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August 2011

千字图反映赌博文化的事实

万字票赌博历史从百字到千字票的演进历程中,有一本"胜经"就是"大伯公"和"观世音"千字图解,让赌客从梦境中的事物或日常所见所闻,从图解中按图索骥,寻找一千个数字中代表的号码作为下注的灵感,这本册子在独立前以红色纸印行,可谓赌家必备,家喻户晓。

这本图书以观世音和大伯公为号召,显然是渲染神明灵气,迎合赌客的迷信心理。它甚至标榜为"天府武当山冰洞心内诸葛真人秘本人",这到底与诸葛孔明有什么渊源以及所述何谓,没有答案。毕竞,越是神秘而难以理解越能勾住人们的好奇心。它纯粹是迎合那个年代赌风炽热,应势而生的字票"字典"或下注指南。

千字图的印行,与1870年前在中国广东盛行的白鸽票有一脉传承的历史文化。白鸽票的赌法采纳千字文中头80个文字为本位,从"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开始至"龙师火帝,鸟官人皇"为止。赌户从80个字当中,挑选10个字投注,票厂每次开20个字。如果全中10个字,一毫可中奖金1000元;中9个字赔几百元;中8个字百余元;中7个字几十元;中6个字得几元;中5个字可得毫半,中4个字以下无派彩,即全输。

这类赌博性质,与云顶赌场的金路(KENO)博彩开180个号码中的20个如出一辙。世界各国的赌场是否"抄袭"白鸽票的创意,一时没有考据。

根据警方的赌博档案,白鸽票曾在马来亚独立前流行过一段时期。由於它的赌法源自千字文作为蓝本,当它日趋没落而由千字票取而代之时,千字文中一千个没有重复的中文字,就依序在千字图中的右上角的小小方格出现,与白鸽票延续"血统"脉络。旧时中国社会,推崇三本红书是:三字经、幼学诗和千字文,千字票图解书以全红黑字印刷正切合三本红皮书的特色。

在千字图内容里,有虚构的中国古代36个人物,每个人物都相互有一个替身,这就是盛行於中国广东的字花(花会)。赌客可选择一个人物或多个人物下注,由师爷出谜题暗示当天将开出那个人物,买1块赔30元。马来亚独立前早有这种玩意,后来以人物的排序编订136个号码作为本位。字花赌博在吉隆坡普遍受到妇女欢迎,她们在菜市场省买菜肉,把钱押在字花赌博,是上个世纪5080年代妇老沉迷的赌博之一。

字花开彩有早厂晚厂之分,分别於晚上九时及十一时公告开出的号码,行规是,一个相同号码可由庄家连续开中两次,但事不过三。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赌徒奔走相告或询问中奖号码,整个赌博圈都认同这准确无误的成绩,毫无异议。而更叫人奇怪的,没有赌徒知道谁是主宰开彩的庄家。

综观一本千字图的起源和历史,它包含了华人从中国南来延续着赌博习性,进而"发明"从百字票、千字票到万字票的字票赌博文化,然而,由於这文化并不光彩,现今华基政党马华、行动党和社团都鸵鸟般否认赌博是华人文化,即使是"一部份华人的赌博文化"也严词谢拒。

其实,文化是生活积累的实践所形成,它被视为是一个族群的文化是一种统称,不宜以"一部份"来稀释及分割。比如,华社的廿四节令鼓、舞狮、书画、中元节等等文化艺术活动,涵盖面未必是整个华族都参与奉行,但还是归纳在华人文化的长河中。每个人都有选择适合本身品味的文化生活,万字票确实无孔不入在华人的生活中起着巨大的影响,而认为不健康或贬损个人道德价值观者大可敬而远之,不必用否定的立场扼杀既有的赌博文化和事实。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8-2011

13 comments:

Fair仔 said...

这篇文章充其量只是在讲中华赌博的演进史,在网上搜寻可谓一箩箩。
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赌博的历史,中西方有文献记载的赌博少说有几个世纪。

轮盘,"扑克"有至少几百年的历史,这些赌法都是由西方传入东方, 难不成说赌博是西方人的文化?

娼妓业源远流长,华人有部分人也召妓,如果同样不能"稀释及分割",召妓卖淫也就成了华人文化。

赌博可以有赌博文化及历史,但他不是华人专属的,也不是华人的既定文化。没有了它,华人还是依然可以很华人。"赌博文化"和"华人文化"是有分别的!

如果没有法律禁止,赌徒是不只华人和印度人,马来人也会去赌。只要不去管制,谁都可以是"赌博文化"的参与者。

中国,台湾, 香港,现今已经没有了或禁止了类似万字字花的赌博。 不见得这些地区的人就会抗议没有了华人文化。

没有人会否认,赌博其实是自古以来人类的丑陋习俗和不良嗜好。 它是原自于贪婪的人性。 就算有人觉得是种"文化",这种"文化"值得我们传承下去吗?

