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ugust 2011

把忧患当宝的稀土厂

关丹稀土提炼厂开弓没有回头箭,投入运作是迟早的事,政府正落力清除民怨障碍。当前的问题是,民间反对声浪激昂,逼使政府步步为营,以严格把关和监测辐射指数以策安全来抚慰民众的焦虑。

不过,涉及的政府部门似乎对时局麻木不仁,他们仍然不断阐释稀土厂不会构成环境和健康威胁。在最近邀请华文报章及部落客的汇报会上,大马的专家滔滔不绝以幻灯片讲解稀土的广泛用途,并指掌控97%供应量的中国操纵价格,像是要合理化我国的参与和竞争,根本不把重点放在群众的愤慨来稀释不满情绪,凸显官僚主义不知民情疾痛。人们那管稀土的价钱和用途,只要不在大马设厂就谢天谢地。

这汇报会由国际贸易与工业部长慕斯达法和卫生部长廖中莱联袂与政府高官交流。慕斯达法一如既往信誓旦旦保证,即使莱纳公司可於九月运作,但政府为聆听民意,已暂停发出前期营运执照。莱纳必须依足原子能执照局11项条件和提呈计划书方可提炼,目前也不准从澳洲输入稀土。

我向两位部长指出,不管政府如何苦口婆心,眼前人民的困惑和信心危机,维系在两派专家对稀土辐射的利与害都各执一词,政府即使有如何权威的评估报告,人民宁可相信反方专家提出潜存的稀土危机。慕斯达法表示打算在报章打广告详尽讲解。但是,政府踏出错误的第一步之后,再多的解释变得欲盖弥彰,而且多余得令人听不进耳。

我告诉廖中莱,当今暂扣莱纳公司执照并不"英明",当政府多年前在重大政策和原则上批准设厂就自种祸根,妄顾民意。如今在技术上耍弄执照招数,只是因为反对党挑起疑窦及民众反对下的权宜之计,实则是烟幕。因为政府藏着掖着容许兴建稀土厂,人们深一的层臆测其动机就变得理所当然。

由於关丹稀土厂影响层面以华裔居民为多,慕斯达法也体认华社的反弹力量不可忽视。政府专家已在这课题上地位卑微,反对党引述的专家在信实上则稍胜一筹,毕竟,一方是为经济收益出头,另一方是为民生着想,人们当然选择后者。当然,也有人对当今之世的专家嗤之以鼻,以使用手机会导致辐射,影响人们健康而论,正反两派专家至今还为本身的论证喋喋不休,谁也服不了谁,人们也不知道要相信谁。

2003年,政府计划在雪州士毛月的武来岸斥资15亿元兴建垃圾焚化炉,遭400多名居民兴讼,指此举造成河流、地下水和空气污染,侵害健康。2007年政府应势撤退,改以小型焚化炉在多州处理日益暴增的垃圾,多年的磨合期相安无事后,逐渐被人民接受,尤其是当今垃圾分类再循环,使争议减少。

但是,垃圾无可避免,稀土提炼则可以选择,尤其是中国为维护环境减产;澳洲能力绰绰有余可提炼,却把稀土转嫁我国,难免有居心叵测之嫌。中、澳扬弃的忧患却变成大马如获至宝,委实令人匪夷所思。因此,关丹居民会否起诉政府,还得看续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8-2011

28 August 2011

一人之死五人跟着去荷兰

向以医疗科技昌明称著的台湾,始料莫及阴沟里翻船。台大医院把一名死者的器官移植给五个人之后,才惊察此人生前患有爱滋病,这意味着,一名死人可能把五个人的苟喘生命带去阴府的荷兰。

这名作主捐出器官的母亲,对儿子生前同性恋僻好染上爱滋一无所知,以为本着菩萨心肠济世为怀,如今悔恨自责。有关详情,以下是其中一项报导:

2011-08-28中國時報 【張翠芬、黃依歆、黃天如/台北報導】

台大醫院發生移植醫學史上最大的醫療疏失!院方誤將一名愛滋感染者的器官,移植給五名病患,原本沉浸在獲得器官重獲新生的移植患者和家屬,全都傻了眼,即日起開始接受愛滋藥物治療,包括台大和成大共十多位參與移植手術的醫護團隊,為避免感染風險,也開始接受預防性投藥。

 台灣移植醫學學會理事長、成大外科教授李伯璋感慨,「這是移植醫學界的一個大災難,也讓台灣在全球留下一個不好的記錄!」

 據了解,這名捐贈者是一名卅七歲男子,廿四日因頭部外傷送新竹市南門綜合醫院急救,由於昏迷指數僅剩下三,家屬並不知男子是新竹市政府衛生局列管的愛滋感染者,連絡台大醫院器官捐贈小組。

 這名愛滋病患將心臟、肝臟、肺臟和二顆腎臟,分別捐贈給五病患,其中心臟送到成大醫院,由一名五十幾歲的男子接受移植手術。其他器官都在台大進行。

 台大醫院表示,院內人員僅電話詢問捐贈者的愛滋病毒檢驗結果,卻在發、受話中誤將檢體HIV抗原檢驗由「陽性」(reactive)理解成「陰性」(non-reactive),發生認知錯誤,並未從電腦檢視書面報告。

