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August 2011

有一种病菌叫做"人"

伦敦暴乱,从警方射杀一名黑人开始而激发街头示威,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暴民趁势抢砸烧掠,情势翻转激烈得令人难以回过神来。如今,许多专家学者把这人性丑恶的一面套进本身的理论,诠释起因后果,论调纷陈而没有一方受到认同,反而引起混淆。己故学者赛罗尔说过:"世界最大的麻烦是,愚者十分肯定,智者满腹狐疑。",也许能道破当今许许多多社会问题,人们的视角和论述往往构成更大的乱绪。

政治分析家认为,20巴仙的失业率及高昂的学费使年青人累积的愤怒藉势藉端爆发出来;而社会学者则认为英国政府长期亏待年青人的期许,导致他们用暴力渲泄。当专家用这些角度解释动乱的原因时,似乎合理化了暴民一连四夜抢砸烧掠以及杀人的行径,不禁令人对专家的论述难以恭维。

英国警方逮捕1600名滋事者当中,有11岁的抢劫者;有16岁的少年参与用汽车撞毙抗暴的青年;有受遴选为奥运形象大使的少女、刚刚喜得麟儿的父亲;其他犯案者还包括救生员、慈善义工、邮差、小学职员等等。令人惊讶的是,一名19岁的富豪女儿也卷涉在掠夺电器店的案件中。这些人的家庭背景,其实与专家认为他们迷失在社会发展洪流中牛头不对马嘴。当今的学者经常为了表现本身的"真知灼见"而不惜躲在冷气房里,想象和寻索理由以使他们看来很权威。

历史上,当一大群人在情绪鼓动下集体做同样的事,即使是坏事也毫不犹豫参与,这种行为都会产生"法不责众"的侥悻心理,他们总以为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和道德审判。所以,正是这种情绪扭曲了常人的心态,平时原本被视为好人的人,也会变成魔鬼。所以,法国哲学家尼采看得通透,说:"大地的表层有许多病菌,其中一种名称叫做《人》。"在在说明,有些人性中的病菌活化时随时对社会构成祸害,他们之间是互相鼓舞和互相影响的。

导致这人性病菌扩散的是社会媒体如手机短讯、推特、面子书和部落格,正因为有人善用这种媒体科技号召人们加入暴乱,它就形成野火燎原。与此同时,秉持正义思维的人也藉助媒体的利便摄录暴民的所作所为,让他们丑恶的面目曝光。

英国首相卡梅倫苦尝这次暴乱之害之后,打算在危急和必要时关闭这类新媒体网络以阻截颓恶邪火延烧,但这种高压手段势必成为他箝制言论自由而广受挞伐。因此,尽管这只是他初步的谋算,但要落实起来,又得面对网络暴民的围剿,最终可能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英国政府对镇压示威或暴动向来主张文明执法,就连动用水炮驱散人群也深思熟虑不便使用,如今还得聘请美国警界的能人为顾问出谋划策,直叫英国人的尊严受损,频频叫闹本身的专业受到歧视。看来,志在表现绅士风度的英国人仍需面对更多次的抢砸烧掠,才能达致共识拟定制暴方略。

有人以伦敦之乱,暗示我国净选盟709集会大游行幸能受到镇压,才不致於像伦敦那样失去管控,其实,人民被赋以集会表述意愿的自由,人性的良菌如果不能发挥作用,随时也可能变形为恶菌,在排山倒海的情绪下转化为对抗和暴力。因此,政府不应以一时之胜沾沾自喜,以民为本,以民愿为需才是长治久安之计。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8-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