当这些老店依然故我毗邻而立,从没有人如此动过感情。

行走这两条街的人,数十年如一日可以看到后巷阴沟的老鼠从来就不怕猫,人们的鼻子也习惯了脏乱恶臭。要不然,它就不是茨厂街,也不是苏丹街了。

多数业主口口声声"孝顺"誓守百年老店,实际上并不如此,单看那店的斑驳墙漆多年未髹,不知道是不是任由古董风吹雨打来增值就不得而知,有的二楼年久失修用不上了就空置着,有危楼之虞。这就是他们的捍卫模式。即便是用以经商的店铺,内部也保持原貌,不思改进,符合现实情况的需要。毕竟,要腾出时间和动用金钱加固或装修,就得牺牲在这块黄金地带的租金或收益,算盘一打,就不打算长进。

守护老店也只是最近才那么悲天悯人。这一带,有"见钱之明"的继承者己把老店拆除,改建为酒店。那时候,没有人痛缅它的历史,没有人认为它有文化遗产的风范,更没有人说过它见证华人的开埠史迹。如今,苏丹街容貌不改变就显得暮气沉沉,逐渐改变的却已没有申遗资格。

在吉隆坡,百年老店多得很,各州城镇也林立着二战之前的老店屋,但它们的存在地位和价值,远远比不上苏丹街和茨厂街,不是因为这些古老建筑物有什么特色可供千秋万代景仰,而是它处在逢勃的商业区所产生的经济惠益,所以,呐喊着保护百年老店,其实是要保住一些人的老本,庇佑子孙。说什么文化、历史和对先辈怀思,这种话,重在舆情群起叫嚣,却轻在人心。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9-2011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真的是一头有用的好狗。

James said...

博主, 其实捍卫苏丹街被征用是原则问题, 法令已经说明地底可以被征用而无需征用地上的店屋, 而且翁诗杰也说了,附近其他的土地可以被征用, 为什么一定要苏丹街呢 ?

说白了就是政府滥权.

如果只是执着於什么店的斑驳墙漆多年未髹, 失修用不上了就空置着,有危楼之虞等等. 那你只是看到事情的表面, 而没看到它的核心问题.

jeje said...

kobe sneakers
adidas superstar UK
nike air max
yeezy shoes
vans shoes
yeezy
yeezy boost 350 v2
lebron 13
nike zoom
asics running sho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