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August 2011

一次过吐骂不完的口水

上世纪冷战时期,美国为了打击中国和前苏联,曾组织文字狙击手不断以漫画、嘲讽故事来达到意识形态斗争的目的,情况恰似当今朝野政党罗致宣传枪手的网络兵团一样。那时期,有一则极尽揶揄勃列日涅的笑话大致是这样:

一位愤怒的民众打算到克里姆林宫痛斥领导人勃列日涅的愚蠢施政。不久之后,垂头丧气回来。

朋友问道:是否给警察撵出来?

这人一脸无奈答道:没想到要骂他的人已排成长达数公里的人龙,再等三天三夜还轮不到我吐口水。

这则讽刺笑话志在"酸淆"共产主义不得人心。时至今日,同样的笑话若转用在土权主席依不拉欣身上也恰到好处。这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政治变色龙挟着种族和宗教之名不断挑衅,其言其行令人不胜其烦,深痛恶绝。他撩起的话题总是引起各方谴责,要回应他的鸟话稍有迟疑,就给人抢在前头说尽了。可见得,党团人士要批评像依不拉欣这号人物以博取宣传都得有敏捷的动作,否则若不是拾人牙慧,就是等到课题冷却了,还骂不上话。

最近,又有九不搭八的事件让人骂得精疲力倦,排队还传达不到怒气。雪州马华在廖润强的率领下,组织声称是"赵明福生前好友"、穿黄衣的抗议队伍向赵的生前上司欧阳捍华讨伐,指责他必须对明福之死负上责任。

赵明福作古二年,从旁杀出一群好友喊冤叫屈,明眼人看出这是出於政治动机多过对好友的伸冤,这种猫哭老鼠,假仁假义的低级作态,立即引起人们咬牙切齿痛斥,认为拿赵明福来消费非常可耻。

雪州马华明显是要突出一种景象,若非欧阳捍华在工程合约上有猫腻,就不会引起反贪委调查,也就不会牵连到赵明福的枉死。这种项庄舞剑,志在沛公的伎俩,根本不需要画蛇添足,抬着赵明福的名号向捍华兴师问罪,只要直接点出要害己可让捍华难以招架。

欧阳捍华在批准工程合约时,林吉祥前助理李继香对皇家委员会的供证中己承认,沾染惠益的部份工程由她的叔叔未经投标就手到擒来,而且,雪州行动党不知那里修练一副菩萨心肠,还给承包商预垫工程费,等到政府拨款下来才还给行动党。政党摇身一变为金主,这种昭然若揭的朋党关系,已不言而喻。

问题在於雪州马华过於急切要煮死欧阳捍华,使用的政治手段太过粗糙。迫不及待拿赵明福的命案来发酵,使人们难以接受这种缺乏理性和道德的政治清算。也许,这批人以为制敌桥段够狠够劲,却没料到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这种下三滥、愚昧至极的举措,它所招惹的四方八面谴责之声,就像前苏联民众骂勃列日涅夫,还得等些时日才有机会吐完口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4-8-2011

3 comments:

陈瑞兴 said...

各打50大板,骂马华,也不忘调侃DAP,项庄舞剑,林先生可高招哩!

yeo said...

哈..哈...!

想不到林先生也不甘寂寞,
排在队里来"酸淆"雪州马华!

Night of illusion said...

项庄舞剑,意在?哈哈林老真是够姜。古龙云:“只要心中有剑,就可杀人于无形。”反贪局真要多多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