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uly 2011

心系邦国泪在心中的控诉

709,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刘嘉丽》

709这一次的大型游行是我第一次看见各种族的参与,这种的齐心合力的力量很大。也谢谢政府的出尔反尔,警方的粗暴对待,让我亲眼看见这一切,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人民的勇气的意愿,也在709的集会当中强烈的反映出来,也让我感受到团结的力量。政府都说我们都是非法的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98

《国家的改革我没有缺席 疾风知劲草》

我无法在现场召集所有名单上的朋友,只能告诉大家散着走,时机一到跟大队就好了,但至少要有两三人作同伴。茨厂街一片寂静,店家都关门,没外劳踪影,我需 强调,行走在茨厂街闹区的华人,肯定是全年最多的一次,我估计至少有500人。大学战友、学运领袖、社团份子、辩坛朋友、民联议员等等统统碰上,异常热 闹,却只能低调的热闹,呵呵。和我同行的大约有十人,每来一个时都会问,你们认识的吗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9207.html

《因为相信所以无惧 黄诗情》

选举改革的呼声导致人心黄黄,有系统性的打压却也让大家人心惶惶。路障、封城、大镇压……我几乎无法想象709当天会是怎样的一个画面。为免受阻于警方的路障,我和朋友们提前两天到吉隆坡,静心等待709的到来。既然决心要去,就只好做最好的准备,最坏的打算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9210.html

《向自由老太太致敬 黄慧敏》

在这次行动中有一位婆婆在人潮中脱颖而出,快速蹿红,她身穿黄衣昂首坚定地在人群中行走,当时我觉得这阿婆真有种,然后奇怪一位老人家怎么会单身赴会?过后更多的照片流出,阿婆的故事也更广为流传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9205.html

《那一刻我为自己感到骄 Sin Yan

这时,上空开始布满乌云,天空开始下雨,雨越下越大,驱散了催泪弹的气体,老天爷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在等待的当儿,我们透过电话联络,聚集在Swiss Garden酒店前的人群,也被驱赶到同善医院。警方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和催泪弹,驱散人群,我难以想象为何警方为何会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真是太可恶 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80

《老婆 我不想终生遗 Tolo

城市如此荒凉 想找个人都难
我开始又担心了 万一Bersih 只有几百人集会
那不跟土权一样 声音大过天 叫人叫不出 
茨厂街 好不容易 有个人样 廖廖无几 聊胜于无
唉 不说了 吃饱饭 才有力气
不然游行时 店门关得比眨眼还快 只好吃催泪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84

709人民之约 Fern

自从看了很多政府打压净选盟的新闻,心中无形产生一股怒火,决定赴一场人民之约!经过一番说服把老公也拉去参加了......发觉身边很多毫无公民意识的 人,他们说:不懂为什么会有无聊的人,去参加示威?我心想:请尊重我这个无聊的人,还有这并不是示威,只是和平集会,难道26岁了还要谈那个明星长 得帅?还再讲事非?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803

709 我的眼泪在 蓝汉敏》

我也这样告诉自己:或许我只是一个饰演路人甲乙丙丁的临时演员,但是我会谨记着星爷的教诲:“……临时演员也是演员,一样是有生命、有灵魂的!!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9440

《那天,我们上街改写历 SY

来了,戏开场了。FRU 开始从Masjid Jamek出发,水炮来了。水炮的攻击范围很短,所以我们都没什么忧心的。我们向他们喝倒彩,因为我们都知道,那辆水炮车是从我们每个月的薪水扣除出来的所得税买的,现在竟然被一群暴政的傀儡用来攻击我们,真荒唐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9501

709之恋爱 魏丽伶》

回程的火车上,小丽在想:一个在国难当前挺身而出的男人,一个愿意为国家的前途而牺牲的男人,一个为了让下一代的马来西亚人活在更好的国家而走上街头的男人,一个在最危急时候依然保护她的男人竟然被她遇到,上天对她是何其的厚爱啊!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169521

《参与游行的所见、所闻和所想 wai ping boo

刚开始的时候是,医院满满的人, 警察只是在医院外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在一阵子之后,一辆水炮车,像发疯似的狂射医院,我在停车场开始嗅到催泪弹的味道,我就快快的跑上高处,那辆车就像在 帮医院浇花这样狂射,然后就听到一位马来人大骂警察,这也是唯一一次我听见看见有人骂警察。然后我们就从医院爬墙出去,几千人爬墙,逃跑真的是难得一见, 真的是MALAYSIA BOLEH,医院都可以攻击的警察还是人民的朋友吗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58