 等到器官移植手術完成,協調師收集檢驗報告紙本資料時,赫然發現大事不妙,捐贈者的愛滋檢驗竟然是「陽性」,才緊急通知移植團隊,並打電話給成大醫院,要求院方進一步追蹤病患是否遭感染。

 台大醫院發言人譚慶鼎昨天晚間召開記者會,對於這項疏失,向病患家屬和社會大眾表達歉意,也會檢討原因,院方將待檢討報告完成後,再決定懲處失職人員。院方高層也連夜召開會議討論之後如何應變。

 台大感染科主治醫師洪健清說明,目前無法確認受贈者是否感染,要進行分子檢測,一到兩個月後才有答案,後續可能還需追蹤至半年,才能確認受贈者是否脫離感染風險。

 洪健清說,受贈者感染的可能性很高;他也說明,愛滋孕婦在懷孕晚期接受投藥,感染機率將從二十五至四十%,降至一%以下。洪健清說明已選用兩項最新的藥物,包括核甘酸反轉錄酶抑制劑與嵌入酶抑制劑,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能抑制病毒。

 台大醫師表示,美國一九九四年也發生了相同捐贈事件,當時有四位病患感染;昨日台大並非世界首例。

27 August 2011

反击索贿十分痛快过瘾

这次栽筋斗了。向新加坡超速驾驶者索取50令吉咖啡钱,作为不发出传票代价的交警己遭停职查办。

这名被全国警察副总卡立阿布巴卡长形容为"缺德"的害群之马,将面对严厉的纪律行动。但是,纪律再严再厉也有"一犯两治"的毛病,假如公众行贿罪成,则须罚款或坐牢。

这一次,凡事否认、凡事驳斥、凡事待查的警队哑口无言面对责难,因为索贿过程偷摄的短片在视频网络载传,贪污行径无可遁形,加上那是狮城来客,为了国家形象就得大义灭亲,庇护不得。

说来奇怪,新加坡人在本身国家循规蹈矩,一过了长堤就变了样,入乡随俗地如左传所载:"乱狱滋丰,贿赂并行。"来私下解决他们的交通违例。也许他们久仰了我们的交通违规文化的应对之道,并且懂得对潜规则毕恭毕敬。

虽然触法的交警承认索贿的视频是真的,但碍於必须有当事人的举证才能将他入罪,但是,到目前为止,新加坡那位驾驶者还未现身正式举报,如果案情到此僵住,索贿交警就能在刑事检控上悻免於难。

但是,这次让大马交警丢脸的事,狮城驾客也因此必须提心吊胆,遭到秋后算帐。此案过后,因为交警"执正"办理之下,两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本地人在南北大道224公里,因超速驾驶试图贿赂武吉阿曼总部的大道巡警遭逮捕。

这项长达两小时的取缔行动,发出4张传票,包括超速、驾照和路税过期。也就是说,单单抓到的两名狮城客,就足以代表他们有100%的贿赂品格。

假如被拍索贿的行动警队总共发出100张超速传票,那么,那索讨咖啡钱的交警,他的恶行仅仅占贪腐行为的1%,如果按照这样的数据解读,交警贪污情况就翻盘得可以被接受的范畴,倒是新加坡人达到100%的行贿指标。这样的解释当然让警队爽不自禁,又同时把新加坡人踹上一脚,但把它当真的来说理,就是欠揍。

大马警队高官对交警贪污向来有咬牙切齿的表现,既然索贿视频对抓贪有效并且有镇慑力,政府不妨鼓励车主安装摄像,一来可以扑灭罪案,二来可把临检的警员恶行录下,如果每次偷拍短片揭露贪污可得到政府现金嘉奖以补贴针孔录像装置费,这就十分过瘾了。

(芙蓉地庭8月26日判决,新加坡籍华裔男子陈清达(34岁),在南北大道北上方向224.3公里,因以50令吉贿赂警员,作为超速驾驶不开出传票的代价,抵触刑事法典214条文,处以罚款5000令吉,若无法缴罚款,则入狱5个月。)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5-8-2011

26 August 2011

燕窝之怨只能自怨

燕窝销往中国之路最近荆棘满途,由於绘声绘影的血燕是滋补极品,却含有亚硝酸盐的高超标而受到中国当作黑心补品喝令下架,一时市场乱如七国,陷入进退唯艰的困境。

血燕的珍贵身价传说维系在一个血字。一路来,这种产自洞穴的燕子唾液因为沾染岩石天然红色矿物质而被解读与燕子吐血有关,但这仅仅是业者惯用的名称,与神奇滋补没有太大关系。农业与农基副部长蔡智勇认为渲染血燕传奇不符合事证和科学,吐血的燕子可能病入膏肓,这种燕窝怎能达到进补功效?但是,一些燕农宁可坚信血燕的存在,这么一来,血燕就可待价而沽。

