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ugust 2011

燕窝之怨只能自怨

燕窝销往中国之路最近荆棘满途,由於绘声绘影的血燕是滋补极品,却含有亚硝酸盐的高超标而受到中国当作黑心补品喝令下架,一时市场乱如七国,陷入进退唯艰的困境。

血燕的珍贵身价传说维系在一个血字。一路来,这种产自洞穴的燕子唾液因为沾染岩石天然红色矿物质而被解读与燕子吐血有关,但这仅仅是业者惯用的名称,与神奇滋补没有太大关系。农业与农基副部长蔡智勇认为渲染血燕传奇不符合事证和科学,吐血的燕子可能病入膏肓,这种燕窝怎能达到进补功效?但是,一些燕农宁可坚信血燕的存在,这么一来,血燕就可待价而沽。

也正因血燕售价昂贵,那些没触及红岩的燕窝薰制后,导致亚硝酸盐高度超标,原本要提高不义利润,如今东窗事发反倒苦尝血燕滞销,可说是现眼报,自食其果。

过去十年,国内乡镇兴盛筑造燕屋以提取白色燕窝,同样的,也渗杂其他原料提高重量从中牟利,燕窝造假目前正受到中国有识之士鞑伐,许多制假的手法和原料不断涌现在网络上让人耳目一新,而燕窝到底有多高的食疗价值也被一些专家戳破它并不包含在中国传统医药的膳疗体系之内。然而,人们总是对不可置信的事物深信不疑,因此,燕窝仍能占一席之地。

由於中国每年入口燕窝数量100公顿,大马仅出口20顿,其余80公顿由印尼供应,於此有此疑窦认为是印尼假借大马名义销售假燕窝,白狗偷吃黑狗当灾,大马因此背负骂名。但有最新说法是中国奸商也在造假燕窝上插上一脚分羹。

不过,大马燕窝业者做贼心虚,冒充官员的燕窝商在杭州召开山寨记者会要消除对燕窝真伪的疑虑,反而使到本国此地无银三百两。目前,有至少五个全国性燕窝行业的组织"捍卫"业者的利益,但他们之间各据一方各行其是没有交集,内乱使这个行业的威望和形象大受损折。利益当前互相倾轧,正是多数华商的劣根性。

农业部把燕窝产业当作重点发展,预料将由部长及高官率团赴华全面商讨和解决燕窝出口到中国的障碍,以使正猛劲起步的行业不致於面临瘫痪。虽然如此,即使大马燕窝业痛改前非,但若印尼方面的奸商延续冒用大马名义出口假燕窝,仍然还得背黑锅。因此,大马燕窝如何自我标识鉴定自我,以在林林总总、良莠不齐的产品中鹤立鸡群,正考验业者和农业部的智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8-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