《是警方把我们逼进同善医 凌国文》

不是我们要冲进同善医院,而是镇暴队以催泪弹和水炮把我们逼进了同善医院。
进入医院后,看到大约十多位全身 湿透的回教徒同胞跪在靠近厕所的一个角落进行祈祷仪式。大家依旧保持克制,遵守秩序,不影响医院的运作。这一点,同善医院行政主任黄丰可以作证。黄氏透过 媒体指出:院方非常感谢集会者顾及医院病患及员工,以和平方式在医院范围内进行集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30

709为什么能吸引新生代? Leven Woon Zheng Yang

这一场709的历史游行是壮丽地落幕了。但它于新生代中产生的波澜,是值得关注的。国政政府想要在下次大选讨回他们的欢心,可先得让他们忘记催泪弹的滋味和警察的暴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32

《吉隆坡709黄色大集 Rojer Lim Khien Nan

催泪弹恰恰的落在我面前,与我距离不到5米,被烟熏得好难受,眼睛完全睁开不了,脸刺痛得很难受,肺里一阵疼痛,简直快要栖息了,只知道要命的话绝不能晕 倒,一定要往后跑就是了。前方后方的路都被镇暴队给切断了,这时同善医院在不远方,无处可逃情况下大部分的群众都往医院里挤,我也是其中一个。所幸得到了 友族的帮助下,我才能爬上3米高的围墙,逃进了医院范围,成功躲避了那可恶的催泪弹。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67

《见证709 马克斯》

20分钟后,水炮车和联邦后备队(FRU)从马银行的右角落出现,人群开始呐喊。我向随行的朋友们说,要有心理准备应付催泪弹。人群继续呐喊口号,不出 所料,水炮车开始进行扫街行动,人潮开始往后退,但之后又聚集在一起。FRU再展开第二轮行动,出动枪手喷射催泪弹,逼使我们躲进富都车站的停车场。直升 机的配合非常好,在催泪弹落地之际,直升机开始接近地面,把化学雾打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64


709,和妻子拍拖游行记 郑云城》

大约十二点多,肯德基门外一阵骚动。哈哈,人潮,对,是人潮,喊着口号的人潮,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人潮,一波接一波涌往默迪卡的方向。太振奋人心了,哈 哈!政府那54岁的老脸快挂不住要掉下来了。原来,吉隆坡有很多匿藏人口的好地方,时间一到,大家就流成一片浪潮了。我兴奋极了,推开肯德基大门,跟不上 来的老婆被惊慌失措的肯德基职员锁在店里(还加了几张桌子和椅子挡住门口),过了大约十分钟才勉强开了一条门缝让她出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62

709,不要怕 Ian

大约两点我们随着游行队伍来到马来亚银行,才停著演讲不久,警方就发射水炮和催泪弹,人们互相走避,但也很快的合拢。我没带毛巾,只能用手掩盖著口鼻减少催泪瓦斯的辛辣感,这时一位马来青年递过一块毛巾给我,我才有可能撑去。一路上,我们和马来人握手,一起前进。

镇暴队一再进逼,把我们围困在富都车站和同善医院之间,还一直发射催泪弹和水炮,这根本不是驱散行动,人群没地方散开,这是惩罚行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65

《律师公会主席林志伟》

针对同善医院的事件,我们的目击者记录,以及我们取得的短片显示,水炮的确曾射进同善医院的范围。
虽然我们的观察团队没有拍摄到任何片段,但是目击者的证词表明对,水炮和催泪弹的确射进医院范围之内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22


《我爱国所以我上 芯》

当我们被逼到同善医院,感谢同善没有拒绝我们入内,但是口口声声说保护人民的警方却不顾医院内病人的安危,向医院发射催泪弹!那一刻,我对纳吉政府仅有的 不到十巴仙的希望都破灭了。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位在来届大选不会再给这样的政府任何机会!为了权力为了金钱,不择手段,剥夺人民的权力和自由,对付手无寸铁 的市民,甚至牺牲无辜的生命也在所不惜!这样的政府简直是丧失良心,做人已不合格,更遑论当政府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63

《荒谬暴力的政府,团结的人 Sweezy

要怎么形容受催泪弹袭击的感受呢?诗人朋友说:709教会我的事,从此不惧怕Wasabi!但是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呼吸管道燻热的感觉,却会让人觉得快断气了。当然啊,催泪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经被军方使用,威力不可小觑!

