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ugust 2011

拿督斯里日恒法师的"空"

日恒法师思想挣扎了三年,终於以"有口难言"欣然接受槟城州元首封赐"拿督斯里"勋衔。面对外界批评他难以跳脱佛家"四大皆空"的制约,日恒转口建议民众别以世俗眼光看待他接受勋衔的名位,应研究《心经》中对空的涵意。

对佛法知之不详的人,都会脱口而出指四大皆空是:酒、色、财、气。其实,佛学大词典解释,佛教主张世界万物与人之身体皆由地、水、火、风之四大和合而成,皆为妄相,若能了悟此四大本质亦为空假,终将归于空寂,而非恒常不变者,则亦可体悟万物皆无实体之谛理。一般世人形容看破名利、世事,称为四大皆空。但是,把四大皆空的酒、色、财、气与佛教的主张相提并论,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日恒要人透悟《心经》,有点强人所难顾左右而言他。若常人对心经的深奥亦能了如指掌而透悟,随时都能以其对佛法经典的修为接掌日恒法师的权位。不过,日恒推搪塞责,显然看准了《心经》博大精深,各有注解,以模糊人们的视线,要不然,法师大可引经据典解释他接受封赐符合佛法,特别是他情有独钟的"心经"。

资讯显示,《心经》是佛经中字数最少的一部经典著作,因其字数最少、含义最深、传奇最多、影响最大,佛教徒奉为经典。略称般若心经的《心经》由玄奘译,据说有八个译本。这部经在佛教三藏中的地位非常殊胜,就相当于释迦牟尼佛的心脏一样。全经举出五蕴、三科、十二因缘、四谛等法以总述诸法皆空之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一语,即是出自本经。心经留给大德高僧理解和心得,有数以百万字的论述。

一 般凡夫俗子对苦心修练、剃渡为僧者的戒律六根清净十分敬仰,因为他们与世俗名利割绝,自处一方天地。所谓六根,指的是:眼、耳、鼻、舌、身、意。佛教界认 为,人之流转于生死轮回的苦海之中,就是由于六根不曾清净,一切罪业,均由六根所造,比如眼根贪色、耳根贪声、鼻根贪香、舌根贪味、身根贪细滑、意根贪乐 境;有贪,也必有镇,贪与镇,是由无明——烦恼而来,合起来,就是贪、镇、痴的三毒交加,恶多善少,永无出离生死苦海的日子了。

凡夫僧尼只能在戒律的保护下,勉强守住了六根,至于清净二字,那是谈不上的。一般人的观念,总以为僧尼们只要不犯淫行,不贪非分之财, 不介入人我是非,便算是六根清净了,事实上,凡是贪逐于物境的受用,总是六根不净,不论是看的、听的、嗅的、吃的、穿的、玩的、用的,只要有了贪取不舍的情形,就是六根不净。

日恒法师是马来西亚佛教总会会长兼槟城极乐寺住持。随着他受封,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讲场面话锦上添花,直指这是对佛教的尊敬与肯定。一个宗教的荣誉需要由封赐来扬名立万,可真是折煞佛教的尊严。林冠英应着眼於当年为华教斗争而被褫夺公民权的林连玉,用整个行动党的力量为他恢复名誉,这才能说到尊重和肯定华教的贡献,比起日恒的受封更具意义。

很难揣摩日恒法师接受封赐的感受,他应理解民众对他的批评,是出於传统上大德高僧予人清心寡欲、不沾名利和与世无争的印象,这也就是信众对僧人毕恭毕敬的景 仰心态。而如果佛教中人与信众的欲望意念如出一辙,也就看不出高僧受人崇敬的理由。虽然日恒法师叫人们莫尊称他"拿督斯里",一句日恒法师就行。但看人们的评议对法师并不客气,难免令人想起佛教界的一首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不知法师有否感同身受。

历史上,帝王对出家人淡泊名利向来崇敬有加,即使俗家姓名陈袆的玄奘西行取经,为中国的佛教发扬光大,唐高宗在玄奘圆寂后才追谥为"大遍觉",想必是尊重佛教的六根清净和"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境界,不便冒犯。但是,今日之东明日之西,滚滚红尘中,以今时今日,多少情欲名利横流,出家人能否不沾染而能视为空无一物,尽在心中而不是口中,而多少高僧能置身度外,套用一句话,佛说:不可说,不可说。

红番茄专栏 观点问题 5-8-2011

6 comments:

司空不见惯 said...

比丘所以不同于俗人,就在比丘能本著求法的精神,佛法的不断熏陶,而能了解佛法。

做为出家人,如‘不’了‘解佛、缘之法由’,则何异于一般俗家人?更与世间一般俗汉又有什么不同?

佛法不但告诉我们怎样做人,更使我们明因识果,本著因果律的法则,或向解脱道宾士,或向菩提道迈进,而这都是出家人所应走正确之途,禀承佛法,才不会走错道儿。

既然明因识果了嘛,就不当矫揉造作,刻意的的突出嗔痴之态以驳四方!何来之由?

Night of illusion said...

“林冠英应着眼於当年为华教斗争而被褫夺公民权的林连玉,用整个行动党的力量为他恢复名誉,这才能说到尊重和肯定华教的贡献,比起日恒的受封更具意义。”

这才是重点吧哈哈。林老以气御笔的境界很符合古龙的心中有剑而手无剑的禅意。

安东尼老爷 said...

本老伯认为 下次封着位日恒法师敦或者是Tan Sri 更能够表扬政府对佛教的尊敬与肯定 。

Anonymous said...

这位法师把四大皆空译成酒色财气,证明了他对佛法一知半解,而且更重要的是误导信徒。罪过!罪过!

Anonymous said...

日恒法师都可被封为拿督斯里,那么大马佛光山的总住持觉诚法师,至少一个「拿督释觉诚」都指日以待了。这真是个大马佛教界天大的讽刺!
觉诚法师在巴西,都已被当地政府颁发「荣誉市民」,但这是她花了多少努力、汗水、泪水、青春,乃至是生命的奉献?

君子之风 said...

学佛者不讥他人之过,纵然有过,也理应对照自己是否也犯上同样的错误,有则改之,无则加冕。
法师也是凡夫,不解佛义乃属正常,在家出家众,不应以法师为本身的典范者,但应以法师为自己的借镜。

常惭愧僧,印光大师住世时,从来不接受世人对他的赞扬和封赐,总是心生惭愧,觉得自己无德无能,印光大师认为自己乃做本份之事,所以都大力排斥信众们对他的崇拜和赞扬,更觉得这种赞扬,就如他们用粪便撒在他头上,是一种奇大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