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ly 2011

偷电怒火烧烧烧

国能与用户对偷电的情况各执一词,即使内阁部长对内阁的解决方案也各有诠释。卫生部长廖中莱表述,国能只能依法对更换新电表用户索讨三个月的差额,那怕是过去有偷电行为也点到为止,就此打住。不过,这话的可信度顶不上24小时,能源、綠色工艺及水务部長陈华貴连忙澄清,"追剿"偷电的款项没有限额,被疑窃电的用户仍需在新旧电表的电费追算差额。使这起涉及千家万户的偷电疑云,使民间与国能的激愤抗争升温。

偷电的的手段各司各法,三十年前偷电偷到出脸,拆动电表的保险线动手脚,电表计费抄写员只要只眼开只眼闭就行,直到新的计费员不卖帐才露出马脚秋后算帐。后来,又有新的绝招不露痕迹,一路瞒天过海。基本上,把电表的调速器控制在正常运转之外,让它微少转动就能达到偷电的目的。一般上,用户还存有"良知",以"节省"三至六成电费掩饰本身的行为。

过去,大多数偷电用户是耗电量相当高的工厂、夜店等等,只要得助高人略施巧技,付一笔钱给师傅就偷得心安理得。近年来,由於国能调高电费,不少家庭用户也有此动作。国能说用户偷电,绝非生安白造,网上教导人们偷电的方法推陈出新,有的人授招时,还认为政府部门贪腐一大笔一大笔的,偷点电省点钱算什么,多少能弥补和平衡这种憋屈心理。然而,国能始终无法对盗电人赃并获,在检控上提不出证据。

问题是,国能更换新电表时都有预设立场要制裁用户,那就是被他们鉴定转得慢的旧表都有动过手脚之嫌,与新电表比对之下就以其中差距追讨旧账。一些用户即使没有偷电,也不知道旧电表的转速缓慢,也在这场清算运动中成了受害者。换句话说,国能对本身一路来缺乏妥善的管理机制,而这种责任,却由用户来承担他们定下的"罪责"和后果,这种对用户予取予夺的惩罚,并没有确凿的证据,在法律上,疑点利益应归给用户,但国能却把疑点当作武器。

一些用户有屈打成招的心理威胁,他们面对国能使出谈判、割电和提控这三种狠招,如果不接受协商缴付追算款额,割电就让他们苦不堪言,如果为避免眼前亏而屈服於付款,也就默认了偷电,可说是任由欺凌。只有少数的倔犟勇猛用户跟国能对薄公堂讨个说法。

彭亨州文德甲有24用户面对国能的指控,群情愤慨而组织"反对国能诬赖偷电委员会",入禀法庭阻止国能割电及拒缴电费差额,这一举动的判决谁输谁胜,将带来深远影响。内阁有必要全面检讨,即使国能拥有权力对付偷电用户,但以目前情况,法令只一面倒倾向国能,任由国能的强势地位来执行对本身绝对有利的条款,这形同剥削和鱼肉人民。这场偷电战争引发的怒火,势必延烧下去。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7-2011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