催泪弹接二连三地向富都广场那儿发射,我与友人们往富都车站地下车道跳下去避难。逃到那儿时,看到这么深的车道,我实在没有勇气跳下去,但是后面有追兵(就是警察追我们),我还是鼓起勇气一跳了,而这一跳,我才发现人在危难中的潜力无穷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90

《潘俭伟:我可证明廖中莱撒谎》

警方不可能在道路上发射催泪弹,因为那时在医院前面道路示威的人,已被驱赶到医院新楼和旧楼范围。人民提供的照片清楚显示水炮直接向医院发射,并非廖中莱所说的只喷洒到医院墙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709

《我看到了希望,我看到了曙 Winnie Lim

我想了又想,告诉自己我总不能那么自私呀,让别人壮烈牺牲,而我就在家里坐着摇脚啊。这片土地是你,我,他的,我也应该像其他勇士们一样为这个国家的民主付出。这个国家存在着很多不公平的政策。所谓的民主,公正和言论自由,很多都是政客说了算算而已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31

《隆雪华堂:说谎非我们的文化》

警方向同善医院发射水炮及催泪弹一事,现场很多人都可以作证。该医院保安日前已对媒体证实,亲睹警方朝院内射催泪弹,以致逃入医院寻求庇护的民众四处走避。
与此同时,许多非政府组织人士,当时都在现场亲眼目睹,停驻在医院出口的水炮车,首先从警卫亭方向,朝里头的示威者射化学水炮,接着,再射催泪弹到西医部急诊室外的空地。整个过程,他们都身历其境,完全可以佐证医院保安的说法,不容否认。
说谎不是我们的文化。警方的执法,首要保护人民集会游行的自由与安全,为此,隆雪华堂呼吁总警长公开向国人道歉,以示负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616

709 , 我决定要把它狠狠的记 berryjerry

到了 pudu station 人潮是恐怖的,因为迎面有游行队从茨厂街会合我们,我俩刚要拍照留念,刚遇上我老公和朋友们,十几粒催泪弹迎面而来,我们吓的鸡飞狗走,我大喊狂跑,那种 感觉很呛喉咙也无法睁开眼睛,mamak 档老板开门让我们进去洗脸,马来同胞派盐水给我们喝,老 uncle 拿大葱给我们搽眼,有效果然!没听到有人说要回家,我也不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73

《今天是七月九 Kee Yew Ping

我们看到情况不妙就转移阵地到了直场街的前面,突然一群人从kota Raya后面一边跑一边喊Bersih!!我们大伙也跟着热血起来,一起呐喊!!这时在星马的红头兵开始向我们发射催泪弹!!我们只好往前跑,芬和她丈夫也和我们失散了。

这时人群已经集合在茨厂街,我们开始和大伙一起步行到默迪卡体育场。一路上有华人、马来人、印度人,甚至是外国人,一起喊着口号向体育场走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72

《那一刻,我差点流下男儿 冯晋哲》

镇暴队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我们被逼到富都车站的富都路集合,我们的确说好的,很和平地边唱着国歌,边肩并肩地歌唱我们的未来。这时,水炮和催泪弹又来 了。更过分的是,这一次的催泪弹发射在人群当中,而且是人潮的中间(我的旁边)。这一次,我闪不及了,深深切切地体会到催泪弹的痛苦,我选择性忘 记了那段路是怎么走过来的。重要的是,催泪弹发射在人群当中,恰当吗?这是我的疑问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68

《这一天,我见证了历 廖国民》

慌乱中,我看到了烟雾。想起刚才国雄告诉我,只要看到有烟,就是发射催泪弹了。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大声喊催泪弹!催泪弹!国雄在慌乱中塞给我一包盐。我 也看到有人在派盐。但是我却不知道盐能做什么,我以为那是之后用来洗涤的。这时候,我的眼泪已经流个不止了。然后感觉到了整张脸、整个鼻腔、喉咙都仿佛在 烧着。我用手帕紧紧的捂着鼻子和嘴巴。眼睛眯成一条缝,慌不择路的跑上了富都车站对面的小路。由于太难受了,我把盐拿出来搽在脸上,然后也不小心吃了一 点。顿时感觉喉咙舒服了许多。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盐是拿来吃的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65