也正因血燕售价昂贵,那些没触及红岩的燕窝薰制后,导致亚硝酸盐高度超标,原本要提高不义利润,如今东窗事发反倒苦尝血燕滞销,可说是现眼报,自食其果。

过去十年,国内乡镇兴盛筑造燕屋以提取白色燕窝,同样的,也渗杂其他原料提高重量从中牟利,燕窝造假目前正受到中国有识之士鞑伐,许多制假的手法和原料不断涌现在网络上让人耳目一新,而燕窝到底有多高的食疗价值也被一些专家戳破它并不包含在中国传统医药的膳疗体系之内。然而,人们总是对不可置信的事物深信不疑,因此,燕窝仍能占一席之地。

由於中国每年入口燕窝数量100公顿,大马仅出口20顿,其余80公顿由印尼供应,於此有此疑窦认为是印尼假借大马名义销售假燕窝,白狗偷吃黑狗当灾,大马因此背负骂名。但有最新说法是中国奸商也在造假燕窝上插上一脚分羹。

不过,大马燕窝业者做贼心虚,冒充官员的燕窝商在杭州召开山寨记者会要消除对燕窝真伪的疑虑,反而使到本国此地无银三百两。目前,有至少五个全国性燕窝行业的组织"捍卫"业者的利益,但他们之间各据一方各行其是没有交集,内乱使这个行业的威望和形象大受损折。利益当前互相倾轧,正是多数华商的劣根性。

农业部把燕窝产业当作重点发展,预料将由部长及高官率团赴华全面商讨和解决燕窝出口到中国的障碍,以使正猛劲起步的行业不致於面临瘫痪。虽然如此,即使大马燕窝业痛改前非,但若印尼方面的奸商延续冒用大马名义出口假燕窝,仍然还得背黑锅。因此,大马燕窝如何自我标识鉴定自我,以在林林总总、良莠不齐的产品中鹤立鸡群,正考验业者和农业部的智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8-2011

25 August 2011

丘光耀应严肃认狗归宗

把行动党政治取向自我定位为狼狗的文宣組組長丘光耀,必须好好认狗归宗。因为狼狗是狼和狗交配而成的动物。从生物学的角度,狗和狼属于学名为Canis lupus的同一个物种。如果我们相信狗的忠诚,也同时会猝不及防给狼群嘶咬。因此,行动党自命为狼狗党,其实是狼不狼、狗不狗的政党。选民也不能确定行动党什么时候是狗,什么时候是狼而处於无可适从的境地。

狼狗并不是一个确切的品种名,它较称著的种狗是德国牧羊狗。狼狗一词最先用来区分中国早先农村地区的笨狗(即田园犬)。这种狗因外表像狼而得名。这种狗,主要分为德牧、黑背、狼青等品种,种类繁多,甚至体型较大的笨狗也能称作狼狗。对行动党的形象当然不讨喜。

由於狼是群体觅食攻击的动物,所以,只要有人抨击行动党,党性和狼性就会群起而攻,这一点,行动党在网络媒体充份展现了狼狗个性,在下点评一下丘光耀,就连野狗也狂吠,足见丘光耀倡导的狗党文化物以类聚的力度。马华的媒体兵团和枪手还没能耐对付一头狗,更何况它随时是一头狼。

多数人以为狼狗凶悍,其实是从它被训练为警犬而产生的印象。丘光耀把行动党定性为狼狗,其实是政治考量,因为狼狗嗅觉敏锐、多饲养来帮助打猎或牧羊、且又容易听命使唤,在当今政火连天时,培训狼狗正可为行动党效劳。

不过,深一层顾虑到政治厮杀的残酷的必要性,丘光耀似乎数典忘狗。他应谋算把行动党变成比特犬(American Pit Bull Terrier比特犬令人深爱的是优美的曲线,健康的体魄,顽强的意志,绝对聪明的头脑,对人的依赖和信任。恨的是惹是生非,好勇斗狠,誓死不休,是当世名在前列的斗狗。

比特犬一般身高在4656cm、体重在1535kg之间,其头部呈石板状,两颚有力,肌肉结实,咬合力强,耐力持久,毅力惊人。以身高、体重、咬合力、耐力、毅力、结实度、忠实度及与人类的亲密度等综合因素论,比特犬优于狮、虎、豹等凶猛的野兽。 30公斤的强壮比特犬可以在3分钟内咬死2头牧羊犬。这种优越的条件, 正是行动党应具备的实力以对付国阵政府。

因此, 如果行动党满足於狼狗的地位, 万一其盟党有朝一日变成比特犬反扑, 行动党这头狼狗在三分钟之内就会被咬死。所以,行动党应居安思危,自拥自重,把自己变成比特犬以防万一。毕竟,比特犬恶高望重较有名气,有资格媲配丘光耀替行动党营造的狗党形象

丘光耀近期钻研政治截拳道而荒废了追思狗谱,对列狗列犬孰强孰弱稍有滞怠,万一有什么闪失使行动党失利,就会愧对列祖列宗。谨此温馨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