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11

丘光耀连闻嗅蔡细历便秘味道也没门

大选跫音渐近,政党磨拳擦掌备战各有心思。行动党还是一本通书读到老,采用挑战敌对政党领袖与他们在选区一决雌雄来表现英伟气势,虽然这是老套,还是成为政治话题。

308的胜利,行动党的实力已凌驾马华之上,但行动党标榜的多元种族色彩政治理念,仍然独沽一味要与马华决一死战,却对巫统和国大党龟缩,这就造成马华有了口实指行动党"以华制华",而以华制华的精湛之处就是外战外行,内斗内行。

最新趋势是,行动党集中精力围剿马华老总蔡细历,纷纷向他叫阵挑战,以为先干掉党魁就替行动党一统华社天下。其实,政治角力总会有人倒下,那里跌倒就从那里抬出去埋掉政途,朝野政党领袖个个都得面对这种结局。

问题是,政治挑战都有一个符合理性、道德风度的范畴。挑战的终极目的是要对手面对失败而被取代和征服,而挑战者也意味着前往对方的地盘踢馆一决高低,就像古代战役蓄兵囤粮,下了战书就挥军扑杀敌方的地域。

但是,如今的政治挑战,行动党显得孬种,总是邀请别人到他们占尽优势的盘踞地决战,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根本拿不出挑战的实质勇气。

以倪可汉为例,他要蔡细历挑战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就不符合挑战的原则,因为他没有越俎代庖的权力。倒是,那个神憎鬼厌的行动党叛徒许月凤这次思维清晰,下战书要倪可汉与她到马来人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竞选,以印证行动党在华社的威势是否能被马来人社会接受。区区一个许月凤,三言两语就把倪可汉的舌头麻掉了。

最近为新书造势的行动党文宣主任丘光耀扬言在来届大选,蔡细历到那里竞选他就死缠到那里,一拼死活。这种话说了也白说,只怕老蔡提名当天,他可否准时赴战?看来,丘光耀还得是租是买也得准备一架直升机随时待命,赶得上与老蔡一起提名,才算英雄好汉,要不然,当今的口水之战就变成了口交。

针对丘光耀这会在政治上毫无建树,而且曾落败的候选人的战书,蔡细历调侃说,给对方吓得胃口、睡眠、甚至消化系统也大受影响。言下之意,就是不把这位行动党的文宣超人放在眼里,丘光耀终就自讨没趣。说得更白,丘光耀连闻嗅蔡细历便秘的味道也没门。

行动党要挑战马华,理应确定一个宁为玉碎不愿瓦全的大方向,以在民联中建立政治威望。当前处於颓势的马华的政治堡垒在柔佛州,行动党既然锁定马华是劲敌,那么,中央重量级领袖就应结集一起挥师南下与马华了结恩怨,那才是真正的勇者挑战。

16 comments:

鱼米之乡 said...

如果下届大选是:“巫统去华人区竟选,华人去马来区,回教党在混合选区,公正党在东马挑战。”
接下来就是火箭精英南下柔佛,马华剩下的国州议员北上槟城来个大对决。

赢的人才是全民爱载的政治领袖。

Jason Wong said...

丘光耀是位博士, 而且还是位历史博士, 应该有点文化. 为什么要说自己是隻狗. 说自己是隻狗, 已经非常不应该了. 更不应该的是, 说蔡细历也是隻狗.

丘光耀要挑战蔡细历, 其实是狗在叫. 蔡细历是隻老虎, 为什么要回应. 一回应, 不就变成狗了.

要打倒蔡细历的, 可不止是丘光耀一个人而已. 蔡细历可要明白, 看的见的敌人, 并不可怕. 看不见的敌人, 才会让蔡细历怕得不能吃,不能睡,连大小便都受影响.

Uncle Boo said...

丘光耀从小就和林吉祥混在一起,低级趣味政治已成其标签,就是喜欢说些低俗不堪入耳的粗口,说些槟城人喜欢听的粗话。

这就是他们服务人民的方式。

Just Share With You said...

CC 大大恭贺博客升级了又可以share又可以赞,怎么做到的的。

关于这闻屁都没有资格的说法,当然是说的人最右资格了。菜cd终于亮底牌了。但是我只是觉得丘光耀还没有决定,或者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决定的,马华人就怕到这样啊!

-M- said...

政治人物之間的口舌之爭,真假虛實有時真的難以立即分辨。像林兄這種皇帝不急太監急的心態,明明是個旁觀者卻也耐不住寫文章指指點點,雖然無可厚非,但手上卻拿好廁紙尿片,準備當起蔡淫蟲的保姆,擦屁股拭尿,實在可笑。

mmm said...

m,
当你"明明是個旁觀者卻也耐不住寫文章指指點點",你是替博主口交乎?
当你要指责和抹黑别人之前,先想想自己是什么模样。

Lawrence Teh said...

“敢说自己主子连屁眼也没有”

http://pingjinn.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159.html

新文胆说,放屁到来,还知道别人嗅屁的门也没有!只不知道为什么新文胆的创作竟然与主子一气呵成,来到肛门什么也放不出!如此一肠子出气,让我们连门,可能是肛门也找不到,不是新文胆“气吞臭屁兮,气盖世!

主子大便大不出,原来是新文胆说的主子没肛门!”

敢说主子连屁眼也没有!!哈!!!

只因有吃屁人,那有人“零”放屁!!

丘光耀,你不用回应,就有新文胆白痴到自己损自己也不知道,还笑主子“没屁眼”!!看完笑到我“禄地”。

安东尼老爷 said...

你们互相谩骂,幸亏大家都有理智。没有把赛夫的肛门搬进来。
所以,本老爷非常欣赏你们的风度。

路人 said...

lawrence teh,
你引述别人语无伦次的文章,不觉得自已蠢吗?

Lawrence Teh said...

你帮人家新文胆辩护,不觉得自己多余吗?

路人 said...

你如果觉得多余,又何必到此一闻?

大马贱民 said...

马华有谁敢挑战丘光耀呢?
无论是辩论或者选战!

大马贱民

Lawrence Teh said...

路人,你如果觉得我愚蠢,又何必回应我?

大马贱民 said...

大马贱民 said...
这个林放真笨!
把评论写成这样,岂不把自己的老底脱掉····赤裸曝露自己的身份~老蔡的第一走狗!

令笔棍。 said...

大马贱民,他很久很久以前就脱掉了。

Eddie said...

AH!!BU..SUK!!KAN NI NIA ,PU NIA BO,我这个PENENG LAN在这问候你.
再来个别TIU NIA A SENG,为KL YAN, MAN HAO 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