我们的一大步 Chen Yee

这时,出现了我永生难忘的画面,一罐象可乐似的罐子在我右边不远处的空中划过,冒着烟雾,从大街的方向被抛过来,第一颗打在不到五十步之外的一楼,然后落 在地上,避雨的人们于是往反方向躲避。听见有人呼叫别急,慢慢来,小心,用毛巾捂住口鼻等等温馨提示。人们有秩序的躲避,同时也互相照顾确保身边的人都安 全。那时的我一点害怕恐惧也没有,只是无法相信,那是医院!第一颗其实抛中了同善医院的小士多,楼上有人在房里的。后来陆续有几颗落地。我们被逼到同善中 医部门的门口,大门打开,但是没有几个人躲进里面。这时的人群多了,多了很多马来人和印度人。有的在维持秩序,有的派发塑胶袋(防雨?),混乱之中,有好 几人向我伸出手。听说吃盐能缓和催泪弹的副作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36

709,第一次参与大型集 林传俊 》


接获组长指令,加入游行队伍,在路口和相识的朋友开始走在一起。
边走边呐喊口号,不知前后方情况如何,也不知游行队伍有多长。
偶尔离开队伍静观其变,然后再加入队伍继续前进。
相机那么多,却没人担心那些短片和照片会成为呈堂证据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28

《亲身参与709,见证民主你和 黄伟杰》

集会并没有等到二时才开始,在一点时分民情高涨而“Hidup,Hidup”的口号已经在茨厂街旁边的街道响起呼应前来集会的参加者。不到十五分钟队形已 经组成而笔者观察到集会队形并不是简单的杂牌军而是有志工带领的组织性队伍,不论在喊口号还是队伍进退的手势都足以证明,这班不是由暴民组成的集会者而做 法更像非暴力公民抵抗(civil resistance)运动里的策略和行动,接下来集会者冷静和要求和平不破坏的态度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26

《净盟2.0,纽约709 欧阳文风》

纽约709那天,我迫不及待到大马驻纽约领事馆前参加净盟2.0。心想,到底有多少人会到?我不知道,但也不管,约了2位大马朋友,还有我的男朋友,我们穿著黄衣,就出门。

走到曼哈顿43街,远远地就望见一群人穿著黄衣在那里,我的心牵动了一下,视线有点模糊

那一天,大概有120人,我们站在异国的土地,唱著故土的国歌,还有乡曲Rasa Sayang。我们都在笑,都很兴奋,但是大家心情也很沉重。那种感觉有点失重,似乎随时失衡,最难控制眼泪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23

《他们坚持到吉隆坡市 谢光亮》

茨厂街一带看见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人群。我和朋友不约而同的认为,在强大的白色恐怖气氛下,还有人不怕死出现在吉隆坡市区,这些人肯定是有问题的。一位朋友说,市区已经没有巴士和的士川行,却还有人在市区的候车亭等候巴士,显然候车之意不在车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505

《我们萍水相逢但共同经历709 mksow

我们通过李霖泰市场,一出到Jalan Sultan,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这么多的人,究竟是从里出来的呢?几分钟前,冷清的街道,就这样,突然的,从街头到街尾,被整整大约五千人给塞满。
马来人,华人,印度人,沙巴人,砂拉越人,我们,一起走,一起喊口号!
“Bersih! Bersih! Bersih! Reformasi! Reformasi! Reformasi! Hidup Rakyat! Hidup Rahyat! Hidup Rahyat!”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69468

3 comments:

Cinn said...

不了解你整合这些feedback 的目的,我们都已经从电子媒体看过了。或许你是想让贵党的党员门看,因为他们从不会自动也不敢看电子新闻。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把它们从新整合,请务必转让给贵总会长看。最好也让那个所谓的卫生部长看一看。
辛苦了。

读者甲 said...

Cinn,
你看过,我没看过,人家整理关你屁事?

ping said...

cinn
1。你咄咄逼人,有些話,不必講得太盡,留些餘地,每個人都有立場。
2。我也沒看過那麽多的資料。真是“辛苦了”。
3。刻意批評容易,思想要周圓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