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ly 2011

赵明福命案法律惩治有优待

应该如何处置三名反贪委官员的激烈盘诘手段,导致赵明福精神崩溃而自杀,单是有权威的官方就出现两个版本。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开腔以刑事条文提控,以惩治冷酷无情者付出代价,让民众信服;而掌握提控权的检察总长阿都干尼,则要探讨这三名官员是否按照标准作业程序执行任务,若违反条例,就交由公共服务委员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

总检察长阿都干尼那种官僚的相互庇护的意味相当浓重。纪律行动顶多革职、降职、调职、丧失擢升机会或其他不痛不痒,不致於被自杀的处罚。如果用来弥补一条生命无辜的遽失,没有一个具同理心的人能接受这种结果。但是,这却是政府优待公务员的常态。正因为纪律行动可以取代刑事检控而能在更大程度上跳脱罪责,很多执法官员就不惜滥权妄法,一犯再犯。赵明福的命案耗费了社会巨大的成本,却仅仅以纪律行动对付官员,提出这种看法的人首先就应扪心自问。

换另一个角度,民众若阻差办公,与公务员发生肢体或语言冲突,民众拥有纪律处分这种优待吗?当老百姓向政府提呈文件时,如果填写的资料错误失实,就会面对误导、欺骗官员的刑责,反过来说,如果官员信口开河,答应民众在某个时限里完成审批手续而却没有实践承诺,人们几时耳闻目睹这些工作怠慢的官员受到对付?

赵明福命案该如何惩治三名被点名官员,反贪委会已将他们停职查办,并由一个据说是独立立的调查队伍进行讯问,何以自己人查自己人而非由警方介入呢? 这就有待相关单位进一步说明其中又有什么标准作业程序了。不过,它却可被视为最终以内部纪律行动对付官员的前奏。

按照刑事法典331条款,执法官员使用权限以外的手段向嫌犯套取资讯而严重致伤此人,将可面对最高10的监禁。八、九十年代,警界曾发生拷打逼供导致嫌犯死亡事件,但都基於警察的无心之失,从轻发落,各被判数月至18个月的牢狱。由於当年的社会舆论声弱浪小,死者家属都得忍受这种冤屈。

赵案应援引怎样的刑事条文对付三名官员,各有各的看法。律师公会主席林志表明本身并不认同赵明福是自杀的结论,并认为政府应该以误杀导致他人死亡的罪名,来调查涉案的反贪会官员。这也许是合情合理的建议,可供当局考虑。

相反的,一名有律师资格的行动党领袖却从政治动机不惜雄壮激昂哗众取宠,一口咬定"逼人自杀就是谋杀"来为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一锤定音。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这人应深自思量,假如当局在没有充份证据的情况下把犯错官员一律以谋杀控上法庭,随时会被法官以技术错误而撤销此案,或使被告获得疑点利益而脱罪。因此,政治审判并不能为赵明福一雪冤屈,除非这名反对党领袖有意帮忙这三人利用法律漏洞逍遥法外,否则还是管住自己的大嘴吧。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7-2011

5 comments:

治 平 said...

如果逼人”自杀就是谋杀“,那么大耳窿逼债,导致借贷人自杀也应该以谋杀罪来控告喽?这等律师谁敢聘用?脑袋出了问题?

曹操再世 said...

嘿嘿嘿,只怕一控二控又会挖出“不为人知”的大头佛。
还是呐,“一查再查”不了了之啦!

yeo said...

如果大耳窿逼你从14楼跳下,你说是什么?
应该以谋杀罪来控告不?

明福是被自杀 是谋杀!
最重要的是,明福哪可能有寻死愿意?

Fair仔 said...

任何人强逼导致人非自愿丧命叫谋杀。正如海盗用剑指着人,一步一步的逼那人从延伸的跳板(plank)跳下去。*http://en.wikipedia.org/wiki/Walking_the_plank 那人虽是自己跳了,但可以用自杀来概括吗?那应该是谋杀吧?Walking the plank was a form of murder or torture...

法律并不完美,更是有漏洞。法庭如何诠释"被逼自杀"?在官官相维的环境下真的很不乐观。

他杀的证据已经烟消云散。没有足够证据或是被人特意掩盖,造成了"被自杀"这类暧昧说词和结果。最终疑点利益归于"嫌犯",自杀罪难告得进。

自杀论只适合用在舆论上,如果用在马来西亚司法上,放走了有罪的人,人是白白丢命了!

这案件跟大耳窿不同,受害者是在公权机构丢命,当中如果有滥权导致死亡,那就不是这样说了。

Fair仔 said...

写错了。。。

(他)杀论只适合用在舆论上,如果用在马来西亚司法上,放走了有罪的人,人是白白丢命了!
----
写了上面的回应,思绪悬在脑中,有些意见不吐不快!

再想深一层, 误杀罪也很大可能证据不足告不进。 如果“导致他人死亡”那两三年甚至更少的徒刑,这一种想要平息风波的施舍,这种正义得不到伸展的判决,是赵家所要的吗?


要知道如果那些人渣被草草送入牢房坐那三两年几个月了事,在法律上就等于抵了罪。法律精神,同样的事件并不能再次惩处!以后还能上诉追究吗?

所以我不会怪那律师,罪有应得的人,却得不到应有的及符合罪行的惩罚,就算那罪名告得进去有什么用?
如果赵家要长期抗战,要等到政权轮替,那也是他们的权力。

虽然我不知道民联主政此案正义会不会得到张显,但我可以肯定在国阵治下,明福是不可能雪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