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ust 2011

把忧患当宝的稀土厂

关丹稀土提炼厂开弓没有回头箭,投入运作是迟早的事,政府正落力清除民怨障碍。当前的问题是,民间反对声浪激昂,逼使政府步步为营,以严格把关和监测辐射指数以策安全来抚慰民众的焦虑。

不过,涉及的政府部门似乎对时局麻木不仁,他们仍然不断阐释稀土厂不会构成环境和健康威胁。在最近邀请华文报章及部落客的汇报会上,大马的专家滔滔不绝以幻灯片讲解稀土的广泛用途,并指掌控97%供应量的中国操纵价格,像是要合理化我国的参与和竞争,根本不把重点放在群众的愤慨来稀释不满情绪,凸显官僚主义不知民情疾痛。人们那管稀土的价钱和用途,只要不在大马设厂就谢天谢地。

这汇报会由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和卫生部长廖中莱联袂与政府高官交流。慕斯达法一如既往信誓旦旦保证,即使莱纳公司可於九月运作,但政府为聆听民意,已暂停发出前期营运执照。莱纳必须依足原子能执照局11项条件和提呈计划书方可提炼,目前也不准从澳洲输入稀土。

我向两位部长指出,不管政府如何苦口婆心,眼前人民的困惑和信心危机,维系在两派专家对稀土辐射的利与害都各执一词,政府即使有如何权威的评估报告,人民宁可相信反方专家提出潜存的稀土危机。慕斯达法表示打算在报章打广告详尽讲解。但是,政府踏出错误的第一步之后,再多的解释变得欲盖弥彰,而且多余得令人听不进耳。

我告诉廖中莱,当今暂扣莱纳公司执照并不"英明",当政府多年前在重大政策和原则上批准设厂就自种祸根,妄顾民意。如今在技术上耍弄执照招数,只是因为反对党挑起疑窦及民众反对下的权宜之计,实则是烟幕。因为政府藏着掖着容许兴建稀土厂,人们深一的层臆测其动机就变得理所当然。

由於关丹稀土厂影响层面以华裔居民为多,慕斯达法也体认华社的反弹力量不可忽视。政府专家已在这课题上地位卑微,反对党引述的专家在信实上则稍胜一筹,毕竟,一方是为经济收益出头,另一方是为民生着想,人们当然选择后者。当然,也有人对当今之世的专家嗤之以鼻,以使用手机会导致辐射,影响人们健康而论,正反两派专家至今还为本身的论证喋喋不休,谁也服不了谁,人们也不知道要相信谁。

2003年,政府计划在雪州士毛月的武来岸斥资15亿元兴建垃圾焚化炉,遭400多名居民兴讼,指此举造成河流、地下水和空气污染,侵害健康。2007年政府应势撤退,改以小型焚化炉在多州处理日益暴增的垃圾,多年的磨合期相安无事后,逐渐被人民接受,尤其是当今垃圾分类再循环,使争议减少。

但是,垃圾无可避免,稀土提炼则可以选择,尤其是中国为维护环境减产;澳洲能力绰绰有余可提炼,却把稀土转嫁我国,难免有居心叵测之嫌。中、澳扬弃的忧患却变成大马如获至宝,委实令人匪夷所思。因此,关丹居民会否起诉政府,还得看续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8-2011

2 comments:

stiletto see said...

Are you the ghost writer for Chua Soi Lek?

james said...

博主, 只是同善医院事件和林连玉事件就可知道廖中莱的"科厘" 和他的应对能力 , 你劝错人了.

希望你能以你现有的能力, 发挥你写文章的专长 , 增强舆论的影响力, 呼唤更多人响应反稀土, 那你才是真正的不辜负"资深报人" 这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