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September 2011

2600万剂止痛药

政府给2600万手机预付卡用户吃止痛药,暂时搁置电讯公司计划於915日开始征收6%服务税"抽血"行动,使澎湃的骂声即时嘎然而止。

若在国阵政府执政气势如虹时期,这项服务税必然照跑无误。因为人民已对百物起价习以为常逆来顺受,骂骂一阵子就逐渐适应。但是,预付卡庞大的用户多数是低收入者和弱势群体,如果容许电讯公司征收服务税,无疑是纵容劫贫济富,使政府面对讨伐。

电讯公司自1998年吸收6%服务税,这不表示他们为用户的经济利益有温馨的考虑,而是这些公司经过13年的磨练,如今翅膀长硬了,见机抽血。电讯公司曾承担服务税而上缴60亿令吉给财库,也就是说,以他们过去的业绩收益仍然可以吸纳6%的服务税,不必由用户分摊。若把服务税"还缴於民",他们就落得轻松自在,腾出了财路。

其实,这税项是由政府制定的,服务税性质与餐馆和酒店征收的服务税如出一辙,后付手机用户早已俯顺这项服务税多年,如果预付用户可免缴税,就出现双重标准。只不过,既然电讯公司从开始就吸纳为成本的一部份,而且年年有丰厚的盈利,在隐隐约约的仇富心理作祟下,预付卡用户自然认为服务税应该继续承担下去。在"以民为本"之下,法律拐了弯迁就民怨。

新闻、通讯及文化部长莱斯雅丁与业者商讨后达致的协议,就是搁置抽税,至於延迟到什么时候才是最适当的时机向用户开刀,看来,它既然从政治上考量民心的厌恶,就会在大选之后再作斟酌。

目前,稍有转缓余地的解决方案是,今后先向购买SIM卡启动配套者征税, 作为对电讯公司的安抚, 因为当前压制电讯公司延搁向用户收税违反政府制定的法律。 至於现有预付卡的服务税何时落实, 相信是高射炮对准战斗机:"见机行事" 因此, 当前用户只是吃吃止痛药, 暂获得麻醉而已。

政府对征税向来投鼠忌器,深恐激怒民心而流失选票。两年前原本计划推介消费税,但都给民间的反对声浪压得死死,不敢轻举妄动。

根据内陆税收局的数据,全国550万报税者之中只有170万名缴税者,这在2830万人口的大马,这是非常低的比率。这也说明贫富鸿沟越来越大。基於缴税者少,政府就扩大层面,立下各种税项来解决开支。

6%手机预付卡服务税虽然使用户增加负担而必然有所责怨,然而,人民对缴税的敏感和厌恶,通常都会怪责这些税项一旦用於国家建设,就会流入贪腐的漩涡之中,被权贵们吞吃得无影无踪。这种抵触情绪,国阵政府的行政机制必须猛吃抗生素来消炎去毒,方能让人民缴税缴得心甘情愿。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9-2011

5 comments: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人心不足蛇吞象,马国政府无能!!!

治 平 said...

其实我们应该支持征收服务费,因为只有这样那些从来不用还税的友族同胞才会像我们一样缴税和被抽税!当然,政府在征收服务税的同时,应该降低所得税以示公平公正!

治 平 said...

我们也不能够忽略了电讯公司对后付服务的征税!如果预付不用给6%服务水,却还继续向后付服务的电话用户征收,是极度不公平的!

槟城老唐 said...

林老以[2600万剂止痛药]来比喻[暂时搁置]的劫贫济富抽血行动确是神来之笔。至于治平君所倡议的友族同胞才会像我们一样缴税和被抽税,个人以为尚有商榷的余地。因为据了解,选择预付配套者,多为‘量入而出’
的普遍低收入群体,一般有稳定收入者,多不会选择时不时有须要加额麻烦的预付配套。与其向这一群“所得”已经不多的人抽“税”,不如将目标锁定那些支出与收入不符者更为有意义。

安东尼老爷 said...

本老爷觉得槟城老唐的中文程度比林放大记者还高许多。真人不露面,本老爷钦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