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August 2011

再回首709激情已冷

净选盟709大示威的话题开始降温。

"残留"的争议是警方的催泪弹和水炮射向同善医院违反行动作业程序的疑情各有说词,但至今还理不出个所以然。警方虽承认确有此动作,却推搪所射到的停车场还未鉴定是否属於同善医院的范围,但普通常识告诉民众,进入同善医院入口闸门之后才能停车,这停车场与同善医院有没有关连,就不必东拉西扯淡化责任了。

曾经替同善管理层传达没有催泪弹和水炮入侵的卫生部长廖中莱,给舆论扫射得万箭穿心,不得不成立以卫生部秘书长为首的队伍重新彻查以止住网民的悠悠之口。但是,事过境迁,看来这类调查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激不起火花来。不了了之,可能是最终结果。

警察总部面对网络媒体、面子书和部落客图文并茂转载镇暴队以武力对付示威群众的指责,以本身摄录的短片通过电视台播映,以印证警方的行动合法合情合理。但是,网络疯传三五个警员以众逮寡,强力制服群众的多个片段却不在短片之内。人们宁可相信这些短片是真的,因为警方曾警告采取行动对付传播不实资讯的人,而至今还没有这类人被捕受查。当天逮捕1697人,若警方毫不动用武力,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公正党和回教党分别以录影片段反驳和抗衡警方的短片,但也许是人们对新闻的热度不像709示威前后那么激情澎湃,也都不再热议。

行动党曾在华社鼓动净选盟的大集会,但是,709之后,由於宣传价值已减降,华文面子书上的黄潮标志依旧,但都缺乏借题发挥的话题。行动党领袖在此次示威中发挥了"星星会闪"的智慧和技巧,比起公正党和回教党,该党被警方拘留的知名领袖相对少之又少,因为他们懂得又闪又躲,因此悻免於难,尤其是雪隆一带的领袖在集会现场拍照留念的姿态,他们好像参加嘉年华会那么轻松自若。

反观受到号召的民众,却要在泪弹水炮中饱受惊吓,但是,"即使数以千计的示威者被警方水炮射到眼睛受伤、过路人恐怕也有遭殃的,却没有当事人站出来强烈的抗议及持续的争取公道,要求警方认错道歉。"

前风云时报总编辑赖昭光就上述情况在其部落格写道:"因此,这给警方一个『明示』,只要射得准,示威人群是该被射的。示威人群已经习惯及默默接受示威就会被水炮射这个潜规则。因此,越来越多有经验的示威者配备俱全,全副武装抗水泡设备上阵,包括眼罩、口罩、湿毛巾、矿泉水等等。赖昭光言下之意,就是要革命就得准备面对任何状况,甚至作出牺牲,怨不得人。

709示威过后,网上有不少参与者以悲情记载此一事件,也有人用录像短片和照片反映群众与警方对峙的场景,可惜的是,这些零星的记录并没有妥善整理,也没有通过正式的管道反击当局所粉饰的太平。这或许反映羊群从众心理,当大家都这么喊那么叫时,他们何妨更加雄壮激昂,但要他们个别去伸张正义时,就难免犹豫,裹足不前,因为孤掌难鸣,狼也是群体动物。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4-8-2011

3 comments:

Fair仔 said...

赖先生这篇文章我之前看过。以我个人的解读,赖先生此文的意思不是"要革命就得准备面对任何状况,甚至作出牺牲,怨不得人。"


此文的尾段赖昭光说到:"这回水泡射进医院范围,有人提出国际公约来谴责警方射水泡进医院,却不再有人『强烈』抗议警方大大方方向自我标榜『和平集会』的群众任意射水泡。

当权者比较怕国际公约还是怕群众『站起来』?警方是因祸得福了,群众因小失大,警方因大失小。

警方只要吸取这次的『大错』,努力加紧培训水泡手,以后射群众要射得准准,多射几炮也没事的。"

我所理解的是,赖先生觉得,群众竟然只大力谴责水泡射进医院范围,却轻略了警方任意向群众射水泡。 这样是否会"明示"警方,示威者可以接受警方任意向群众射水泡并觉得是合理的?!以后就只射示威者!

原文: http://www.dulan.org/2011/07/blog-post_17.html

oic said...

I still put on yellow tee every Saturday n will keep on doing it

治 平 said...

I put yellow deep inside my heart! Growing every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