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uly 2011

否认到底吧,走着瞧!

如果还原到电视新闻节目内容,卫生部长廖中莱确实在同善医院遭催泪弹和水炮的袭击的课题上,转述医院董事部从管理层取得的报告,同善范围内没有催泪弹的入侵。

不过,当官的总是以为自己一言九鼎,以为能替政府面对的责难解套居功至伟而迫不及待发言,以为自已一脸忠厚就能让群众信服;而廖中莱的败笔却在院方的报告以外,加上一句催泪弹烟雾可能因风吹势转的关系,飘入同善范围,而这句政治智商低能的衰多口的注释,就是廖中莱面对舆论万箭齐发的导因。

任何人都可凭观察认知,发射落地的催泪弹的烟雾在很短的时间发挥制伏作用,要由风向吹向斜坡上的同善,除非同时刮大风。而数以千计的民众"站据"地面,此时只有愤慨的民气,风从那里来?

廖中莱面对媒体时,同善医院董事会主席黄茂桐在旁附和,如果廖中莱一早划清界限,免得有偏帮警方,掩盖事实的嫌疑,那就应该由黄茂桐或院方管理层向媒体娓娓道来。假如同善管理层的报告否定催泪弹肆虐,那就以下犯上误导和欺骗黄茂桐,进而把卫生部长也拖下水。这种责任是可以追究的。

廖中莱夺下报告的话语权遭受炮轰之后,郑重表明那只是转述而非个人的结论,那么,堂堂一个部长若给同善医院摆上台,为何没有兴师问罪?这也难怪,愤怒的人们不惜移花接木,把一笔一年半前拨给同善200万令吉的款项扭曲为遮口费,即使查明并非买通,也可解释为同善医院隐瞒真相,为200万令吉感恩图报。

廖中莱没有料到有11名医生联署签名点中他的死穴。愤怒、正义的医生在廖中莱发言后炮轰警方,指709当日向两家医院发射催泪弹与水炮,妄顾病人、医护人员及公众的安全。医院应该被视为是安全的庇护所,就算是在战争时期亦是如此。但这个神圣的庇护所,却在当天下午被国安部队所冒犯。

11名医生联署,通过其中一名医生慕沙诺丁(Musa Mohd Nordin)所发出。其他联署者包括了妇产科顾问Ng Kwee Boon、儿科顾问Low Paik See、小儿心脏科顾问玛兹尼(Mazeni Alwi)、心脏科顾问David Quek、妇产科顾问赛佐哈里(Sheikh Johari Bux)、整形科顾问Steve Wong、心脏外科顾问阿末法鲁克(Ahmad Farouk Musa)、心脏科顾问Ng Swee Choon、麻醉科顾问Mary Cardosa与内科顾问杰菲里(Jeffrey Abu Hassan

这些医生声明的同时,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尽管已经有数不清的照片、短片、目击者及独立观察员的声明,仍然有不知廉耻的执法当局公开否认当天所发生的事情11名医生扬言将以宣誓书印证他们的见闻,使无形的催泪弹投向廖中莱而难以招架。

如今,即使他成立以卫生部秘书长为首的高层委员会彻查同善医院事件,但其公信力已荡然无存。而这个调查委员会今后的调查方向也语焉未详,能否把真相查得详尽和透明,说得一清二楚,还是莫大疑问。公众无需期望有什么看头,因为一查到底,同善医院管理层就必须引进眼睛科的先进仪器来改善他们的视觉了。

一言以概之,否认文化已在政府各个部门根深蒂固,几乎所有面对罪责的指控都被政府否认到底,顾左右而言他迷糊了焦点,即使在舆论压力下成立调查委员会听审,最终还是没有结果。为了掩护一小撮人的错误而典当政府的信实,我们的政府从来就没有犯错,殊不知悠悠之口,始终会让人民在大选中跟政府算这笔积怨深种的账!

(最新的发展是:抵受不了网络媒体疯载狂传同善医院遭水炮射入及催泪弹弥漫,警察总部终於承认这个事实。廖中莱会否追究同善管理层对他隐瞒和欺骗成了关键问题,若不查办,那就逃脱不了一早与医院事前串联之嫌。)

No comments: