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August 2011

马来人与千字图赌博文化的渊源

为万字票开展基业的千字图,是以一千个事物配上一千个号码,迎合睹博气候,让赌客按图索骥,查寻下注的号码。这本图册既非"秘本",也与神灵示意没有关系,纯粹生安白造,迎合赌客的迷信心理。

当每个人都仰赖千字图作为赌博的指南时,迷信也逐渐形成一股力量。万能企业曾在1986年胪列290个千字图中衍生的号码为"红字"而限额收注;黑市万字票厂怀疑,万能拒收的号码可能转嫁黑市借刀杀人,使到黑市面对红字开出头二三奖时而"爆厂",爆厂的结果是,黑市只赔两三折或一半奖金,这种情况,往往要动用黑社会势力的介入从中斡旋才能摆平争端。

千字图在马来亚独立前的民间渗透力和影响力,在今天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这本赌博图解有马来文翻译,佐证了50年代华巫族群赌博文化的交流有深厚的基础。为吸引马来人参与,千字图中也纳入马来人的生活内容,诸如巫人墓碑(编号008)、巫人帽(059)、苏丹(241)、往麦加(371)、耕田(488)、马来人出殡(561)、回教堂(326)和卖拉沙(665)等等事物和配上号码,在在显示那时期无拘无束的开放, 直到执行严格的回教教义禁止教徒赌博, 这文化从此与马来人断层。

一个饶有趣味的插图,那就是中国古装男女,写的是"三佰英台"(实是梁山伯与祝英台之误),在马来文中的翻译就变成 Yusoff Jaliha, 这或许可以解释那时期马来社会有令人羡慕的情侣可与山伯英台媲美, 叫做Yusoff Jaliha

如果仔细考究,千字图出版和销售的历史背景,画作者涉猎的事物与当时农业社会及乡村文化有密切的关系。这本图册的产生虽与华人到马来亚落脚时有中国情意结的渊源,但碍於当时政治局势,图中并没有毛泽东或蒋介石这号震撼中国政局的人物,以避忌受到政治清算。而我们也可从这本赌博读物中了解到出版时期是英殖民统治时期,在共产党动乱,为了监督国家治安,人民起居生活面对粮食检查也在图册中列为141,巡逻(朝森林方向)(142)、轰炸森林(143)、查登记(471)以及新村(214)。新村是木屋连结、由篱笆围起来,正是独立前华人新村的刍型。

千字图起源於大马那个州属,这可从马来文文法应用及拼音具有浓厚的区域性色彩作为推敲。其中,普遍认知的椰油(Minyak Kelapa)在图册中译为Minyak Nyok, 这是北马特别是吉打州人习惯的用语。此外,图中去巴刹(590)译为PERKI MARKET , 娶妻子(675) 写成 PILEH ISTRI 与上世纪50年代吉打人的发音腔调一样。这点,或可解释千字图面市时是以区域赌客为销售对象。

说到图册作者,由於它是以商业为目的的低俗画册,作者"佚名"并不奇怪。但是,我们也可从作者呈现的内容一窥全貌。清代嘉庆年间,"花会赋"的编书者缪莲仙把字花说是:"始自福建,而以潮州为最盛", 因此, 按照这记载的脉络考查, 千字图极可能出自北马潮州人或福建人的手笔。这一点,我们可从千字图对人物、事物名称的拼音以潮州方言发音看出端倪。

千字图中的148,乃是"税古册", 马来文是JUAL BUKU, 读者绝难摸透"税古册"的意思。不过,了解那年代潮州人社会有租看连环图或书籍的情况,这句潮州方言其实是指"租古籍"。书中还有许多述及的行业与潮州人有关,因此,作者理应是潮州人,若不是,也是一位深谙潮州方言的人。

千字图作者的见闻仅限在北马,因此,图中有关仔角、输渡(实为渡轮)、极乐寺等,但是,作者可能未涉足吉隆坡或其他州属,诸如湖滨公园、精武山、体育馆、火车站、大钟楼、黑风洞和国会大厦等等景区并未画入册中。

回顾千字票图册,虽然它利用人们迷信的心理提供下注的指引和诱发赌兴,甚至是胡说八道,但它风行超过半世纪,翻版印行无数,纵然是赌博文化中的娱中有骗,却被数代赌客视为知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9-8-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