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ugust 2011

别爽,纳吉只是说说而已!

政府转性,承认当今的审查媒体方式已不合时宜,既没有效率也没意义,如果对任何新闻报导感到不满,将诉诸于法律行动,而不再用传统方式箝制和打压。

内政部在上个月19日,删掉及涂黑《经济学人》于716日撰文报导的净选盟新闻部分段落及内容,全文有三处及遭到涂黑删掉。其中两个段落有关警察暴力,包括一名集会者因为心脏病死亡,以及声称警方向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另外被涂黑的段落,则是指称政府出尔反尔拒绝提供体育馆举行集会。这篇遭局部删除内容的文章,题目为“Political affray in MalaysiaTaken to the cleaners”

不过,这种鸵鸟式的做法适得其反,人们同样可从网络上查阅到被删除的内容,而这种做法实际上更吸引读者的好奇心,相信被涂黑的内容是当局做贼心虚而深信不疑。

首相纳吉认为,如果新闻媒体犯错,改以法律检控比起审查更有效力。

表面上,新闻自由似乎有了新鲜空气,但是,这只是因应上述的丢脸的问题,粉饰政府长期的霸道。在印刷及出版法令下,平面媒体还得走钢索般自我过滤新闻以符合政府的意愿,否则还是一如既往必须面对警告和停刊的威胁。只有解除相关法令的紧箍咒,才能废掉政府审查和管控的暗力。

在现有形势下,新闻、言论自由已经出现两种标准,政府对网络媒体和资讯排山倒海,管制上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对平面、电子媒体则因有生杀大权而目不转睛地控制。与此同时,却纵容类如前峰报这政府喉舌在言论上胡作非为。

因此,纳吉对媒体审查改弦易辙的仁慈其实还是原地踏步,那只是说说而已,以应对国际舆论的非议,并没有给新闻自由带来什么活力,不值得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