万字票迷 said...

fair仔:

我在网上寻找"千字图",却没有如你所说的:可见得你胡说之前,没有考虑别人会查证你的屁话.

因此,你发表留言与人分享时,请针对事实,不要表现自己的学问而在喃喃自语,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

谢谢你的谎言.

Fair仔 said...

万字票迷:

白鸽票
http://baike.baidu.com/view/1528006.htm

那你有查证"白鸽票"吗?

"大伯公"和"观世音"作者是无从考籍,连林前辈也说不准,没有个标准答案。

如果你觉得我写错,你可以逐一反驳我的论点。

万字票迷 said...

fair仔:
林前辈主要是谈千字图在大马形成赌博文化,我在谷歌搜寻也只有这篇新文章.当你评论:,这就让人感觉是抄袭而来,而你现在引述白鸽票并不是主题.

我的意思是,你别轻蔑别人的论述,除非你有更好的研究.老实说,我是看了这篇文章以及上几天前的一辆脚车掀起万字票赌博文化才大开眼界的,而你说,我想多看字票的历史,请你赐教。

Fair仔 said...

"千字图的印行,与1870年前在中国广东盛行的白鸽票有一脉传承的历史文化。"

讲千字图不能不讲千字文,讲千字文不能不说白鸽票。

这是林前辈所写的, 之后的几乎都可以在网络上找得到。我不相信林前辈不会参考网上资料在加下自己的看法。

在这一段之前的文章,他所说的几乎是很多人都知道。 因为赌仔不能用"书"/"输",所以叫"胜经"。"天府武当山冰洞心内诸葛真人秘本人"就印在"胜经"上。 而且以前的"字典",特别是"大伯公"都是红纸印刷。质感有点象以前555的封面。

36位花神,字花,KENO等都是在网上有相似的资料。 加上一些常识写成这篇文章。

你把心思花在看字票的历史。

我把辩论着重在是否是文化的部分。 一旦陋习成了我们的附属文化,那不糟糕吗?

如数家珍的背后,是不是有意图把赌博说成了是我们的文化,这是我所在意的!

再聊。

新明前编辑 said...

fair仔:
容我在此插嘴。如果没记错,林前辈早在17年前就在新明日报写万字票的演进历史和著书,那时网络还没盛行。
因此,你认为参考网上资料在那时期是不可能的,现今存在的资讯应是近年来产生的。我是作为前新明的编辑指陈这个事实,也说明,当你善用当今的网络利便时,17年前并不是你所讲的那么轻松可在网上随心所欲套用资料,必须博览群书才能有结论。不要把你的假设当作事实。
有一点可以检视谁是谁非,就是把你所说的网上资料上载日期摊开出来,就能说明17年前当我阅读林前辈的文章所述类似内容与网络毫无接链。
"是不是有意图把赌博说成了是我们的文化",无论你认同与否,它确实是存在的赌博文化。你可以继续发表你的伟论,我要讲的己讲清楚了。谢谢与你交流。

万字票迷 said...

依我看,如果有什么仔的认为是用常识就可以写,那就叫那个什么仔的写写。不要看别人评述之后,就拿网上说事,有本事什么什什么仔的也写一篇来看看。

看了肚懒 said...

哎呀,就别期望今年在自己博客写两篇,却到处留言的人谈什么文化了。好好替赵明福超渡吧。

Fair仔 said...

各位,谢谢指教。 对不起,我鲁莽的认定林前辈有参考网上资料是我的不对。 在回应之前我做了些搜寻,文章中的资料相似度很高,让到我错估了。

赌博文化确实是存在,但说赌博是华人的文化,我并没有被说服到。

Anonymou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Night of illusion said...

吃喝嫖赌,这是人类自古就拥有的习俗。请容我对只硬将它归于华人的文化之中做出异议。

古罗马人好赌,以至罗马制定了法律反赌。世界中最古的骰子被发现于中东附近。美索不达米亚众多古文化中都有类似赌的仪式。至于以前的欧洲呢,那也不用多说了。

如硬要讲赌是华人文化的一部分,那么嫖也是一个被华人发扬光大的文化,因为以前多少名诗是在青楼被风流出来的。

吃喝嫖赌是人类的习性,没有只属于那个民族的文化。就像同性恋不只出现在中东文化中(不是属于而是出现),古罗马和中国历史都有出现过同性恋一样,而不能将同性恋硬硬归纳为某个民族的文化中同样原理。

所以我同意Fair仔的意见。

文化门外汉 said...

Nightof illusion,

人家讲大马万字票赌博文化,你就东拉西扯其他的文化,你到底要讲什么呢?

Paul H said...

文化门外汉, 请看林老的“一辆脚车掀起万字票赌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